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十九章血灵魔池
    清泓将孩童们一一救下,检查身体后,回返山村送还家人。

    见天色已晚,他在村中留待一日。

    夜半三更时,清泓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山巅,手中托起一枚月魄宝珠。

    明光闪耀,一条白线从他手中接引明月,如同光柱连接天与地。

    “这东西虽然不是法宝,但吸收月华的效率确实不错。”随着月光洒下,他四周的太阴之力越发浓郁。

    让宝珠浮在半空照明,他将手中的法宝一一拿出检查。

    这次从灵微仙府回来,他最终收获一把龙须宝扇,一面伏魔幡以及一颗月魄宝珠。不过,单纯这把超越地仙之宝的扇子,就足以让他在大江南北畅通无阻。

    “再加上一件不逊色地仙之宝的青云伏魔幡,就是比那些资深人仙,我手中这几件法宝的价值也要更胜一筹。”

    法宝分两等,一个是法器,一个是宝器。法器,以仙魔配套禁法为主,在器物之中铭刻道纹阵法,相当于塑造肉身筋骨。宝器,灵光冲霄,培养灵性,相当于精魂元魄。当肉身和灵魂俱全,这件法宝就真真正正可以称得上载道之器。

    不论龙须扇,还是伏魔幡,都已经突破宝器的概念。灵性与躯壳完美结合,是一种全新的载道之器。龙须扇平日中能当做仙根宝树来自行修炼。而伏魔幡也能幻化青云,在空中吸收青冥之气。这种宝物正是地仙们喜爱的仙家重宝。有人称呼为真器,有人称呼为仙器,还有人称呼为道器。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种比宝器更为高级的法宝境界。不需要主人祭炼,就能自行采集天地元气修炼。

    法器和宝器破碎难以修补,但这种载道之器能借助铭刻的大道自行恢复如初。因为,这种法宝本身就是一种道的体现。

    “我手中有青云伏魔幡和阴阳龙须扇,但这种高等级的法宝能不用就不用,以免我产生依赖心理。”

    排除这两件法宝,他手中只有碧潮珠和九霄龙塔。

    龙塔暂且不提,这件龙族至宝要求太高。清泓本想在灵微仙府拿到九面伏魔幡,可最终只得手一面。这种上古异宝价值莫大,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吞下来的。

    “不过龙塔第二件法宝九云离神符只需画符修炼,并不难。”最后,清泓把注意力放在碧潮珠上。

    他喜欢成套的法宝,这类法宝功能多,变化全,最适合清泓战斗用。然而随着他道行渐高,碧潮珠已经跟不上他的步伐。

    碧潮宝珠在身边滴溜溜旋转,灵华闪耀,自动吸收空中月华积蓄元气。

    “我虽然不断用功德注入法宝。但碧潮珠本身只是一串蚌珠,吸收日月精华而成。如今修成宝器已经是极限,无法更进一步成就载道之器。”

    碧潮珠由于材料的限制,日后随着清泓修为增加,会逐渐派不上用场。

    “除非寻得先天灵物重新祭炼,再不然用其他宝珠作为载体,将里面的本源灵光一一取出更换。”说着,清泓抬头看向空中的月魄宝珠。

    宝珠白光灿灿,周遭如雪地寒宫,凭空多出清冷之感。

    “只可惜月魄宝珠只有一枚,虽然单纯一颗远胜碧潮珠。但是整套碧潮珠加起来,月魄宝珠便有所不如了。”

    如果能寻到二十四颗月魄灵珠,清泓便有把握借助天地月魄精华,将碧潮珠进一步提升为载道之器。

    “可惜,清虚广寒之府的东西不好拿。”月魄宝珠落世一两枚尚属正常,如果一口气落下十几枚,又怎么可能?

    不过这枚月魄灵珠品质不错,清泓取月华祭炼,在里面铭刻一道摄取太阴灵光的阵箓图,将它当做法宝来祭炼。

    等清泓醒来,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而太元宫地仙消失不见,这次是彻底离去。

    “怎么,不监视我了?”地仙离开,清泓神色愕然。不过转念一想,太元宫就算地仙多,但也没工夫成天盯着自己吧?

    如今太元宫放松警惕,清泓乐得清闲,继续在外游历。至于回阴冥宗,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他才不乐意一直在那种阴森环境里头待着。

    漫无目的在中原行走,不知不觉再度来到金鼋城。邱家人住在毕府,清泓想到那一点情分,于是前来探望,顺带投宿在毕府落脚。

    去年金鼋城事后,李静洵为邱金钗夫妇开药,助他们再得子嗣,延续香火。如今几个月过去,邱金钗已经怀有身孕。

    他们家对清泓和李静洵深怀感激,如今见清泓来做客,立刻请入家中位列上宾。

    聊天时,邱金钗一片慈母之心,问及毕荣的情况:“小儿顽劣,不知在山上苦修,会不会惹来仙长发怒?”

    “夫人只管放心。”清泓笑道:“他拜入地仙高人门下,日后仙道可期。风前辈性格平和,乃得道数千年的老神仙。难道还会对他这个小鬼发脾气?”

    他目光扫视几人,随着九灵鬼母放弃毕府,如今毕家不衰反兴,而且没有当初烈火烹油之势,似乎是背后有人在帮忙。让毕府财运细水长流,慢慢增长积蓄。

    “李静洵那丫头去年借助毕府招待诸仙,想必对毕府早有安排?”李静洵心思缜密,对她做事,清泓一万个放心。

    “上仙,你说我姐姐腹中是男是女?”这时候,邱金铃忽然开口,想要请清泓帮忙验测。

    清泓双眸中金芒一闪,有太极图案徐徐旋转,盯着邱金钗腹中看了看,忽然拿捏起来:“夫人和家主希望这一胎是男是女?”

    “自然是男儿。”毕德不假思索:“如今荣儿修行仙道,日后我需要一个男丁来传承香火。”

    邱金钗神色一顿,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清泓。

    清泓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两位自然知晓。不过谁说仙家清心寡欲?我等修行之人虽然忌讳因果,但毕荣是二位所生,此乃生身大恩,不得不报。风前辈那一脉并不是纯阳童子之法,不忌阴阳双修。就算日后你们给他成亲纳妾,却也无妨。”

    他用阴阳之术观察,发现邱金钗这一胎乃“沧水明珠云中玉”,是个女胎。但是看到毕德的神情,他不好当面说,只能私底下让邱金钗早做准备。

    邱老夫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岔开话题,又把邱金铃推出来:“上仙,不久之前大姐儿给金铃找了个夫家。您认为这段姻缘如何?”

    清泓用算经推演,忽然皱起眉头,又拿出九云玄晶盘演算,隐约间有所明悟,再问:“这段日子,城中是不是有孩童失踪?”

    “这……倒没注意过。”毕德夫妇摇头,邱金铃说:“小女外出买胭脂的时候曾听几个乞丐议论,说是最近好像少了一些乞儿。”

    清泓露出思索之色,邱金铃心中有些忐忑。邱金钗给她选的夫婿是毕德友人,一个举人老爷。听说年轻英俊,才华不凡。

    “上仙,难道我这姻缘有问题?”

    “姻缘倒是不错,只是回头有点波折。那人姓王?”

    “正是。”

    “他壬辰年生,今朝二十出头,也算是及冠成年。”清泓推算那人命数:“他不久之后有道劫数。放心,我帮他消解,顺带助他一把,让你们这桩姻缘圆满。”

    见他这么说,众人心中一松。用过饭后,请清泓下去歇息。

    婉言拒绝下人服侍,清泓趁夜色离开毕府,在城中寻觅。

    方才他用九云玄晶盘推算天数,冥冥中垂下一缕灵机,似乎城中正在发生什么古怪事,而且和魔门血海有关。就连邱金铃她未来夫婿的劫数,貌似也跟魔门脱不开干系。

    “她这夫君是纯阳年生,阳月阳日阳时。在我推算中,未来有一场挖心之厄。想来又是哪个魔人要挖心练功喽?”

    玄门修清气,元道炼浊气,从这方面来看,仅仅是法力属性的不同,并不会引来清泓反感。但是魔门之中多有邪门咒法有伤天和,这就违反他的理念了。

    手持九云玄晶盘,盘上九龙飞舞,最终龙首对准南方,他乘云顺着感应飞去。

    少时,来到一处山林。而这里正是曾经宋绍明和杜越出没的地方。

    清泓用碧潮珠隐去行藏,悄然走入密林搜罗血气。最终,他来到一颗枯树前,伸手一拍,枯树轻轻一震,四周波光泛起,另一方时空门户徐徐出现在眼前。

    “空间门户?这是血海的洞天福地?难不成他们总坛就在这里?”清泓突然一憷,不敢再度前进。

    可转念一笑,清泓哑然失笑:“若真是血海门户在此,去年岂会让玄门得胜?而且若真是血海门户,我怎么可能轻易发觉?应该是血海在外布置的某处血灵魔池?”

    血灵魔池,是血海之人在外行走构造的微型血海,收集附近生灵的血水和污秽祭炼而成。可以当做他们的临时落脚处,也能视作一个洞天福地。

    清泓身形一闪,遁入这方时空。

    面前无比腥臭的邪气扑面而来。仅一个照面,差点就把清泓熏死。然后再一瞧,面前有一望无际的粪河阻路。

    “唔——”清泓差点吐出来。魔门修炼浊气,经常和污秽作伴,利用凡间生灵的粪便制造魔池,是某种极其恶心的手法。这些秽物中催发邪气,最终能损伤仙体。而且从心理上来说,也是某种绝佳的攻击之物。

    刚一进来,清泓马上就被粪河镇住,一不留神发出响动,引来粪河后面驻守的几位魔修。

    “谁在那里!”血光一闪,某位血海弟子踏血云走来,伸手一指,面前的粪河喷出无数黄黄绿绿的秽物。

    清泓脸一黑,甩出一片水光后转身就跑。他连碧潮珠和伏魔幡都不愿意拿出,生怕这些秽物沾染在自己的宝物上。

    花了一番手脚,他甩开背后几人,逃离血灵魔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