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玄经 > 正文 77章:怒发冲冠
    一切准备妥当,他也不再耽搁,出了蜃楼城驾起迷云障直往东南飞去。(本站小说文学网yunige)

    迷云障属于下品灵器,飞行速度极快,丝毫不逊于飞剑的速度,而且他飞行之时气息不会泄露,在混沌海上飞行时不容易招惹到其他散修。

    匆忙赶了四天的路,估计傍晚时分就可以抵达逍遥谷,但他发觉东方有一道气息快速飞来,似乎也是朝逍遥谷方向去的。

    他仔细一探查,发现那股气息十分强大,应该是大能以上的高手,而且非常熟悉,似乎是纯阳宫的冯远山。

    迷云障虽然能掩盖气息,但面对大能高手便形同虚设,那人自然也发现了李阡陌,忽然折转方向朝他飞来,人影来的近了,竟真的是冯远山,两人在空中同时停下,李阡陌撤去迷云障的遮掩,与他遥遥相望。

    此时的李阡陌早已变换了样貌,冯远山认不出来,他轻捻胡须,仔细打量着李阡陌,过了许久才缓缓道:“贫道纯阳宫冯远山,这位小友你姓什名谁,师承何派?”

    李阡陌拱手行礼,恭敬道:“在下秦天,一介散修,无门无派。”

    “秦天?”冯远山目视李阡陌,拈须沉吟道,“贫道觉得你的气息与贫道的一个师侄很像,他是逍遥谷天机阁的李阡陌,不知你认不认识?”

    李阡陌闻言一怔,随即想了起来,他当初在纯阳宫的时候修炼了五行功,所以气息才与现在的气息差不多,也难怪冯远山会如此说。

    冯远山和原道真交情不浅,李阡陌暗自斟酌,要不要与他坦白身份,他担心人心叵测,若是被冯远山出卖了,只怕自己永远也没有替师父报仇的机会。

    他心念疾如电转,眨眼间就有了决断,潜脉中真气流动,模样急速变幻,才数息工夫便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冯远山见状先是一愣,随后惊喜大叫起来:“李贤侄,真的是你!”他说话间身形倏动,转眼间就来到了李阡陌跟前,激动地问,“你还好吧?你师父还好吧?”

    “师尊他……”李阡陌闻言不禁悲从中来,欲言又止。

    “他怎么样了?”冯远山摇晃李阡陌的肩膀,急得满脸通红。

    “他死了。”李阡陌艰难地说出了这三个字,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冯远山顿时目瞪口呆,状若痴傻,摇头喃喃道:“怎么会,他怎么会死,他怎么可能死掉。”

    冯远山到底修为高绝,很快便镇定了心神,一把抓住李阡陌的双臂,急切问道:“快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逍遥谷通知各个门派说你师尊是你杀的?”

    “放屁!”李阡陌闻言血冲脑门,嘶声大吼起来,“放他妈的臭狗屁,明明是刘坤元那老匹夫害死了师父,还诬陷到我头上!”

    “你别激动,师叔知道你不会做那种事,你快跟师叔仔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阡陌强按心头怒火,与冯远山仔细述说事情经过,冯远山听完之后激愤不已,他本是出家之人,心性寡淡,但惟独对自己最要好的好友之死无法淡定。

    “岂有此理,刘坤元这老东西,居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来,岁数都长到脸皮上去了……”冯远山听完李阡陌的述说后咒骂了一通,这才气顺了许多,转头看向李阡陌,问道,“你现在无依无靠,准备去哪?”

    李阡陌犹豫了片刻,缓缓道:“我想去逍遥谷看看孔雀师姐,不过我知道我进不去,而且进去了也见不到孔雀师姐,但我只要去谷里看看,便满足了。”

    冯远山蹙眉道:“你可知你靠近逍遥谷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我知道。”李阡陌淡然回答。

    冯远山见状不禁喟然长叹:“情之一字,害人匪浅。”

    李阡陌闻言默然,闭口不语。

    过了少顷,冯远山开口道:“这几年来我一直闭关,才出关就听说了你师父遇难的消息,我不相信,就准备去逍遥谷问个仔细,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你,真是天大的机缘,既然你想去逍遥谷看看,那我帮你一把,我带你进去,相信就算他们认出了你,也不敢将你怎样。”

    李阡陌满脸惊讶地望着他,心中暗忖:“冯师叔哪里来的那么大自信,他才是合道二重的修为,在逍遥谷中如何护我周全?”

    冯远山见他如此神色,知道他兀自不信,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有我护你,没人敢动你半根毫毛,不过,为了在里面走动方便,你还是要变幻模样,掩人耳目。”

    “好。”李阡陌闻言点头,当即坐在云朵上开始运功,潜脉之中真气缓缓蠕动,他的模样也开始改变,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冯远山目睹经过,咋舌惊赞:“这是怎样的一门神奇法术,竟能将人的随意变换,你从何处学来?”

    李阡陌微微颔首,歉然道:“对不住,冯师叔,此乃天机阁的不传之秘,我不能说。”

    冯远山奇道:“你都不是逍遥谷弟子了,也不能说?”

    李阡陌缓缓摇头:“我虽不再是逍遥谷弟子,但永远是师父的弟子,是天机阁的弟子,从此以后,我便是天机宗的人,我师父就是开派祖师。”

    冯远山闻言拍手高呼:“好,好小子,有志向,小小年纪便要开辟宗门,你师父泉下有知定会十分高兴。”

    他一提到原道真,李阡陌便觉黯然,淡淡道:“师叔,我们走吧。”

    “嗯。”冯远山点了点头,拉起李阡陌的手,道,“你速度有点慢,我带你去。”

    话音刚落,他便拉着李阡陌呼啸而去,即若闪电。

    有冯远山提携,他们午时便到了逍遥谷,冯远山发出拜山之辞,方宇轩和几个长老出山迎接,冯远山不忘介绍一下李阡陌,说是他弟子,名为秦天,方宇轩虽然修为高绝,但却没瞧出任何破绽来。

    一路来到辉月殿,分主客入座,冯远山问及原道真之事,方宇轩满面尴尬,嗫嚅许久才不情愿地说是李阡陌害死了原道真,然后畏罪潜逃,对于这一说法他本身十分反感,但刘坤元早已将这事昭告东胜神洲的各大宗门,现在若是反口,那无异于自己打自己嘴巴,他只能咬牙配合刘坤元了。

    李阡陌在一旁听得浑身颤抖,冯远山早已料到他会有如此反应,暗中伸手封住他的听力穴位,将所有声音隔绝,生怕他一时控制不住情绪爆发出来。

    与方宇轩聊了许久,冯远山提出要去天机阁看看,说是去看看好友生前起居之地,方宇轩也没有拒绝的理由,答应亲自带他去。

    冯远山摇手拒绝,不愿过多叨唠,如此小事,自己去随意走走便成了,方宇轩也不强求,便让他自便。

    冯远山带着李阡陌来到天机阁,老槐树枝叶繁茂,当此盛夏,槐花开得正盛,槐花点点,灿若繁星。

    李阡陌手抚槐树,心中感慨万千,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但世事多变,沧海桑田,这里早已物是人非。

    他绕着槐树走过来,忽然愣在了原地,面色变得铁青,只见树洞里原本的墓冢被人刨了开来,变成了一个大坑,墓碑丢在一旁,上面还刻着李阡陌母亲的名字。

    自古以来,最大的仇恨莫过于刨人祖坟,李阡陌看到自己母亲的坟墓被掘,顿时失了控,满头青丝根根竖立起,宛若钢针一般。

    “刘坤元,你这老狗,给我滚出来!”李阡陌压制不住胸口的怒火,猛然一声怒吼,震彻云霄,在山谷中久久回荡,直传出了数十里远。

    他一声喊罢,张口便吐出了一口紫色鲜血,跪在母亲的墓碑前哑然而泣。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