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命运中 > 章节目录 第62章 少时梦想
    终于恍恍惚惚,结束了游戏。

    次日,是周末,卢家与诸葛家有约。

    “高尔夫球啊,我不会呃……”两家人在高尔夫球场集合后,诸葛冰清跟着卢伟杰偷偷说。

    “嘿嘿,我教你啊。”卢伟杰拎着工具笑着。

    没有伴的诸葛飞袁生只好自己找乐子了,说:“啊,听说高尔夫球可是最适合爱情的运动啊。”

    卢伟杰与诸葛冰清两人一惊。

    卢父问道:“此话怎讲啊?”

    诸葛飞袁生立马跑到卢父身旁笑道:“叔叔,您想啊,这高尔夫球一个球打得才多少时间,在路上要多少时间啊。在路上的时间,这嘴能闲着吗?爱情最好的形成方式是什么?聊天啊~”

    “有道理!”卢父笑着。

    “哎,我爸被套进去了。”卢伟杰无奈地摇摇头。

    诸葛冰清十分小心地轻声说:“算了吧,只是这样就不错了,别把咱俩套进去~”

    卢伟杰吃了一惊,弱弱地点了头。

    “你说这小白球怎么就那么多人喜欢呢?”到了游戏地点,诸葛飞袁生又挑起了话茬。

    “‘贵族运动’,瞎显摆呗。”卢伟杰挥了第一杆,应着。

    诸葛冰清这时轻拉正在看自己手下飞出去的球的动向的卢伟杰的衣角说道:“我不会……”

    卢伟杰这时转头,看了看大人们都管自己聊天打球,而诸葛飞袁生也一脸坏笑地离开了,还把大人们领远了,叹了口气,说:“那开始你伟杰老师我的课程吧。”

    “嘿嘿,伟杰老师!”诸葛冰清开心地跟着卢伟杰去拿了木制的球杆,挥着手,“哟西,高尔夫球的攻略时间。”

    “攻略时间?”卢伟杰暗自重复,看着诸葛冰清一时不语。

    “学我的样子做。”说着,卢伟杰将杆子从左手食指靠掌的第一指节斜着贯穿上靠着掌缘下端的肉垫。

    可是诸葛冰清却连这样都没跟住。

    卢伟杰握住她的手,生气地说:“你故意的吧,从梦里开始就这样!”

    在摆对位置的时候,诸葛冰清红着脸说:“为什么要故意,又没有什么好处……”

    卢伟杰一看,此时风吹起诸葛冰清的秀,轻抚这卢伟杰的面庞,他愣了,不说话,正色,又将诸葛冰清的右手也放到了对的位置。

    当然,中间奋斗了一会。

    奋斗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学会了握法。

    与诸葛冰清正对着站着,卢伟杰又开口了:“学我站着,这是站姿!”

    诸葛冰清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了:“你直接手把手教吧,不然等会又要生气了。”

    卢伟杰听了此言,迂回到了诸葛冰清身后握住她的手,红着脸说:“没有生气……”

    将诸葛冰清的姿势调整定,卢伟杰放下球,离远了点,说:“就以这姿势挥杆吧,先尽量用力,力度控制什么的,再说。你那笨样还不需要。”

    “啾~”球没等卢伟杰说完话,已经飞了出去,还不错的距离。

    这一球的惊艳飞出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诸葛夫妇赶来,笑道:“哎哟,在家还说,不会不会,来了要丢人了,玩的不错啊。”

    “是啊,比妈妈玩的都要好了。”诸葛飞袁生笑着,看着的却是卢伟杰。

    卢伟杰见势,觉得应该先下手为强,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了~”

    卢父正色道:“伟杰,怎么这么不谦虚啊!”

    诸葛冰清马上解释说:“叔叔是事实啦,伟杰教的确实不错。”

    卢母笑得很开心,说:“伟杰啊?这样啊,那就好~”

    “别光站着,接着玩啊~”卢伟杰马上转移话题,向球飞出的方向跑着。

    “逛街去!”这是饭后得出的下一站。

    “啊?”非常讨厌逛街的卢伟杰以表情无力地抗议着,“逛街啊……”

    “我和你爸明天可又要出差了!”卢母挽住卢父说。

    卢伟杰叹了口气问:“又是哪个旅游团?”

    “‘那方’,”卢母一时口快,紧接着说,“伟杰,你这什么意思啊?”

    “没……没什么意思……去……去逛街去!”卢伟杰长吁一口气,心想,“什么想给干爹放个假,根本就是下一个旅游的缓冲嘛。”

    “没想到你挺怕你妈妈的。”诸葛冰清在两人被派去排队更新卡时笑着说。

    “这不是怕,”看着穿着白裙的诸葛冰清,仍然穿着高尔夫球装的卢伟杰整了衣领,把视线移向了远方队伍的尽头,“这是尊重。”

    “怎么说的跟电视剧里怕老婆的人的借口一样啊。”诸葛冰清笑了。

    卢伟杰也笑了,说:“那是啊,对老婆也要这样啊……”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回头,一时陷入了沉默。

    “哦,对了,”在等的闲暇中,诸葛冰清再次提起了话茬,“刚才路过的饰品店里的主打限量项链好像很不错呢!”

    “很不错就买咯~”卢伟杰笑道。

    诸葛冰清看了看他,摇摇头:“啧啧啧,富家孩子就是不一样。”

    “喂!”卢伟杰这时敲了敲诸葛冰清的脑袋说,“不要弄得你自己很穷一样。”

    诸葛冰清吐吐舌头说:“总要去看看好不好再说的嘛!”

    “哼哼,这种限量的,可能瞬间就被订完了,你到时候就追悔莫及咯!”卢伟杰阴险笑着,用威胁的语气说道。

    诸葛冰清晃起了食指:“有缘的话那就是我的!”

    “有缘的话?”卢伟杰重复着。

    “有缘人……”这个想法同时出现在两个人的脑海里,于是一笑。

    而在卢伟杰与诸葛冰清的嬉笑中,旁人都觉得他们是对甜蜜的情侣,但事实上……

    在漫长的等待中,队伍看上去没有多少减少。

    “那个,对不起啊,我想上厕所呃……”卢伟杰忽然平手放在脸前做了个对不起的动作,轻声说,并把身份证递给了诸葛冰清,“在此期间,如果排到了,先办了吧。”

    诸葛冰清往前望望,说:“你要去的还真够久的啊。”

    卢伟杰“嘿嘿”一笑,马上闪了人。

    “还真急……”

    良久。

    “刚好赶上啊!”卢伟杰满头大汗重新回来,见诸葛冰清站在柜台前,感叹道。

    诸葛冰清抱怨着:“还刚好啊?说了好久了,可是就是要本人在,要本人持有效证件!你害后面的人等你很久了。”

    这时柜台的小姐,微微一笑:“还好啦,才说了半分钟。”

    但卢伟杰还是吐吐舌头,敬了礼表示抱歉。

    在工作人员极高的办事效率下,办完了的更新工作,两人在打了电话后,到了指定地点与大人汇合。

    诸葛冰清寻遍了也不见诸葛飞袁生,问:“哥呢?”

    诸葛母简单的一句话:“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诸葛冰清不开心了:“哼,逃得倒挺快啊!”

    “没准是好事。”卢伟杰偷偷念道。

    诸葛冰清恍悟,点头。

    快结束时,已经下午五点了,这时正在饰品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