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十八章网似天罗雨如针
    “散仙清泓?”宋绍明正用魔音在背后推几人下口。忽然空中升起二十四轮明月,他皱起眉头,马上认出来人身份。“听说,你在灵微仙府大出风头。怎么,想来找我麻烦?”

    皎月中传来阵阵仙音,朗朗笑声响起:“在仙府和郑琼阁下交手,我二人不分伯仲。因此,在下对魔门双壁的另一人好奇不已,还请宋兄指点。”清泓在空中现身,他头戴鱼尾冠,身穿绛绡仙衣,手中持着一面青云旗幡催动云华护体。

    看到清泓,宋绍明默默将双手合十,然后从掌心抽出一根由血水凝结的魔刃。

    “你进去带他们走,我来挡住他。”宋绍明吩咐师弟,然后跳上云端和清泓对战。

    水云清泓,日月星三光绚烂。血海滔滔,魔气阴云森森。两人催动道果,空中出现两幅截然不同的气象,一仙一魔,一正一邪。正者,星光弥补,日月同辉。邪者,魔意纵横,邪气凛然。

    两个截然不同的道果相互冲突和转化。不时有血水化作清净水光,也有日月星光在血海化作宝光莲台。

    “难怪掌门一直说,这一代人上善若水,偏爱水道。前有阴冥宗郑琼修炼冥河,又有这两人执掌血海和三光神水。若真有太上传人,当在无为派内,持若水之心。”太元宫地仙在暗中窥探。两人操控血水、云光,大多都和水道有关。

    “清泓深得太上三昧,三光神水在他手中便是最佳的武器。”

    碧潮珠外加三光神水,只见他作势一兜,宝珠水线编成渔网对宋绍明罩下。网中密密麻麻的冰魄灭绝神雷轰向血海。

    这雷法克制生机,而血海的血水通通都是生灵精元凝结。可以说,清泓这一道雷法最克制血海路数。

    轻而易举网罗天地,将血海统统纳入玄冥渔网的范畴。

    不过宋绍明反应不慢,看到雷光水网落下,当即拿出暗金色的莲叶轻轻一抛,脚下血水随之旋转,一片魔气汇聚在头顶的莲叶上,两者相互融合,形成如同钟壁的金色护盾抵住水网。

    “变!”清泓在空中双手一怕,水网银线生成一条条吐露蛇信的水蛇缠绕在金钟护盾上。二十四颗宝珠齐齐放光。

    砰地一声,整个护盾被水压碾碎,并再度生成水网缚住宋绍明。

    “这门手段倒是不错。”太元宫默默记下,为日后杜越以及其他门人和清泓交手做准备。

    清泓拥有前世的经验,外加陈娘娘指点,他对法术没有一般仙魔的按部就班。完完全全是信手捏来,随自己心意凭空造就,以道果驾驭水汽,按照他的想法变成各种仙术。

    因此,在渔网最初被挡下后两次变形,再度变成水网抓人。

    渔网缠身,宋绍明挣扎两下,突然整个人一动不动。

    “咦?”清泓背后一凉,心生警兆快速反击,挥舞青云伏魔幡对背后一抽,但宋绍明已经将手中的魔刃刺出。

    “血海的替身血傀儡?”地仙一看,被清泓抓住的“宋绍明”变成一团血水散开,而其真身则出现在清泓背后,用魔刃将清泓刺伤。

    虽然清泓及时防备,但也被利刃刺伤肋骨,整个人往前栽倒。

    太元宫地仙手指动了动,最终没有出手。他有龙须扇,怎么可能轻易送命?

    宋绍明一击得手,再度挥动魔刃上前去砍。

    这时,忽然看到清泓诡异一笑:“阁下,替身之术,难道我不会么?”清泓整个人炸成一片水光,丝丝绵绵的水线再度缠绕宋绍明,将他困在水牢,并且出手对付山洞中的诸人。

    清泓屈指一弹,一缕云烟状的法力射入洞窟,正中方才吸血的那个魔人。

    “不好!”宋绍明的师弟脸色一变,等他反应过来,只听“嘭”地一声,魔人脑浆崩裂,溅射周遭元初平等人一脸。

    他见势不妙,卷起剩下四人,化作血光逃之夭夭。

    清泓本想去追,但背后水牢中的魔刃化作血蛇穿透水牢,对准他的脖子下口。

    这血蛇蕴含血海魔元,哪怕是清泓修炼三光神水也不敢让它轻易靠近。于是,挥手洒出一片三光神水,清泓脚下莲花一闪,整个人出现在数丈之外。

    “行云布雨。”他再度施展神通,天空水汽弥漫,风雨渐落。而随着天象变化,无数西语水线再度化作他的武器。

    千雷作剑风为盾,万雨穿针雾成铠。密密麻麻的攻击让宋绍明无法继续攻击。

    不过这些攻击虽然密集,但每一道攻击的威能都并不大。宋绍明再度将莲叶举起,化作伞盖立在头顶,看到远处同门逃走后方道:“清泓,你真要跟我死战么!”

    玄元两道在平日打架,哪怕是秦武那种嫉恶如仇的人,也不会逮着宋绍明拼死命。玄门一般做法,是打断魔门作恶,扰乱他们的计划。能杀就杀,杀不了回头再来。除非是深仇大恨,否则仙家们是真没有闲心追杀千万里。

    一切仇恨,留在仙魔杀劫的时候来清算。

    如今清泓搅局,宋绍明已经让同门离去,自己留下断后,显然是默认清泓救走这些童子。他那师弟也聪明,将童子留下牵绊清泓。

    “你应该知道,你留不下我!”

    他们这几个领悟“一元极数”的仙魔,都已经稳稳跨入神相之境。道果沟通天地,气运绵长不损,想要杀一个人太难了。从四大圣地的说法传出来后,还真没听说圣地传人死在其他人手上过。

    清泓将宝珠召回身边,宋绍明学着刚刚他的模样,屈指对准洞窟:“你是救人,还是跟我继续打?”

    碧潮珠一抛一抛,清泓似乎在掂量两者得失。忽然他笑了:“好吧,阁下一路慢走,希望路上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这就用不着你费心了。”宋绍明身子一扭,化作血云遁去。

    清泓手持青云伏魔幡,看到远处魔踪消失,也退了一步。晃动旗幡,用青云把洞窟中的孩童拉出。

    这时,在某个孩童身下,突然有几根暗红色毒针射向清泓。

    “这种小伎俩,平白让人添笑。”他眼睁睁看着毒针射来,刚刚来到身边,便被头顶的三光神水化去。

    宋绍明在远处观望,看他做事滴水不漏,只好暂时放弃:“也罢,来日方长,不急在这一时。”

    “师兄。”这时,同门带着元初平等人过来汇合。

    “你先带人离开。这里不能做入门礼,回头去金鼋城的血海魔池。我把那里的钥匙给你,你找人抓几个童子继续做。”说着,宋绍明扔过去一块玉佩。

    “那师兄你?”

    “我出来寻找炼器材料,回头再四下转转。你若是看到有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男孩,帮我挖出心脏,回头我要用来练功。”

    元初平心中一颤,看二人面色不改说着这种事,一阵寒意涌上心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