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十三章道衡均天地,神霄破万法(四千字大章)
    傅玉堂遭魔火劫数,又被三光神水解厄。体内水火相容,丹田之中升起两仪太极。体表浮出玄白二色灵光,已经进入玄门成仙的最后一步——大道金丹。

    “只可惜他根基不稳,不如我当初那般炼成一元极致。”姬飞晨暗暗惋惜,关注傅玉堂的动作。

    他也不想想,一元极致如果那么好炼成,怎么会让四大圣地专美数千年?

    涂山有妖族圣地,还有祖传不死药。郑琼有阴冥宗大力扶持,加上门中诸多绝学功法。就连姬飞晨也在外头得金鼋天官相助,炼成三阴弱水。还服用过阴阳竹米等天地灵粹,有陈娘娘细心指点。

    傅玉堂在海外修行,虽然根基务实,但他的功法残缺不全,自身也非上佳绝顶之辈。玉芝仙姑虽然乃玄门散修,但她不过人仙之资,哪里比得上地仙传法?

    而今,傅玉堂修成金丹,不过和阴冥宗的普通弟子一般,连最精英的那一批也多有不如。再者,他仓促结丹,连自家因果都没了结干净,心中魔障丛生,那一缕玄机摇摇欲坠,有结丹失败的趋势。

    这时,傅玉堂耳畔响起一阵道音:“无名老君,大道之神,元炁之祖,天地之根本也。”

    一缕阴阳之气在其脑海化龙,杳杳冥冥之际化作一尊老君圣像。

    “老君之道,专气致柔。以柔为本,至柔至和,而生一气。”谆谆道言梳理心魔,引导傅玉堂调和龙虎之气,凝结金丹。

    “静则无形,动则有象。动静之间颠倒阴阳,坎离互转,日月交光。”姬飞晨一边口述道言,一边偶有所悟。

    这是《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中的炼气讲解。姬飞晨当初魔功根基已成,无法真正按照这篇功法来修。

    如今借助傅玉堂凝丹,让姬飞晨大有借鉴之处。

    八景二十四图是姬飞晨的根本,如今在傅玉堂成丹之际,他恍恍惚惚看到阴阳调和,坎离颠倒,作天根地窟,演绎玄牝谷神之道。

    突得,一枚碧潮宝珠自动飞出天灵盖,日月星三光焕彩,盘结宝云郁勃不息,绵绵若存,五象成道。又有一副大道之图在珠中变幻。

    “这是在传法成道?这二人是师徒?”旁边元神遁入金霞珠,默默观看姬飞晨演绎的第二幅道图。

    那是一尊神圣演绎三光,炼就头顶灵云法相,衡动天地之生气,上有穹空灵云,日月星三才之宝。下有山河大地,黄芽之根,玉芝妙物。神人周遭有龙虎二相,象征阴阳坎离之道。

    “天地运转,衡动万物。有阴阳之气,水火之理?”元神在旁观看,心中不住触动,若非自身目前只剩元神之体,恐怕此图对他修行大有裨益。

    “三星焕彩,藏真育气,郁勃宝云,衡动天地。乾坤之间,龙盘虎跃,离火坎水,造化无穷。”姬飞晨睁开眼,笑指头顶碧潮珠:“此为道衡之图。”

    宝珠吞吐天地造化灵机,均衡阴阳之道。

    随后,灵珠飞入体内,和承载道都图的另一枚宝珠交相辉映。比其他碧潮珠而言,这两枚宝珠灵性常存,堪称载道之器。

    得姬飞晨点化,傅玉堂顺利进入结丹阶段。丹田之中黄芽萌发,调和龙虎,取文武之火,转三才九宫,生成一枚大道金丹。

    “他的修行路数有点眼熟。”忽然,躲入金霞珠中的元神开口:“道友,这人和你是什么关系?难道是你徒弟?”

    姬飞晨也不知道怎么和傅玉堂算辈分。傅玉堂比他小不了几岁,但是二人道行差距不小。其师尊玉芝仙姑不出意外应该是云霄阁在海外的一支传承。姬飞晨若帮云霄阁重续道统,三人之间的辈分实在不好算。如果再算上木笙,和月阳苑曾经的主人,几人之间更岔开了。

    他支支吾吾,索性转移话题:“道兄在灵微派修行,不知怎么称呼?”

    “叫我高宁吧。”元神模模糊糊,在姬飞晨的帮助下实体化,飘在他对面:“还没请教道友名讳?”

    “在下清泓,不过是一闲散之人。他叫傅玉堂,和我道统同源,算是同门。但具体辈分不好攀扯。”

    “是某个失传道统的不同传承?”顿时,高宁明白。他们灵微派目前就处于这种境地。如果仙府无法重开,未来就会将传承散出去,等待有缘人从头努力。

    “我们灵微派还能留下仙府,就是不知道他们这支道统还能不能留下东西。”

    这时,傅玉堂身上有龙须宝剑腾空,化作两条龙须在他周遭飞舞。

    “阴阳龙须?”这一看,高宁脸色忽然大变:“云霄阁的《太上云成经》?”

    “道兄知道?”姬飞晨讶道:“我们这一脉销声匿迹数千年。难道这么好认?”如果灵微派认识,岂非说明三宫之人也都看出来了?

    陈娘娘曾经告诫姬飞晨,日后在外行走的时候要小心,避免被几个圣地传人纠缠。

    高宁喃喃自语:“天意,这真是天意啊。”然后,他对姬飞晨说:“云霄阁的‘阴阳龙须’号称玄门一等一的玄功,我当然认得。你们云霄阁有一件至宝在我们灵微仙府。那物能分阴阳,辨乾坤。是太上一脉传承的九大重宝之一。”

    太上一脉有功法万千,但是真真正正默认为太上嫡传的顶级法门只有九篇。《太清经》《道德经》《无为经》《云成经》都在其中。

    按照玄门习惯,将本门派的至高心法刻录在传承信物上。就算道统覆灭,千百年后也会有人得到仙器,再传一脉道统。灵微派虽然不是太上嫡传,但也按照玄门习俗,将自身功法留在灵微玉盘上。

    太上一脉的九大重宝,刻录九大神经,仿照太上道尊自身手上的九件法宝打造而成。

    “贵派那件至宝刻录《云成经》,昔年我曾有幸观摩。”

    姬飞晨神色变幻,冥冥之中心有所感,目光落在傅玉堂身上。

    “不对,这不是针对傅玉堂。这机缘是冲我来的!是我彻底被此方天道同化,所引来的机缘。”随着姬飞晨承接炼气士因果,帮助云霄阁重建,并且凝成道果嵌入天地,已经算是本界之人。冥冥中自然会有诸多修士跟他牵扯。云霄阁当初的因果被他结下,所有云霄阁的宝物,他都可以去拿。

    陈娘娘有句话说的没错:“重振炼气士一脉,你从来都不孤独。”

    云霄阁当年可是玄门顶级门派,不知有多少故友还存在人间。有多少同样遭遇的势力等待重新崛起。如冲虚道这些苟延残喘的门派,正等有人振臂一呼,重新将炼气士一脉振兴。

    高宁活动一番:“我如今依靠金霞珠活动,不如带你去拿你们云霄阁的法宝。”

    姬飞晨没说话,看向旁边的傅玉堂。

    傅玉堂得其师尊传法,龙须宝剑化作纯净的阴阳法力流转全身,最终金丹成形,得道成仙。

    “仙府之中没有劫数。但是等出去之后,他需要渡劫来得到天地认可。就连道果,也必须在那时候完成。”高宁提醒姬飞晨。

    “多谢提醒。”等傅玉堂醒来,姬飞晨将高宁的话说了。

    男子不假思索:“马上去,如果能拿到云霄阁重宝,我派兴盛有望!”

    于是,姬飞晨手持金霞珠,在高宁的指引下去拿宝物。

    路上,有血水暗河阻路,煞气魔雾腾腾起伏。

    “仙府中的那人,已经即将炼成血海吗?”傅玉堂心中一寒,如果那人修成地仙道果,谁能打得过他?

    “等等!”姬飞晨按住傅玉堂,指着面前血水:“小心。”他从旁边召来一截断木扔到水中。

    血水翻滚两下,断木化作黑烟直接汽化。

    傅玉堂一阵后怕,连退数步。“这水……这水难道连人仙也扛不住?”

    “这水摄取精华,一应生机造化之物,就不可能靠近。”姬飞晨左右张望,看到周遭河渠、静湖统统被血水污染,问高宁:“道兄,可还有其他路径?”

    “云霄阁那件宝物很特殊,并不在宝库里,而是在后山一座灵风谷中,作为我们参悟阴阳的特殊场地。想要去那里,必须通过五座金桥,穿过三座玉台。不管哪条路,都需要经过血河。”

    姬飞晨沉吟不语。忽然拿出青云伏魔幡对下一指。幡面生出金莲,莲花轻轻抖动,落下一片金青色花瓣浮在水面。花瓣飘在水中而不受血水污染,一片伏魔金光挡住魔气侵蚀,随风而涨,化作扁舟。

    傅玉堂一见,心中惊讶万分:“我这同门的手段不比师父逊色多少。这莲花成舟的仙家玄术,我只在老师手中见过。”

    当日傅玉堂随玉芝仙姑入海外修行。路上,仙姑便取花瓣作舟,带他遨游东海,因此傅玉堂记忆深刻。

    而今看到姬飞晨再用这一招,不由得让傅玉堂心中升起几分敬畏之情。

    高宁见了,笑道:“咱们玄门以莲花为圣物。多有火中种莲,口吐白莲,垂手青莲等仙家秘法。不知道友这法门有何玄机?”

    “不过自己瞎琢磨,哪里敢跟诸位前辈仙术媲美?”姬飞晨笑着,踏入花瓣浮在血水之中。

    他曾经在仙府中关押数位魔修,借助他们来研究仙魔两道的功法。后来又有陈娘娘精心指点,让姬飞晨在法术上颇有造诣。再融合前世神话中那些仙家传说,姬飞晨刻意研究几种仙风道骨,气象非凡的法术用来迷惑外人。

    从这方面讲,姬飞晨和白莲净宗的想法类似。就算内里黑心狡诈,表面也要做出一副道德文章,这才好在外行走。

    三人踏上莲瓣漂浮在水面,忽然血水翻滚不休,暗中有无数魔魂邪鬼飘荡而来。

    傅玉堂望着魔魂,眼前幽幽魔影飘乎,动摇心神,迷惑灵智。

    “醒来!”姬飞晨一声“清心咒”将他惊醒,并指着魔魂道:“这是血海那人以自身道果所演绎的魔魂。每一道魔魂都是死在他手中的仙魔投影。小心,这些魔魂都有人仙法力。”

    说话间,魔云吞吐,潮起狂澜。烟雾朦胧,浊浪翻滚,四面八方有无边魔意要将扁舟掀翻。

    “前辈,您放着厚土殿那些人不找,来找我这个小辈干嘛?”姬飞晨手一抖,二十四颗宝珠悬浮在莲瓣左右,莹莹宝光一一将魔魂打散,玄黄之气裹着莲瓣扁舟乘风破浪。

    血莲地仙五十六号默默关注姬飞晨的动作。他冥冥中有个直觉,姬飞晨这一行的目标对他很不利。

    “难道除却厚土殿外,仙府中还有什么危险能对付我?”五十六号看到姬飞晨手中金霞珠,脑子中不断思考灵微派的布置。

    当然,他手下动作不停,不断催动魔魂邪鬼攻击姬飞晨,拖延他前往目标的时间。随着时间流逝,姬飞晨脚下的莲瓣扁舟逐渐开始腐蚀,已经无法在水中长时间运行。

    空中阴云密布,姬飞晨心情沉重,他的法力不断损耗,只要再过一炷香时间,就再也支撑不下去。“就算不能到目的地,也必须找到落脚的地方。”

    轰隆——

    就在此刻,空中雷光闪耀,银色雷霆划破长空,终于有人直接对血海地仙动手!

    浩气长存,白光冲霄,狂傲的声音回荡在仙府:“魔头,可敢出来一战!”

    血海地仙黑着脸,默默从莲台上走下。

    “太霄宫的神霄雷法?”看到空中一道碧色,姬飞晨喜道:“秦武那家伙来了?”

    虽然姬飞晨和秦武并非一路人,但是他对秦武乃至太霄宫的行事作风很了解。魔门要夺取仙府?太霄宫肯定大力阻拦,以求保护灵微派道统不失。

    “他们一来,我们暂时安全了。”

    随着秦武到来,血海地仙的注意力分走,他站在血水中,目光幽邃望着天空:“小辈,你们太霄宫就让你们几个来送死?”

    空中,除却秦武外还有陈洛、吴河等人。当然,这俩人目前是真人。他们被太霄宫救走,只是部分记忆被陈娘娘修改,所以没有被太霄宫怀疑。

    “足够了。”秦武面色不改,对下扔出一片雷珠。

    五十六号眼皮子一跳,当即将血水收到身边,层层血光化作盾牌把雷珠悉数挡住。

    噼里啪啦数声巨响,血水中炸出无数漩涡,开始慢慢消退。

    “地仙雷法,你们太霄宫够下血本的!”秦武扔出三十颗颗雷珠,每一颗雷珠都蕴含太霄宫地仙的一道法力。

    换言之,五十六号相当于和数十位地仙的法力在对抗。

    除了秦武外,旁边陈洛和吴河等人也纷纷拿出口袋,不断往下扔雷珠。

    “太霄宫可真是大气。这些雷珠的价值……”姬飞晨摇头。这些雷珠合在一起,少说百八十颗,价值都快顶上小半个灵微仙府了。

    不过在太霄宫眼中,灵微仙府都是浮云。

    守护他们的道义,维护仙魔两道的秩序,不让魔门之人染指仙门同道的东西,这道义本身是无法以价值来估量的。

    所以,当得知血海的举动。太霄宫地仙们全力发动,能空出手来的人,不约而同凝练雷珠符箓送入灵微仙府。甚至在仙府门口已经到来七八位太霄宫地仙尝试破解仙府的防御禁制。就连秦武这些后辈,也不惧艰险,以人仙之身冒险和血海地仙争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