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玄经 > 正文 36章:出谷
    孙伯清已经示范过一遍了,接下来就让李阡陌来亲手试验。

    由于李阡陌没有本体火源,只能用火壶做火源,火壶这种东西属于法器,内部设有火焰法阵,握在手中催动真气后可以喷出大量火焰,是炼丹的重要道具。

    但高阶的丹师一般不会用火壶炼丹,因为火壶毕竟是道具,它的火焰掌控起来不如本体火源那样得心应手,而且火壶受法阵的限制,火焰强度较低,无法跟本体火源相比,一不小心就会毁掉一炉丹药,这种东西也只有低阶的炼丹师才会用。

    李阡陌左手拿着火壶,右手抵住丹炉,双掌真气吞吐,不断变换火焰,孙伯清在一旁仔细看着,时不时提点他一两句。

    预热丹炉,融化药材,淬取药精,虑渣成型,这些步骤他都十分小心,但凝丹的时候有点急躁了,火焰控制得有点猛,一炉丹药变成了浆糊,功败垂成。

    孙伯清见他垂头丧气,温言劝慰道:“第一次能做到这么好已经十分难得了,再来一次,这次静下心来仔细操作。”

    李阡陌点了点头,拾掇药材再次尝试,他这次的火候掌握的不错,不急不躁,一气呵成,收功之后从丹炉中取出五粒养气丹,丹药表面光泽不错,属于中等品质,说明了他这次手法掌握的不错。

    李阡陌在丹药堂待了三个月,炼丹术突飞猛进,前两个月他就把孙伯清所有炼丹技巧全部学会,但其中大部分技巧需要极高的炼丹术才能去尝试,他现在没有本体火源,只能在一品丹师的巅峰境界徘徊,无法进入二品丹师境界。

    三个月期限已到,李阡陌向孙伯清拜别,孙伯清起了爱才之心,想要留他再待几个月,但李阡陌去意已决,最终还是离开了丹药堂。

    他之所以这么决绝地离开,是因为他忽然有了个想法,出谷。

    他待在逍遥谷太长时间了,是时候出去走走开开眼界,同时,他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为母亲报仇。

    李阡陌出身书香门第,他的祖上出过状元和榜眼,算是望族,到了他爷爷这一代就没落了,家中一贫如洗,举家搬迁道伏牛山下的伏牛村。

    李阡陌从小就是个天才,能言善辩,过目不忘,五岁识字,六岁熟诗文,七岁出口成章,是远近出名的小神童。

    附近青牛镇的柳员外认为李阡陌将来有出息,便与李阡陌的父亲订下了娃娃亲,那柳员外的女儿就是柳凝。

    李阡陌八岁那年,父亲入京赶考,半年未回,后来一天夜里,李阡陌去西瓜地里偷瓜,回来却发现村子里火光冲天,一个手持金刀的武林高手正在村中屠杀村民,他当场就被吓得晕了过去,好在他是晕倒在农田的草丛里,没有被发现,躲过一劫,等到第二天醒来时,村子里已再无一个活人。

    他当时哭喊着在废墟中刨了半天,但只找到了一片母亲的骸骨,其他什么都没找到。

    李阡陌无助之下只得去青牛镇找柳员外,想让他帮忙寻找父亲,谁知柳员外是个势利眼,一看李阡陌落魄至此,就不认他这个未来女婿,让家丁一顿棍棒把他赶走。

    无依无靠的李阡陌只能流落街头乞讨,讨不到东西就抢狗食吃,李阡陌每每想到这些都会黯然悲伤。

    好在他后来遇到了逍遥谷十年一次收弟子的人,就来到了逍遥谷,他现在已经有了一身道法,自然要出去替母亲报仇,另外,他也很想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屠杀掉他们村子。

    李阡陌出谷之后御剑往东飞去,一路青峰盘踞,高耸入云,他在山间云雾中穿梭,只觉心情大畅,不禁加快了速度。

    两日之后,他来到了伏牛村,从空中往下看去,只见到处都长满了杂草,房屋的废墟已经被草丛掩埋,他落地之后在草丛中行走,望着自己的家乡不禁暗暗神伤。

    过了好久,他收拾了心情,御剑往东飞去,十里开外就是青牛镇。

    他在镇外落下,徒步走进镇中,这里与十年前相比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有些人长大了,有些人变老了,他在街上一路行走,遇到酒楼客栈就会进去看一看,是否有武林人士。

    只要找到武林人士,他就可以向他们打听那个杀害他母亲的凶手,就算打听不到住处,打听出名字他就能有办法找到那个人。

    但他几条街走下来,没发现一个练武之人,这也算正常,毕竟这里只是个小镇,不常有武林人士出没。

    逛完了青牛镇,李阡陌转弯东北方向而去,那里有个江都城,离这里只有一百多里,以他飞行的速度,也就一两柱香的工夫就能到。

    江都虽然是小城,但酒楼之中偶尔会有一两个武林人士,李阡陌进去找他们问话,描述那个杀人凶手的特征,左脸有一道一寸长的刀疤,大约五十岁,所使武器是一柄金色大刀。

    不过这些武人似乎眼界太小,没听说过这人,他无奈之下只得换其他城去寻找。

    离开江都时日已偏西,他往北行,很快就到了一个大城,金陵。

    金陵是宋国南方地区最繁华的一座城,有小京都之称,常有武林人士出没,李阡陌连换了三家酒楼,终于找到了一个武林高手,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头发胡须都已经花白。

    他上前与那老者搭讪,老者见他是个还不到弱冠之年的小子,傲慢得厉害,不搭理他,但当李阡陌微微散发出自己的气势后,那老者震惊无比,立刻对他礼敬有加,有问必答。

    李阡陌说出要找之人的外貌特征和武器,那人回道:“你说的是关中金刀贺庭飞,武林成名人物中使金刀的就他一人,除此之外我没听说过其他人用金刀,他的脸上确实也有一道刀疤,那是被天刀门的门主所伤。”

    李阡陌闻言大喜,赶紧问道:“他住在哪里?”

    “他一直隐居在关中的枫华谷,此人心狠手辣,江湖中人不敢得罪他,枫华谷那里一般人也不敢去。”

    “关中贺庭飞?”李阡陌兀自沉吟,眯起双眼,眸中放出了寒光。

    那老者被他眼中寒光刺得浑身一颤,失声惊问:“你找他干什么?”

    李阡陌握拳寒声道:“去找他算算全村三十八条人命的账。”

    老者闻言一怔,提醒道:“那你一定要小心,他为人阴狠奸诈,而且擅长用毒,天刀门门主武功比他高出许多,最后还是被他用毒害死了。”

    李阡陌点了点头,取出一只羊脂玉瓶递了过去,道:“多谢帮忙,这瓶丹药送你,可以帮助你的武功更上一个台阶。”

    老者疑惑地接过羊脂玉瓶,拔开塞子凑到鼻前一闻,清灵之气扑鼻而来,浑身的真气仿佛都欢呼跳动起来,他抬头激动道:“这……这是什么丹……”

    他抬头只见面前的桌椅空空荡荡,哪里还有李阡陌的人影。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