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玄经 > 正文 5章:五行真经
    看到“五行真经”这四个大字,他心中一惊,听这名字似乎不一般,于是仔细观看后面的经文。

    这一看就让给他再也无法收回眼睛了,这居然是一篇绝顶修道真经,约有一万多字,前面六千字讲述的是功·法,叫做“五行功”,后面五千多字记载的是各种五行法术神通。

    令李阡陌惊讶的是这“五行真经”实在玄妙无比,单是“五行功”这一门功·法就可以说玄奥无比,世间罕有。

    若将功·法也按品阶分的话,这功·法绝对算得上是绝品,逍遥谷的“逍遥功”与这功·法比起来就黯然失色了。

    “五行功”虽然神奇无比,但却有个限制,修炼之人必须拥有五行灵根,否则无法修炼。

    拥有灵根的修士并不多,十人中大概有两三个,而同时拥有多个灵根的人就少了,一百个人里都不一定有一个。

    至于同时拥有五种灵根的人,那简直是凤毛麟角,万中无一。

    越是厉害的功·法和法宝,限制就越多,五行功虽厉害,但放眼整个修道界估计没有几个人能修炼。

    “为什么如此奇妙的真经却被刻在山壁之上,这样神奇的真经就应该好好收藏起来,免得让经文泄露出去”。李阡陌看完这五行真经后心中疑惑自问。

    他站在这里愣了片刻,喃喃道:“不管了,我回去练下试试,若是练成这神奇的功·法,世间还有几人能是我对手。”

    他说罢转身快速往回奔去,之前虽然只看了一遍经文,但他有过目不忘的神奇本事,早已将经文牢记于心中了。

    回到房中后,他跳上床取出血珠握在手心,开始按照五行功的行气法门运功。

    到了傍晚时分,他缓缓收功,满脸兴奋自语:“我竟可以修炼这五行功。”他低头看着手中的血珠,难以置信道,“血珠啊血珠,你居然可以衍生五行灵根,天下至宝数你为尊啊,哈哈。”

    接下来时间里,原道真一直没有回来这里,李阡陌乐得清静,默默修炼五行功。

    只三天时间,他便将浑身逍遥功化去,变成了五行功,此时他的气海底部有五道光辉,金,红,蓝,黄,绿五种颜色,这五道光辉直冲而上,直达气海,整个气海也被染成了五彩之色,这就是经文中所说的五行气海。

    他每日手握血珠修炼,修为直线攀升,一个月后,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引气一重巅峰境界,一举突破到了引气二重境界,气海中掀起滔天巨浪,全身力量十倍提升。

    李阡陌为了能够洗刷自己受过的欺辱,日夜苦修,一天只睡一个多时辰,其他时间都用来修炼,血珠也十分神奇,好似能源源不断给他输送精力似的,他不仅不感觉疲倦,每天还神采奕奕。

    两个月后,李阡陌的修为竟达到了引气二重,而且没有丝毫阻碍地突破到了引气三重,如此快的提升速度令他自己都吃惊。

    一连突破了两个境界,李阡陌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太注重修为而忘记了法术,对敌之时必须斗法,修为是基础,法术的运用才是关键。

    接下来的时间,他改变了方针,每天飞出两个时辰来练剑,他既然以剑为法宝,所有法术自然都在剑上。

    又过了十几天,下午时分,李阡陌在院子里练剑,原道真和冯远山边谈边笑走了进来。

    李阡陌赶忙上前向他们行礼问候。

    冯远山望了望李阡陌,喃喃道:“原道真,你这徒儿当真神奇啊,我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才引气一重境界,这才短短三个月不见,修为就窜到了引气三重,这速度,啧啧……”他说完不断摇头咋舌,眼神中尽是赞赏之色。

    原道真一听这话顿时得意非凡,眉飞色舞道:“那当然,要不然我怎么会收他做徒弟,我的眼界你是晓得的,啊哈哈……”

    冯远山在地打量了一番李阡陌,拈须点头道:“气血通旺,莹白无暇,好,好,好!”他一连赞了三声好,李阡陌听得莫名其妙。

    冯远山转头对着原道真,艳羡道:“你这老家伙莫不是踩到了狗屎,居然被你找到了这么一块好璞玉,羡煞道士了。”

    原道真听了这话心中暗爽不已,得意地嘿笑不止。

    “你叫什么来着?”冯远山转头问李阡陌。

    “晚辈李阡陌。”李阡陌拱手回答。

    “李阡陌?”冯远山捋须沉吟,“阡,空间也,南生北死,陌,时间也,一日百刻,阡陌相合,那便是无尽虚空宇宙,以此为名,好不张狂,原道真,这名你取的?”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笑着看向了原道真。

    “这等好事可别往我身上推。”原道真笑着摇头。

    李阡陌道:“这名字是我爹爹取的。”

    “哦,看来你父亲文识不低。”冯远山捋须点头,道,“阡陌贤侄,相遇既是有缘,道士送你个好东西。”他说话间右手平伸,一张古朴的铜镜出现在手中,镜上刻着八卦方位,中间磨得锃亮,清晰地照印着蓝天白云。

    他突然送礼,李阡陌不知该不该接,以目光询问原道真,原道真微笑道:“你冯师叔一片心意,收下吧。”

    “多谢冯师叔。”李阡陌恭敬地接过铜镜,以神识查看着铜镜内的法阵,发现里面的阵法都是防御型的,当下就断定这是一件防御法宝。

    冯远山刚想和李阡陌继续聊几句,原道真抢先道:“冯老弟,明日我就要回去了,以后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今晚应当是个大好天气,不如你我兄弟二人喝上几杯吧。”

    冯远山哈哈一笑:“道士要么不喝酒,要喝都是用坛子。”

    李阡陌闻言不禁奇怪道:“冯师叔你是出家人,也喝酒么?”

    冯远山轻甩拂尘,哈哈笑道:“我师父能喝酒,我为什么喝不得?”

    李阡陌闻言心中暗自嘀咕:“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冯远山抬头看了看天:“瞧这天色也快黑了,我去弄酒,去去就来。”他说罢大步一踏,身子倏然飘出,转眼间已到了一里之外,只三息工夫,便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冯远山走后,原道真拉着李阡陌到凉亭里坐下,询问他这几个月来的事情。

    他偷学了五行功,怕说漏嘴,搪塞了几句就找了个借口回房去了。

    半个时辰不到,冯远山就回到了偏院,带来了十几坛美酒,与原道真在凉亭里对饮,他们二人迎风对月,把酒言欢,一直喝到东方泛起鱼肚白才罢休。

    原道真修为高超,一夜没睡也没多大关系,清晨卯时就和李阡陌离开了纯阳宫,回到逍遥谷时天色已黑,李阡陌回到房中修炼了四个时辰才睡觉。

    隔日一早,原道真真早早来敲他房门,李阡陌开门行礼,疑惑问:“师父,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原道真淡淡一笑:“你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十月初三啊……”李阡陌喃喃说了一句,恍然道,“啊,今天是我们逍遥谷创派祖师的生辰,所有弟子要去朝拜祖师石像的。”

    原道真点头道:“所以我才匆匆赶回来的,不然还真想赖在纯阳宫与你冯师叔再好好叙上一年旧。”

    李阡陌尴尬一笑,道:“师父放心,我一定洗漱穿戴整齐,不给天机阁丢人。”

    “你若敢给我丢人,当心我拧掉你脑袋。”原道真哈哈一笑,转身走了。

    原道真刚走,李阡陌便快速穿起衣服,往天机峰下跑去,下了天机峰后来到,碧水潭,这里是他经常洗澡的地方,今天要去拜祖师,一定要沐浴干净了。

    他脱下衣服后跳入碧水潭浣洗,好几个月不洗澡,身上确实脏的厉害,足足洗了半个时辰才心满意足上岸穿衣。

    他穿上衣服后沿着大路往回走,才走不远,忽然发现北边一人快步走来,定睛一看,顿时让他浑身气血翻腾,那人竟是木少枫,以前跟随韩健多次欺辱自己的人。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