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十五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云光散去,宝华收敛,姬飞晨手持龙须扇愣愣出神。

    “师叔,怎么了?”如今姬飞晨取得宝物,傅玉堂马上改口称呼“师叔”。不论是他道行还是神通,都远在自己之上。如今拿到云霄阁重宝,象征另一支传承,已经足以和师尊同辈论交。

    只是,为什么他拿到扇子之后,并没有多少欢喜之色?

    傅玉堂上前询问,姬飞晨露出苦笑:“此扇虽然是我云霄阁之物,但并非完全体。”

    拿到龙须扇,姬飞晨得到扇中信息,方才知晓前因后果。

    云霄阁的阴阳龙须扇以万载仙根炼制而成。此仙根承接先天阴阳二气,是此界开辟之时,一缕先天阴阳之气所化宝树。树上有阴阳两片神叶,云霄阁诸多阴阳道法皆由此而来。

    什么乾坤阴阳环,什么子母坎离剑……法宝所蕴含的阵箓图,统统都是从阴阳宝叶的脉络上得来。这件法宝对云霄阁关系重大,只要这件法宝在,云霄阁就永远不会毁灭。

    后来,云霄阁祖师遇见此树,在不损伤其根基的同时,将整颗宝树仙根化作阴阳宝扇。仿照太上道祖手中的“阴阳龙须扇”,成为太上一脉赫赫有名的至宝。这就是太上一脉的阴阳至宝,象征太上传承的阴阳之道。

    太上九宝是当时的九大门派联合太上宫打造。合乎玄门气数,对应大道修行。在那个时候,太霄宫还仅仅龟缩一方,太元宫还没成为三宫之一。

    但是三千年前那场大变中,云霄阁的这件法宝破碎解体。一部分化作阴阳二气,重新形成一颗蕉叶宝树,便是姬飞晨面前的这一颗。另外两片叶子被云霄阁托付给好友地仙,以求未来重续道统时转交。

    “虽然拿回宝物,但还需要去两个地方找人拿东西。”姬飞晨从扇中信息得知。一片叶子托付给散仙好友,那人隐于海外潜修。另一片叶子则交给某个亲密门派保管。而那个门派借太上宫庇护,从当年那场大乱中安稳传承下来。

    “修炼元气道的门派,而且势力衰弱,属于太上一脉,这范围太小了。”

    取走龙须宝扇,谷中阴阳灵气统统流入扇面,外面有滚滚血水冲入谷中。

    “那地仙发狂了?”姬飞晨一愣,随后目光闪过寒光:“来的正好!正要用他给我们云霄阁立威!”

    说着,他将龙须扇对外轻轻一扇。

    这一扇,阴阳之风酥魂碎骨,玄白二色弥漫天穹。外面那浩荡凶险的血水,须臾间化为乌有。

    不过消耗也很大,这宝物连地仙都不能轻易催动,姬飞晨用自身法力只能挥动三扇。

    瞬间抽空三分之一的法力,姬飞晨脸色一白,默默持着宝扇,用扇中积蓄多年的元气来攻击。

    这件宝物哪怕并非完全体,也超越地仙手中的仙器。其中积蓄数千年的元气作为消耗,可以让主人在不耗费自己能力的情况下抗衡地仙。

    这是云霄阁最后一代阁主为传人所准备的底牌。

    日后云霄阁传人归来,万一是修为不到的人仙,恐怕会被云霄阁仇家对付。所以,扇中储存元气,就是为日后保命做准备。

    借助姬飞晨的龙须扇,三人走出山谷,看到外面血海中一片狼藉。

    众多仙府琼殿被血水吞没,大海浩荡无际,浪花滔天怒号。虽然太霄宫的弟子拼命阻拦,但还是让血海魔修顺利恢复地仙道果。

    朵朵血莲在水中展开,中央有一朵千叶血莲,高有百丈,擎天立地。

    如今血海中弥漫着一股药香,高宁元神震动,语气愤怒说:“那家伙将我们仙府的圣药都吃了?”

    灵微仙府地大物博,是一位洞天门派的底蕴所在。除却仙家服用的仙药外,由纯粹元气构成的天材地宝同样不少。血海地仙本来没办法积蓄法力,但无巧不巧找到几座药园,顺利得到灵药增进法力。

    姬飞晨默然。就算仙府回到灵微派手中,这损失也太大了。

    忽然面前一道流光闪过,云雾笼罩的男子落在姬飞晨面前。

    “太上无名?”云雾中的人看不真切,但那股气质,在不久之前感受到过。那是太上道祖的气息,太上一脉中唯有太上宫传人才有。

    无名的目光落在龙须扇上。

    “老君乃元气之本,大道之根。龙须扇分阴阳二气,镇压玄门气数。三千年前,元气变化,太元宫主持清浊之辨,此界法则随之修改,导致龙须扇这件梳理元气的重宝破碎。如今阴阳宝扇再度现世,想来是天地又到再定乾坤,梳理天道的时刻。”

    太上九宝就是以太上宫为首脑发起,用来勘测天地的宝物。由太上一脉的九个大门派传承。

    三千年前,宝扇破碎,云霄阁覆灭,炼气士退出修行舞台。如今宝物再现,说明这件事已经重新出现转机。

    姬飞晨目光一闪,想到陈娘娘的告诫,上前发问:“那么道友作为太上传人,对我云霄阁有什么看法?”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无名念出一句道言:“只要一切合乎天道,我自然顺天而行。”

    姬飞晨笑了,微微摇动扇子,但不催动法力,就如同普通芭蕉扇一般。阵阵清风徐徐,让人神清气爽:“所以,得道多助?”

    无名颔首:“得道多助。”

    当初云霄阁覆灭,太上宫或许帮忙挽救,也或许坐壁旁观。因为在那场清浊之辨中,天数已变,玄正洲已经不需要云霄阁镇压阴阳二气。从那时候开始,阴阳之道由清浊两脉负责,仙魔两道分属阴阳。清灵之气,天乾纯阳,浊煞之气,地坤纯阴。云霄阁是仙道门派,但属于炼气士古法,不修炼清浊二气,已经渐渐被修行界所淘汰。

    太上宫的理念不会违反天数大势,所以当初没有和太元宫死拼。

    但是现在不同!龙须扇归来,说明天数有变。经过三千年的沉寂,炼气士一脉终于再有一线转机。

    这是天数运转之下的必然。当年炼气士道统破灭,有诸多仙家心灰意冷隐世不出,而今这些仙家大多修成地仙,留待天仙果位。但一道因果不曾了却,他们无法顺利飞天。

    姬飞晨的云霄阁,便是这一次大变之世的引领者之一。本来应该在几百年后归来一位云霄阁传人,再修行数百年时间重振云霄阁,应对这一场大变革。但姬飞晨降临此界,让天数随之变化。这种潜移默化的变化,直到龙须扇出世,才让各大门派惊觉。下一次仙魔杀劫,恐怕没有大家预想之中的那么顺利。

    无名法力未必比姬飞晨高多少,但道行极高,已经明悟这种天数变化。

    “那些太远的东西先不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傅玉堂指着远处血海中央的莲花:“这邪物怎么对付?”

    莲花摇曳,邪魅而诡异,已经有魔魂坐在莲花花瓣念诵魔经,还有一只只眼睛从莲叶浮起,对整个仙府进行攻击。

    黑光横扫,山石崩塌;魔威凶横,仙光涣散,而今仙府内已经一片狼藉。

    无名看了看,问姬飞晨:“道友以为如何?”

    “他吞噬圣药突破地仙。已经成就地仙道果。只是仙府之内并没有遭受太大魔染,他才会用暴力破坏。说明另一方也已经成功。”话音一落,只听天音回荡,金霞乱舞,血水底部的玉砖栏杆上冒出无数金色流光。

    金色纹路相互组合,整座仙府顿时活过来一样,各处的仙家咒法自动运转,破碎的建筑一一复原。当血水莲花靠近咒法,马上被仙气霞光净化,血海的范围不断缩减。

    “师弟成功了?”高宁见状,欣喜若狂。如果宇明执掌仙府,在仙府之中堪比地仙之力,并不需要怕血海之人。

    姬飞晨和无名神色一松。

    ……

    血海在金霞的驱赶下,最终占据仙府一半地界。

    “孙晓衍”站在莲花核心,看到仙府之中的天兆,一声冷哼:“拿到仙府?如今我化身已经修成地仙,感应本体道果。就算你有仙府在手,本座又何惧之有?”他一边动手,一边呼喝魔门众人:“想活命的,就帮本座在厚土殿将所有玄门之人击杀!”说着,他放出魔魂冲向厚土殿。

    杨飞等人神色犹豫,这时涂山和天成子赶来。

    涂山假扮姬飞晨的模样,惟妙惟肖混入阴冥宗的队伍。暗中和杨飞以及郑琼等人勾连。这狐妖心思狡猾,三言两语蛊惑众人。明面上帮助血海地仙攻击,暗中寻找脱逃之机,出工不出力。

    甚至,涂山暗中和玄门之人传音。告诉他们,自己等人不会尽全力,让他们专心对付血海地仙。

    对此,玄门诸人将信将疑,手下留出一点分寸,然后应付厚土殿门口的魔魂。

    两方保持克制,至少没有多少人殒命。

    当仙府的禁法全部启动,金霞在空中化作云海,有七面伏魔旗幡自动飞出。

    杨飞眼睛一亮,马上大喝:“煌阳魔教的人随我联手催动七禽神羽!”他背后几位使者一听,不约而同拿出一根羽毛。

    这羽毛分别是仙鹤、青鸾、鬼车等神鸟之羽。七种翎羽联合杨飞手中的金乌翎羽在空中化作一面羽扇虚影。

    各种神鸟展翅腾空,唳鸣不绝于耳。

    “给我起!”杨飞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一扇。七色火焰化作琉璃天火焚天长空,将所有伏魔幡笼罩在烈火中。

    秦武看到伏魔幡出世,化作奔雷冲上其中一面旗幡。同时景轩和张元初也分别向着旗幡冲去。还有方和、吴河、李玄歌等,只要是玄门弟子,统统去抓空中的伏魔宝物。

    不过在魔火攻击下,众人纷纷烧伤,不敢再度上前。

    火势凶猛,众多火鸦在火海中成型飞舞。只有寥寥几人施法站在火中而不受损伤。

    秦武周遭雷霆怒吼,一片雷天镇压万道,把火鸦悉数碾碎。

    方和身边有金印作龙,翻滚不休,压制火势。

    景轩头顶一指,斗大青莲绽放太清玄光,缕缕仙音避魔,道道祥云护体。

    空中七面旗幡,他三人一人拿走一面。张元初撑开宝伞,去拿第四面,被凭空出现的杨飞击伤。

    “玄门的鼠辈,剩下四面旗幡,本少主全包了!”杨飞猖狂大笑,抓走张元初面前的旗幡,然后甩袖去收另外三面。

    忽然,空中冰月下垂,碧海生潮,飞沙走石,从三个方向爆发三种截然不同的攻击。三位魔门之人将旗幡拿走。其中那轮冰月中出现银发女子让杨飞神色一顿:“冰月?”

    蟾宫冰月,本代最杰出的传人。

    “你居然来了?不对,你们蟾宫原来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和甘露宫联手。”杨飞看到旁边二人,俊脸露出恼怒之色:“东方焦海,西方天琊,你们俩个居然也在!”他瞬间明白,煌阳魔教被几个同道给坑了。

    煌阳魔教和甘露宫联手,蟾宫之人假意掺和与魔妃一路,实质上暗中勾连其他两个魔教。东方魔教的焦海以及西方魔教的天琊都在暗中等待。冰月和江禅一明一暗,借助甘露宫将仙府中的情况一一摸熟,等着进来摘桃子。

    最初,冰月正是和其他两教的人联合进来,抢在魔妃等人前头。

    上古四方教一分为四,如今单独绕开煌阳魔教,摆明是坑自己啊!杨飞面目狰狞,正要找三人算账。

    但冰月冷若冰霜,夺走旗幡之后遁出仙府消失不见,甩也不甩杨飞。

    西方教的天琊嘿嘿两声,也化作流光离开。

    倒是东海前来的焦海对杨飞打招呼:“伏魔之器事关重大,我们圣教深知其厉害。于是大家定下这个计划。若非贵教帮忙,也不可能顺利成功。如今大家可取一面,镇压四方杜绝九旗归位,对我们圣教而言,才是天大的喜事。”

    焦海给杨飞台阶下,杨飞神色稍缓,和众多门人一起退下。

    “伏魔旗幡,除却我和清泓师兄,只有三人取得。”李静洵面带忧色:“虽然玄门最强的一批弟子都没来全。但这情况不妙啊。”

    伏魔旗幡不过是开胃菜。紧接着,金霞珠、灵微盘以及桃木剑飞入空中。三件灵微至宝相互共鸣,金霞弥漫,彩云遮天。前殿的丹墀,中央的厚土主殿以及后殿之中的秘库各自飞出一道光影。

    三道幻影幻化仙影,手持三件法宝站在云空。

    孙晓衍瞳孔收缩,哼道:“怎么,你们三个肯出来了?”

    这里现身的三位仙家,正是灵微派躲在暗处的地仙元神。随着仙府传人归位,三人出面和血海地仙争执,意图将他斩杀在仙府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