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十四章龙须妙树(四千字大章)
    太霄宫纠缠血海地仙,让姬飞晨等人顺利来到目的地。

    谷外仙藤垂蒲叶,青萝缀红花。两侧山壁叠嶂,灵岩嶙峋。有诸般怪异的石像蟠龙卧麟,似乎在守护山谷。谷内阴阳二气盘旋,不时有龙吟乍起,神雷隆隆作响。

    “云霄阁的那件宝物便在这里。两位,谷中有阴阳之风,我这元神之体恐怕不好靠近。”

    傅玉堂正要让他留在外头,姬飞晨抢先一步:“这好办,道兄遁入金霞珠,我护着你便是。”防人之心不可有,如果二人进入谷中,高宁在外将门户关闭,两人绝对出不去。

    所以,姬飞晨强行拉着高宁一并入谷。

    走入谷中,阴阳罡风呼啸而来,姬飞晨扭头对傅玉堂说:“阴阳龙须,你练得如何?”

    “这……师父说我根性浅,这门道术一直没有精通。”说着,他催动道果,脑后浮现圆光道相,有两条袅袅烟云升起,化作一面宝扇的模样。只是灵扇虚幻不定,比姬飞晨未成仙时还差不少。

    “算了,还是我来吧。”见他靠不住,姬飞晨伸手一指,指尖迸发阴阳二气。双龙长吟,相互盘旋飞舞,在他头顶化作玄白二色的华盖将两人护住。

    这华盖垂下璎珞宝光,丝绦祥云。谷中狂风怒吼,难动璎珞丝绦;天空奔雷疾驰,难破阴阳神龙。

    路上,姬飞晨默默盘算前因后果:“若我不承接云霄阁这段因果,那么云霄阁要在什么时候复兴?”如果没有姬飞晨存在,傅玉堂就不会来到中原追寻杀家人的仇人,就无法得到云霄阁的法宝。

    “那么果然,云霄阁这一脉传承,需要数百年后等月阳苑的主人归来?还是说,即便没有我存在,傅玉堂的家人仍然会被杀死,最终前来中原参与这一次仙府之事?”

    可仔细想想,玉芝仙姑避居海外多年,但云霄阁的宝物一直没办法拿。说明她绝非云霄阁的天命传人。

    因果天数乱如线团,姬飞晨想不明白,索性弃在一旁,和高宁询问法宝之事。

    对那件法宝,高宁支支吾吾:“道友看到后,自然就晓得了。”

    云霄阁那件法宝古怪,并非真正的法宝模样,高宁也不好解释,于是引二人来中央八卦池取宝。

    九曲栏杆雕金镶玉,八卦玉池镇守四神。东有青木之龙,南有赤火之雀,西有白金之虎以及北有黑水之龟。此乃四神之相,号青龙、朱雀、白虎、玄武是也。

    四神暗合五行,在玉池中央有一片戊己灵土,土中栽培一颗青叶翠绿的仙根。宝树仙光闪耀,玄雾腾腾,有先天阴阳之气环绕灵树。

    姬飞晨横渡血海耗费法力,又在谷中抵抗阴阳罡风,乾坤神雷,如今法力所剩无几。但宝树玄气氤氲,立刻让他神清气爽,开始恢复法力。

    “这是芭蕉树吧?”傅玉堂在海外修行,倒是见过凡间的芭蕉树。

    “芭蕉的叶子没有这么宽,而且这棵树也不会结蕉果。”姬飞晨仔细端详,这颗树他依稀在前世见过。他奶奶喜欢养花,曾经在家中养过一颗类似的树。

    “跟蒲葵的叶子差不多。”这树的叶子可以用来做蒲扇。不过眼前的宝树只有两片叶子,叶长有七尺,宽有二尺,分别有阴阳之气盘绕在两叶之上。

    “这是龙须宝树。你们看叶尖之处有两根长线随风起舞,那就是所谓的‘龙须’。”高宁郑重其事说:“这就是云霄阁的重宝——阴阳龙须扇,如今物归原主!”

    扇子?眼前分明是一颗树吧?就算树叶能做扇子,难道要做两把?

    傅玉堂和姬飞晨对视,两人皆是一头雾水。

    姬飞晨扬起下巴,对同伴说:“你可以上前试试,若是有缘,应当能拿。”

    于是,傅玉堂上前取扇。

    走上八卦池,四神兽纷纷怒吼,巨大的压力涌向傅玉堂。

    在外,姬飞晨只见他艰难行走,慢吞吞来到宝树旁边。傅玉堂伸手去扯叶子,随后被宝树上面的玄白二气抽飞,从八卦池跌落。

    姬飞晨拂手一股柔风拖住傅玉堂,随后也上前试探,将金霞珠交给傅玉堂手持。

    宝树演绎阴阳大道,树根埋在土中催生五行,和周遭四神勾连,更有十方天干之妙。等闲之人上玉池取宝,就会被阴阳、四象、五星、八卦、九宫乃至天干之力齐齐攻击。

    “阴阳生四象,这四神对应太阳太阴少阴少阳,又暗合五行之道,应该是云霄阁阴阳生四象的四象大神通?”

    云霄阁的根本神通阴阳龙须,退可演绎太古鸿蒙,天地未开的混沌气象,此乃阴阳归太极。如果进一步顺演,则是两仪化四象,四象五行开天地。

    于是,姬飞晨抬起手,手托一枚宝珠从容走上八卦池。

    此混元龙珠象征太极,是云霄阁真传。当他走上八卦池时,地火风水在身边飞舞,意图将他连人带魂形神俱灭。可烟云浩荡,鸿蒙无极,混元宝珠闪耀天光镇压万物,将这天地所生的诸般大道一一压下。两仪不行,四象不行,五行八卦更不行。

    最终,姬飞晨顺利来到宝树跟前。

    就近观摩,仙根两叶脉络玄奥,疑似大道之纹,仙道真谛。

    不用旁人指点,姬飞晨自然了悟取宝之术。他伸出手:“阴阳龙须。”掌中飞出玄白二色光晕,两道龙须卷入宝树,化作双龙盘在树上。长龙神采奕奕,龙鳞如同道文清晰可见。

    轰隆——

    随着一声声龙吟震动,宝树拔地而起,土石飞扬,八卦池翻到在地。周边青龙等四神统统破碎,只有地火风水之气涌入姬飞晨手中的仙根。

    当光辉散去,尘埃落定,姬飞晨手中多出一把芭蕉扇。

    金扇大如蕉叶,上头有两撮龙须一般的玄白二色光晕。扇面一面印太极图案,另一面则是两仪之纹挥挥洒洒写下《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经文如同宝叶脉络,浑然天成。

    扇卷烟云,地动山摇。八卦池化作一块宝玉挂在扇柄当坠子。

    谷中宝光冲霄,偌大仙府难以遮掩这件宝物的异象。

    血海地仙豁然色变:“阴阳之宝?是某件仙道之宝出世了?”

    那股气势动荡云霄,就连仙府之外的诸位地仙也纷纷露出异色。

    太霄宫来人不少,诸多地仙已经围堵门户,和面前的魔门诸人对峙。

    当宝物出世,太霄宫几人相互看看,最终尉峰道:“天数,真是天数至理。没想到云霄阁遗落的阴阳龙须扇居然归来了。”

    此言一出,旁边道德宗和太清宗的人面色大喜。两派山门洞天中,各有一道宝光出世,和姬飞晨手中的龙须扇呼应。

    太清宗主殿传来阵阵笑声:“哈哈……哈哈……太上重宝出世,我太上一脉气数不灭,当今这一次千年论道,恐怕又是我们太上一脉胜了!”

    太上教化,乃玄门正统。太清宗主最看重的,便是自身这嫡系正统的身份。在他眼中,什么太元、太霄,哪里能跟太上一脉比肩?虽有几分傲慢,但太上一脉这些年声势不坠,太清宗出力最大。

    “云霄阁至宝归位,我太上一脉声势壮大。就是不知,这宝物目前在谁手中?”道德宗掌门站在他们这一脉传承的至宝面前,口中喃喃自语。

    镜观人心,明察万物。宝镜浮起波澜,演绎无边天数。

    最终,道德宗主到底看到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无为派,清静无为,道法自然。一位老仙在山巅打酣,忽然他身边有琉璃色宝光冲出。他迷糊之间出手将宝光拍飞,滴溜溜落入山下某个弟子手中。

    那人定眼一瞧,宝光在他手中化作一件仙器,顿时气急:“师尊又把门中传承圣物给扔了!”于是,他要上山去跟老仙理论。

    但走出几步,又停下来。

    “师尊这懒散性子难成大事。自从师兄下山后,我们无为派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管,就连门中至宝也随便乱扔。不如我拿着宝物离家出走,看他急不急!”

    于是,少女收拾行李,直接出山门去了。

    过了一会儿,有童子来老仙跟前禀报。“师父,不好了,师姐留下书信,离家出走了!”

    老仙打着哈欠:“走吧,走吧,一切都是天数。她走她的入世道,我求我的出世仙。”

    “师父,可是……可是……师姐把门中那件宝物都拿走了!您不是说,咱们无为派就是靠那件宝物起家的?”

    “太上无为,随遇而安。得也好,失也罢,一切顺其自然。我这掌门人都不在意,你这小童的得失心怎么这么重?”老仙摇头,伸手在童子脑门上一敲:“且让她去,无为行道,全凭天数。只看这一场天下大势,是如何演化。”他起身望着灵微仙府的方向。嘿嘿直笑:“太上传法,阴阳分道。没想到龙须扇居然出世了。真想看看太元宫那些人的表情,如今他们还能不能用维护天道做借口,来对付云霄阁这些炼气士?”

    童子见老仙不在意,又道:“师姐说自己在人间没有银两难以游走。于是,将师父您的酒窖搬空,说是用酒去换钱。”

    老仙顿时嘴角一抽,马上去酒窖查看,结果他珍藏多年的酒水统统不见。

    “那丫头够狠的!她师兄下山的时候不过拿走几坛灵酒。她居然全拿走了!不行,趁她还没走远,赶紧追回来!”

    童子这时乘仙鹤跟来,冷冷说:“师父,太上无为,顺其自然,您忘了么!得也好,失也罢,你这经年历劫的老仙人,得失心怎么比我这小童还重?”

    被自家弟子把话堵回来,老仙一时语塞,随后哼哼道:“没错……太上无为,不就是几瓶酒么!老夫再酿就是了!”他手指躲在袖子里抖动,胡须飞扬,看得童子暗笑不已。

    不过想到自家师兄、师姐离山,他又换作担忧之色:“听人说,外面危险,希望他们不会出事。”

    太上一脉的一只古老道统归来,无名站在血海上空若有所思:“看情况,应该是清泓得宝?没想到云霄遗脉,龙须之扇居然在灵微府。不过这样一来,我们胜算就更大了。”

    说完,他遁入厚土殿,潜伏在暗中帮助诸仙对付魔修。

    ……

    不久之前,厚土殿外爆发仙魔冲突。

    魔门陶婉如取得灵微玉盘开启仙府。

    看到魔门的举动,方和心中恼火不已:“可恨清泓为人迂腐,不懂变通,不愿把仙剑给我们用。”

    厚土主殿的门户逐渐打开,诸仙悔不当初。早知如此,方才便是强留,也要将清泓留下,用仙剑开门。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金霞冲霄而来,在陶婉如即将进入仙府时将其打断。

    “拦下他!”杨飞等人齐齐动手。但宇明速反手一剑将诸人逼退。还有层层金霞护体,宝衣在身,不染魔氛。

    “辟邪桃木剑?”看到他手中桃木剑,诸人心中一惊。此刻金霞落入门户旁,看到陶婉如后叹息道:“师妹转世轮回,没想到回来之后竟堕入魔道。”

    陶婉如手捧玉盘感应仙府,忽然睁开眼。看到身边麻衣男子,依稀觉得他有些熟悉。

    宇明摇摇头,伸手一招,陶婉如手中的玉盘飞入他右手,然后侧身走入大殿。

    轰隆——

    大门关上,金霞裹住仙府,内中似乎正有一股灵机在慢慢凝聚。

    “陶妹子,怎么回事?”

    群魔围上来,陶婉如心中涌起一阵不舒服,摇头说:“不清楚,但他应该是灵微派的正统传人。”

    正统传人到来,而且手持桃木剑。李静洵心中一动:“清泓师兄已经找到正统传人?但是他在哪里?为什么没跟过来?”

    玄门一方见灵微派传人过来,景轩等人洒脱一笑。他们本来就是助拳的人,帮谁不是帮?既然正统传人归来,也不好争夺什么。

    于是,景轩问方和:“道兄!那人手持桃木剑,想来是清泓师弟所赠,那么必是仙府传人。不如我们在旁相助,帮他执掌仙府?”

    洪阳洞天的李玄歌神色复杂,但是他师兄当机立断:“不错,既然是传人归位,理应相助。”拿不到仙府,退而求其次,交好灵微派传人也比反目成仇强。

    玄门讲求一个脸面,就算方和想要帮师弟讨取仙府,为太元宫建立别府,但也不敢当众造次。

    于是,诸人在景轩牵头下,帮助宇明守住门户,和魔门对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