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玄经 > 正文 11章:借刀杀人
    孔雀上前查看了一下李阡陌的伤势,发现他内伤很重,还好没有伤到筋骨,恢复起来不算太难。(本站小说文学网yunige)

    她将李阡陌扶到房里,放在床上,给他喂下了一枚养元丹,接着用真气替他温养疏通筋脉,融化药力,一个时辰之后,她缓缓收功,李阡陌的内伤已经好了两成,只是还没醒,睡一觉醒来的话估计伤势会好很多。

    韩健他们一伙人灰溜溜地御剑飞下天机峰,落地后面面相觑,个个都郁闷得厉害,王人杰首先沉不住气大叫起来:“可恶啊,本来想好好修理那废物一顿的,居然被孔雀师姐坏了好事!”

    “是啊,真是太不爽了,居然被那小废物躲过了一劫。”木少枫忿然道。

    “韩师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瞿远望着韩健,一脸无奈的样子。

    韩健手抚下颚,蹙眉沉思,过了好久,他忽然拍掌大叫起来:“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所有人异口同声。

    韩健嘿嘿一笑,脸上闪过诡秘之色,他对他们招了招手,贼笑道:“附耳过来。”

    其余四人纷纷凑了过来,韩健在他们耳边低声说了一阵,等到他说完之时,其他人纷纷拍手叫好,对着他一阵夸赞。

    韩健得意大笑,摆了摆手:“好了,别废话了,快点回去准备吧。”

    孔雀刚给李阡陌输完真气,从床上下地,一声厉喝忽然从外面传来:“李阡陌,你这废物,给我滚出来!”这一声来得十分突兀,而且蕴含极厚的真力,如平地起雷,振聋发聩。

    孔雀被这喝声吓得浑身一颤,惊惶自语:“他怎么来了,李师弟难道得罪他了?”

    “李阡陌,你这废物快点给我滚出来!”那喝声再次传来,震得茶杯中的茶水泛起阵阵波纹,可见这喝声威力非同一般。

    孔雀生怕这声音震伤李阡陌,赶忙打开门冲了出去。

    出门绕过走廊,走出天机阁的大门,通往天机台的石板路上站着一个墨衫青年,眉目秀气,面颊削瘦,口鼻生得十分精致,他若是女儿身,应该是个倾城般的美人。

    孔雀看到这人后顿时蹙起眉头,若论在逍遥谷中她与哪个男子见面最多,应当就是眼前这位了,这人名叫李天一,比孔雀稍长几岁,资质还可以,目前修为在五行两重境界。

    他除了长得俊秀之外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他的身世十分显赫,天工坊主事李云相是他父亲,他母亲刘青是逍遥谷长老之一,刘青跟谷主方宇轩乃是结义兄妹,也就是说方谷主是他的舅舅。

    这些还都不算什么,最厉害的就是他外公,他外公刘坤元是太上长老,星楼三圣之首,就连方宇轩见到刘坤元也毕恭毕敬,因为那是他的授业恩师。

    逍遥谷的弟子中,没有一个弟子的身份能够与这李天一相比,于是就养成了他骄横跋扈的性格,门派中很少有弟子敢得罪他,哪怕是一些精英弟子对他也礼让三分,一旦被他缠上,那是不死不休。

    孔雀十八岁那年参加门派的演武大会,她资质出众,在那次大会中拔得头筹,李天一从那次见到孔雀后就被她的绝美容颜所倾倒,之后隔三差五地往五音宫跑,为的就是去见孔雀一面。

    孔雀冰雪聪明,容貌过人,原本有很多追求者,但这李天一一出现,所有追求者全都打消了念头,连话都不敢再跟她说。

    前两年,李天一让他父亲去五音宫提亲,想要迎娶孔雀,可惜他在谷内名声不好,孔雀婉言拒绝了他的好意,孔雀的师父萧青鸾也对这纨绔子弟十分不屑,将李天一和李云相轰出了五音宫。

    李云相身为一部主事,受了如此奇耻大辱,自然记恨在心,从此以后处处与萧青鸾抬杠,两人经常会在公开场合弄红脸,这让方宇轩十分头疼。

    孔雀望着前方的李天一,心中暗叫糟糕,还没等她开口问,李天一冷哼道:“孔师妹,你果然在这。”

    孔雀闻言猜到了端倪,淡淡道:“是韩健他们告诉你的吧?”

    “何须他们告诉我,逍遥谷里有什么事我李天一不知道。”他说着缓步走了过来,到孔雀跟前后定住,道,“让李阡陌出来见我。”

    孔雀冷冷道:“他受伤了,不方便出来,你找他何事?”

    “没什么。”李天一淡淡一笑,迈步跨进了天机阁的大门,边走边道,“我只是要拆了他的骨头而已。”

    孔雀闻言大惊,三两步追了过来,展臂拦住他,大声责问:“李师弟哪里得罪你了!”

    “哪里得罪我?嘿。”李天一嘿然冷笑道,“孔雀师妹,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有一个习惯,就是我的东西,别人不能动,就算我不喜欢那东西,把它丢了,别人也不能捡,况且,我还没丢了你呢。”他说完一脸坏笑地望着孔雀。

    孔雀闻言气得花容变色,厉声喝道:“李天一!我叫你一声师兄,是给你面子,你别得寸进尺,我和你根本不可能,你想都别想了,还有,这事跟李师弟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请你不要胡乱殃及他人!”

    “哼,李师弟?你叫得挺亲热啊。”李天一冷哼一声,脸上闪过阴鸷之色,绕开孔雀继续向前。

    孔雀再次绕到他跟前拦住他,大声道:“我跟他确实没什么,请你不要听信别人的谣言,原师伯就这么一个徒弟,他若有个三长两短,你会后悔莫及的。”

    “我还真不知道后悔是什么样子,想尝试一下呢。”李天一冷笑一声,忽然抬头长叹一声,道,“不过,既然孔雀师妹你替他求情,我怎么的也要给你几分面子,既然你说你与他没关系,那就证明给我看,若是证明了,我就不再为难他。”

    “怎么证明?”

    “你说呢?”李天一一脸坏笑地望着她。

    孔雀不自禁地后退一步,断然摇头:“不可能,我说过,我不可能嫁给你。”

    “那就等着给他收尸吧。”李天一说完斜向前跨出一步,再次想要绕过孔雀,但他一步才落下,一柄水蓝色的长剑忽然指着他,离他脖子只剩两寸远。

    李天一看了看这柄法剑,又看了看孔雀,眯起了眼睛,阴阳怪气道:“看来你与那废物还真有点什么啊。”

    孔雀不理他如何揶揄,阴寒着一张脸,冷声道:“李天一,你家世虽然显赫,我却不怕,想要无礼取闹,先问问我手中的剑,你若敢再向前一步,我必叫你血溅当场。”

    “是么。”李天一嘿嘿冷笑,抬起脚一步踏了出去。

    就在他脚落地瞬间,一道水蓝之光闪过,阴寒之气笼罩两丈方圆,石板缝中冒出的青草上居然凝出了冰珠。

    待到寒气散去,李天一站在一丈之外,右手握着一柄豁亮法剑,在轻微抖动,他满面惊骇地望着孔雀,惊怒交迸大喝:“你居然真对我出手!”

    孔雀依旧一脸冰冷之色,眸中寒光绽放:“我说过,你再敢向前一步,我必叫你血溅当场,我知道你法宝很多,但你还不是我对手!”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