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玄经 > 正文 40章:真相(下)
    “胡说八道!”李阡陌猛一拍桌,震得满桌碗碟叮当作响,怒声大吼,“怎么可能!”

    雷虎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赶忙扯着他衣袖急声哀求:“卦仙祖宗,你小点声,小点声,此事被传出去,我小命不保啊。”

    李阡陌双目圆睁,瞪着雷虎,那凶相简直要吃人,雷虎被吓得赶忙撒开手。

    李阡陌咬牙切齿道:“你说,你方才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实话,否则,我便叫你人头搬家。”

    他浑身的威势散发出来,雷虎为他气势压迫得跪倒在地,簌簌发抖,哭丧着脸磕首求饶:“卦仙饶命,卦仙饶命,我最近这些年一直都在给驸马做刀手,帮他除掉了好几十个对头,我所说句句属实,我虽杀人如麻,但却从不骗人。”说罢便磕头如捣蒜,涕泪横流,哀求不止。

    李阡陌心头如有针刺,似有刀绞,他委实难以接受这样的真相,但看雷虎模样却又不似说谎之相,一时之间,他心痛难忍,彷徨无策。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不是别人,却是爹爹,他怎么能杀娘亲,还有我,他怎么会杀我……”

    他越想越觉悲愤,越想越觉凄苦,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转了几匝,扑簌簌落了下来,雷虎在一旁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得罪了他。

    过了许久,他长吸一口气,抬袖拭去泪水,露出坚毅之色,面朝雷虎,冷冷道:“你起来吧。”

    雷虎战战兢兢站起,战战兢兢地望着他。

    “带我去见李驸马。”李阡陌声音冰冷无比。

    雷虎闻言一怔,犹豫片刻怯声问:“卦仙,你找李驸马有何事?”

    李阡陌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森然道:“我去给他算上一卦。”

    雷虎听出他话中的阵阵杀意,僵在了原地,自脚底升起一阵寒意,背后冷汗直冒。

    李阡陌见他犹豫不觉,眉间如罩寒霜,伸出一根手指在酒碗上方缓缓划过,酒碗忽地就变成两半,截面光滑无比,酒水顷刻流了个满桌。

    雷虎看的心头一颤,立刻唯唯连声道:“我带你去,我带你去,我这就带你去。”说罢赶紧转身朝门外走去,李阡陌快步跟上。

    李阡陌在雷虎的引领之下穿街游巷,迤逦来到驸马府,进门之时,被门口的两个守卫拦住,左边门卫高声问道:“雷虎,这年轻人是谁?”

    雷虎给两个守卫拱手行礼,答道:“此乃卦仙,卜卦如神,驸马一直喜交奇人异士,我带他来引荐于驸马认识。”

    “卦仙?”右边的守卫斜眼将李阡陌上下打量一番,冷笑道:“我怎么看着不像呢,不会是骗子吧,你叫什么名字,自何处来?”

    李阡陌淡然道:“本仙师来自乾元山,姓秦名天。”

    右边那守卫看着李阡陌,再次摇头,道:“不像,太年轻了,肯定是个骗子。”

    雷虎闻言着急,赶忙道:“两位,你们别为难仙师了,惹怒了他,你们没得好下场。”

    两个守卫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左边那人嬉笑讥讽:“是么,这十几岁的小孩能如何让我们没有好下场,我倒是真要见识一番,雷虎,你平常也算是一狠手,如今怎地这般窝囊了?”

    李阡陌懒得与这二人纠缠,一掐手诀,飞剑祭出,悬于胸前,真气鼓荡之下发出“嗡嗡”轻吟,剑身震颤不止,他眼中闪过冷芒,寒声问道:“你们是否真要见识一下?”

    剑悬虚空,大悖常理,哪一个凡人能够做到,这二人就算是生了一对狗眼也知道了厉害,立刻吓得双双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口中不断讨饶:“仙师饶命,仙师饶命……”。

    李阡陌冷哼一声,不想理会他们,收起飞剑,大步踏进驸马府,雷虎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顺便还踹了他们两脚,把这二人踹成了滚地葫芦。

    进入前院不久,李阡陌和雷虎遇到驸马府的何管事,雷虎让他通报驸马,说自己带仙师来拜会他,在养生殿等候,请他出来相见,涉及仙师的事情,何管事不敢耽搁,赶忙快步往内院跑去。

    雷虎和李阡陌迤逦来到养生殿,只见阁楼红砖绿瓦,高大气派,殿内雕梁画栋,富丽堂皇,颇有皇家风范。

    等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内堂有脚步声传来,然后就看到一串人鱼贯而入,有男有女,大约十五个。

    最先入眼的便是锦衣绸袍的李逸之和他身旁的雍华女子,这女子服装华贵,头饰金珠,容貌甚美,想必便是大宋国的昭阳公主,他们后面跟着十几个侍卫和婢女。

    李阡陌望着李逸之,心中百味杂陈,多年来日夜思念的父亲此时便在他眼前,但却已成为一国的驸马和杀母仇人。他强自运转真气保持灵台清静,这才压抑住胸中翻腾的怒火,不然他恐怕已经扑了上去了。

    李逸之和昭阳公主在正堂高位坐下后,雷虎向他们二人行了个礼。

    李逸之看了李阡陌一眼,转向雷虎,道:“雷虎,你莫告诉我,眼前这十几岁的少年,便是你与我说的仙师?”

    雷虎躬身行礼道:“回驸马的话,正是他。”

    李逸之不太相信李阡陌这十几岁的少年会是仙师,但他为人城府颇深,轻易不得罪人,便委婉问道:“恕我冒昧,请问这位仙师师承何门何派,亦或是散修?”

    李阡陌冷声回道:“不才师承乾元山空运子,单姓秦。”

    “乾元山?”李逸之闻言蹙眉低吟:“其实我也是修行之人,结识了几个散修,他们传我道法,还与我讲述修真界之事,乾元山我听说过,门内高手如云,不知秦仙人可否帮我引荐引荐,如若成功,我定感激不尽。”

    李阡陌淡然摇头:“你入道太迟,错过最佳年纪,好在资质不错,以这岁数能够开辟气海达到引气二阶实属不易,只是你修行之途没有多大希望,我乾元山收徒甚严,不会收你的。”

    李逸之闻言大感失望,却也因此确定了李阡陌的仙师身份,能一眼看穿他修为的,定不是凡人。

    他摇头叹道:“看来我与你们乾元山无缘,也罢,不知秦仙师此次前来有何贵干?”

    李阡陌取出六枚铜钱,道:“我来此处,是要给李驸马卜上一卦。”

    李逸之闻言一怔,随即抚掌大笑,道:“好,能得仙师如此盛情,不胜感激,请!”

    李阡陌将六枚铜钱尽数抛撒于地,只听得“叮当”之声作响,片刻之后,铜钱落定,卦象已成。

    李阡陌望着地上铜钱,淡淡道:“李驸马,你也是精通卦象之人,你不如自己先来解说一下此卦的卦意吧。”

    “好。”李逸之淡笑点头,走下高座来到铜钱落定之处,看着地上的六个铜钱组成的卦象,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昭阳公主见李逸之莫名大笑,心中不禁欢喜起来,她快步走到李逸之身畔,笑望着地上的铜钱,问:“瞧你笑的这么开心,这定是个大好卦是不是?”

    李驸马伸手揽住昭阳公主的玉肩,微笑点头:“此乃乾卦,上上卦。”

    李阡陌却肃然截口道:“驸马错了,这是下下卦。”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