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玄经 > 正文 62章:守宫砂
    “他怎么来了?”李阡陌眉头蹙起,原本大好的心情一扫而空。(本站小说文学网yunige)

    孔雀道:“他点名找你,而且看这语气来者不善,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李阡陌苦笑道:“我早已经将他得罪够了,谁知道他这次又发什么癫。”

    “那现在怎么办?”孔雀愁眉紧缩。

    李阡陌笑了笑:“既然他都打上门来了,总不能缩在家里不见吧,我去看看他有要闹哪出。”

    “好。”孔雀点头,说罢与李阡陌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二人循着走廊走出了天机阁大门,只见李天一正站在天机台上对着天机阁大喊。

    李阡陌见状高声喝道:“李天一,这里是天机阁,不是天工坊,休要在这里撒野!”

    “哼!”李天一重重哼了一声,咬牙狠声道,“小废物,你居然敢出来,胆子不小。”

    李阡陌大步向他走来,边走边道:“老废物,我为什么不敢出来,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撒野也该挑挑地方。”

    李天一转头看向孔雀,只见她花容依旧,随着李阡陌一步步走过来,虽然看不出任何异样,但明显春风满面,比以往更显光彩,他一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居然跟了李阡陌这废物,胸中怒火便翻倍腾起,还不待李阡陌走近,他右手一招,法剑已然祭出。

    李阡陌和孔雀见他忽然祭出法剑,同时一愣,随即便见他手持法剑快速杀来,凌空一剑斩下如一道秋鸿,掀起漫天剑气。

    孔雀一把将李阡陌拽到背后,双手一合,祭出一张瑶琴,左手持琴,右手在弦上一划,声若裂帛,一道凌厉劲气如森森巨斧,对着李天一迎面扑去。

    “噼里啪啦”一阵响,一些低矮的槐树枝干被暴虐的劲气震断,落了满地,片片绿叶飘飘荡荡,旋转而下,靠近他们身体之时便被护体真气弹开,缓缓掉落在地。

    李天一被击得倒飞而回,落地后连退四步才止住身子,他刚站稳,孔雀便横眉喝道:“李天一,你发什么疯,公然在门派内对同门出剑,你别以为你有你父母撑腰便可以胡作非为!”

    “哼,我胡作非为?”李天一嘎嘎冷笑两声,揶揄道,“先问问你们这对狗男女做了什么吧。”

    “你……你胡说什么!”孔雀闻言又惊又怕,心中不断暗自惊道,“他怎么会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你就别装了。”李天一冷笑道,“你们两个做出了苟且之事还在这里充无辜,知道贱字怎么写么,你这贱人,居然自甘下作,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贞洁之人,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自爱!”

    李阡陌再也听不下去,踏前一步高声道:“李天一,你的狗嘴什么时候能干净一回,我与孔雀师姐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

    “小废物,一段时日不见,你脾气见长啊,对了,上次那火种的滋味如何,咦,你修为恢复了,还突破到了奇穴三重,怎么可能!”李天一现在才发现李阡陌的修为不但没有被摧毁,而且还突飞猛进,一时间震惊无比。

    李阡陌冷笑道:“你送我的火种我已经收下了,谢了,虽然你送的方式我不大喜欢,不过承你的情,替我省下了不少灵石。”

    李天一气得咬牙切齿,真想上去将他好好炮制一番,可惜孔雀在他身边,他不是对手,顿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无法教训李阡陌,便揶揄道:“李阡陌,你怎么说也是天机阁的唯一弟子,只会躲在女人身后么,没来由地堕了天机阁的名声,有种的便站出来好好与我打一场。”

    李阡陌笑了笑,淡淡道:“对不住,我们天机阁原本就没什么名声,况且,你五行境界的修为来挑战我这么一个奇穴境界的修士,你不觉得害臊么。”

    “哼,你这小废物只会摇唇弄舌。”李天一言语上没占到一点便宜,心中气闷不已。

    孔雀闻言蹙起峨眉,高声道:“李师兄,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李师弟他有名字,不叫什么废物,而且他不是什么废物,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我就是要叫他小废物,你能拿我怎么样?”李天一嘴角微扬,满脸戏谑笑意。

    “你……”孔雀闻言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李阡陌转头面向孔雀,淡笑道:“师姐,别在意这个,让他叫便是,反正我也叫他老废物的。”

    李天一闻言大怒,脸上闪过一丝狞色,咬牙狠声道:“小废物,你的胆子确实越来越大了,你是谷里唯一一个敢挑衅我的,我很兴奋,猫捉到了老鼠可不会立刻弄死,会慢慢耍着玩,我就是猫,而你,就是那只老鼠。”

    李阡陌双眼微眯,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寒声道:“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你自己最好小心一点。”

    “这个无需你挂心,今天孔雀在这里,我便放你一马,改日再来寻你晦气。”他说完冷哼一声,转身祭出飞剑破空而去。

    望着空中李天一消失的方向,孔雀愁眉不展,静立许久后叹息道:“唉,李师弟,你算是将他得罪透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嗯。”李阡陌淡淡应了一声,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孔雀见他如此模样,心中十分奇怪,不禁暗忖:“为何李师弟竟一点都不担心,难道他有办法对付李天一,已经成竹在胸?”

    她猜测了一番之后忽然又想到一件事,疑惑道:“师弟,你说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发生了……那种事的?”

    李阡陌想了想,道:“估计是有人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我屋外发现了。”

    “啊!”孔雀闻言掩口惊呼,一想到自己和李阡陌行鱼水之欢时居然被别人瞧见,顿时满脸潮红,越想越觉无地自容。

    她正神思不属地乱想,一道声音忽然传来:“孔雀,立刻回宫!”

    “是师父!”孔雀失声惊叫。

    李阡陌听了这声音后心中没来由地一阵不安,问道:“她唤你回去有甚要事?”

    “我也不知,不过听他语气似乎很生气。”孔雀摇头,脸上忽然闪过惊恐之色,道,“难道她也发现了我们的事?”

    李阡陌闻言面色凝重,蹙眉道:“你回去看看吧,若是真的被你师父发现了,将一切错责推到我身上便是。”

    孔雀听完这句话心中温暖无比,微笑道:“你放心,师父不会将我怎样的,我先走了,你要保重,一定要小心李天一,不防君子防小人。”

    李阡陌淡笑点头,示意她放心,孔雀转身祭出法器,御风而起,往东方飞去。

    五音宫,宫音殿,孔雀垂头跪在堂中,萧青鸾衣饰简净、温婉静美,年纪虽已不轻,面容却娟秀非凡,依稀透着昔日无双风韵。

    她轻拢广袖,端起青花瓷杯浅浅抿了一口茶,转头看向孔雀,缓声道:“雀儿,过来。”

    孔雀抬头迟疑地望着萧青鸾,心中忐忑不安。

    “你过来。”萧青鸾搁下茶杯对她招手。

    孔雀无法违拗师父的话,起身缓缓走到了她跟前。

    “手给我。”

    孔雀迟疑地伸出右手。

    萧青鸾皱了皱眉,缓声道:“左手。”

    孔雀闻言不动了,贝齿咬起下唇,似乎猜到了萧青鸾的用意。

    萧青鸾见她不动,伸手抓起她左手,将她的袖子推起,露出莹玉一样的手臂,洁白纤细,没有一丝瑕疵。

    “我给你点的守宫砂呢?”萧青鸾抬头望着她,目光威压无比。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