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十一章尴尬的局面(第五更)
    厚土殿,从方位来说,占据阴阳主位,统御三才,联通五行,号令九宫。这里是仙府地脉的枢纽所在。

    而今,玄门和魔门的人已经聚首,两方人都已经找到开启厚土殿的钥匙,从远处的四神宫中取得信物破解厚土殿外的第一重禁法。

    但是两方人在厚土殿前遭遇,大打出手之后,一左一右夹住厚土殿,谁也不肯后退一步。当对方准备入殿的时候,就会被另外一方攻击。

    姬飞晨赶来的时候,两方人正在克制阶段。左侧仙光莹然,道气纵横,一片琼林玉树之中坐着诸位仙家。右侧魔云惨惨,阴风环绕,红雾煞气中潜伏众多魔人。

    姬飞晨以散仙身份前来,前往左侧诸位同道处。李静洵先他一步前来,正在和张元初说话。太上一脉诸多弟子门人汇合,他过去问了现在的情况。

    “现在两方都想入殿。但彼此僵持,不肯让对方的人进去。”

    姬飞晨思量一番,对李静洵说:“师妹手持青云伏魔幡,不知法力能支持多久?”

    “一盏茶功夫。”李静洵谨慎思量之后才恢复:“我功行不到人仙,恐怕不能支持太久。”

    “那也够了。待会儿我和你联手挡住魔门攻击,让诸位同道冲进去开殿。”姬飞晨将自己的计划与方和等人说了。

    众人纷纷赞同,李玄歌等实力浅薄之人在中央,姬飞晨和李静洵打头阵,外加景轩、方和等实力高明的仙家在旁辅助。

    众人一口气冲向厚土殿门户。

    这边一动,魔门顿时有感。

    “拦下他们!”郑琼、杨飞等人纷纷出手。金乌魔火、太阴魔光还有黑圣宗的黑魔咒法以及阴冥宗的黄泉沙。

    “师妹!”姬飞晨和李静洵同时催动青云伏魔幡。金花朵朵,云光浮动,两人面前升起渺渺青云结界将所有攻击一一挡下。

    这两面旗幡皆是上古伏魔之宝,在二人全力激发下,一时间魔门之人无法靠近。而李玄歌等人则趁机从后头冲入厚土殿。

    姬飞晨和李静洵难以支持太久。当青云开始消散,金花逐渐稀少时,二人且战且退,最后跳入厚土殿中。

    “师兄,该你了!”

    二人向左右闪开,露出背后藏着的景轩。

    “妖孽!吃我一记太清无形天剑!”景轩双手握住九霞神剑,对厚土殿外准备进来的众人狠狠一砍。

    这道剑气催发出去,长有十丈,宽有九尺的巨大剑光从厚土殿门口飚射。

    郑琼脸色一变,抓起陶婉如向旁边跑开。二人原先站立之地,出现一道深深的沟壑。而且随着剑气往外爆发,威能越传越远,将远处的琼树池塘统统摧毁。就连空中的血云层也被剑气分开。

    “这道剑气堪比一位通玄境界的资深人仙攻击。”杨飞在旁观看,这道剑气太强了。如果他们不闪开,就相当于和景轩的全力一击正面硬抗。

    众人等剑气暗淡,再度准备上前。这时候,里头又有方和准备好自己的最强道术攻击。

    “太元至道,五神诤竞,尘深罪秽,众魔皆荡!”他手持白玉方印,方印上一层层符阵爆发,最终有一道极光从厚土殿爆发。这是太元殿的荡魔神光,紫色光柱顺着门户扫荡魔氛,煞气一一从门外散开。

    这就是姬飞晨的方案:厚土殿四周布置仙家禁法,如果不从大门走,别想继承仙府。因此,只要众人轮流堵门,用道果神通或者顶级道术,就能拦下外面的魔人。

    当光辉暗下,方和和张元初换位。

    张元初手持宝伞,重重叠叠的金色光盾堵住门口。两只白鹤作太极之状,一刚一柔,一阴一阳、没有绝强的攻击力,而是无上防御力挡住唯一的通道。

    当然,姬飞晨这个计划最大的问题在于回气。就算是姬飞晨这种法力雄浑之辈,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将法力恢复到巅峰。一击之后,就相当于法力全失,必须在一旁慢慢调养。

    诸仙一个个轮流上。有紫气东来,有金霞漫天,有沧海弥罗,有神火艳阳……但很快的,人手不足的弊端已经显现。

    “还没好么!”方和站在旁边,焦急看向李玄歌等人。如今,诸人已经轮了一遍,姬飞晨再度用碧潮宝珠顶上去支撑。

    李玄歌脸色一白:“不对,开启厚土主殿,还需要一件关键性的器物!没有灵微派的嫡传信物,我们开不了仙府!”

    看看姬飞晨逐渐支撑不住,李玄歌当机立断:“先入偏殿在说!”

    厚土殿内部套着主殿和左右偏殿,姬飞晨等人所堵的门户,只是最外层的围墙。本来,等继承仙府之后关上大门,可以从容接收仙府。

    但进来之后,几个传承者才惊讶发现。想要继承仙府,必须先拿到一件灵微派的核心宝物,借助掌门印记才能开门。

    因此,众人没办法打开主殿,只能暂时开启左方偏殿休息。

    诸仙退入左殿,群魔一窝蜂冲入厚土殿前庭。

    他们一边抵挡诸仙暗中放冷箭,一边让陶婉如上前继承仙府。不过他们和姬飞晨等人的情况一样,没有核心传承的器物,虽然能进入厚土殿,但无法前往核心主殿,更无法得到仙府的枢纽主权。

    于是,他们进入右侧偏殿暂避。

    这下子,两方人彻底尴尬了。一左一右躲在两殿,和方才的局面没什么区别。

    “核心信物?那是什么东西?没有那个东西,我们就没办法继承仙府了?”

    “大致上是如此。”

    诸仙躲在偏殿中调养,一个个愁眉苦脸。而此时,外头的血云已经从边缘一角,扩散到整个天幕的三分之一。

    李静洵抬头眺望,不由露出忧色。如果没办法掌控仙府,没办法激发仙府中的伏魔咒法,这地仙可不好对付。

    仙魔对抗时,血海地仙已经从容修成大道,实力即将恢复到地仙境界。

    “进不去?没有灵微三宝中的一件,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进入主殿?怎么可能拿到仙府传承?”五十六号不屑一顾,继续将血海一步步在仙府中扩张。

    净水明湖、清泉寒潭,仙府中所有的水池湖泽统统被血水污染,再也没有一点仙家气象。等血海蔓延到整个仙府,就算玄门得到仙府传承,掌控仙府也没用了。

    “本座不杀这些小辈,正是要让他们帮我拖延玄门,让玄门无法在我之前得到仙府主权。不过,那个散仙手中拿着桃木剑,恐怕会对我不利。”

    这时,殿中景轩问李玄歌:“灵微派的核心信物,到底是什么?”

    “这……我记忆还没恢复,不清楚。”

    其他传承者的前世也不过是仙府中的童子或者灵兽。如今前尘皆忘,根本记不起来。

    方和忽然想到什么,目光看向姬飞晨:“记得道友手中有一口桃木剑?”

    “对啊,那把剑是灵微派的传承信物之一,或许能作为钥匙开启仙府?”

    姬飞晨沉吟不语,摇摇头:“当初仙剑给我时有言‘剑斩三魔,得主为明’。在场诸人都非仙剑主人,此物未来要交给真正传人。还请诸位再想想,是不是还有其他东西?”

    “如果是辟邪剑这种级别的信物,那就只剩下灵微派的金霞神珠以及灵微玉盘。只是这些东西关乎灵微派传承,我们去哪里找?”

    于是,诸人的目标仍然放在姬飞晨手中的桃木剑。

    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姬飞晨既然承接这一道因果,自然不会违背诺言。

    最终,两方人谈不拢,姬飞晨自己持剑离去。

    方和本想追赶,但李静洵等人出面阻拦,让清泓从容离开厚土殿。

    对面魔门之人看到,陶婉如立刻对众人说:“诸位师兄,那人手中之物能开启仙府,还请诸位师兄助我!”

    众人一听,杨飞立刻派七禽使者去抓清泓。

    “他法力高强,还需郑琼师兄亲自前往。”

    郑琼一听,点头应下,交代凌风等人自保,跟着煌阳魔教而去。

    “不妙。”李静洵瞧出不对,忙跟身边同道说:“清泓师兄负气离去。如果被魔门修士击伤,那可不妙。”

    “他道行高深,等闲几个魔头也杀不了他。到时候让他碰碰壁,自然回来跟我们汇合。”方和拂袖一甩,冷脸回到座位上:“他这散仙,一向逍遥惯了,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如果不能开启仙府,击败血海地仙。他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更别说找什么传人!”

    玄门这边能继承仙府的人有好几个,但姬飞晨手持桃木剑,一个也不肯给,自然得罪不少人。不过他救下的人也不少。方才在火云岩下被姬飞晨救下的人开口:“大丈夫以信为先。既然是灵微派前辈指定传人,说‘得主为明’。或许有什么是我们忽略了?”

    “明者,光明正大。应该是指行事光明磊落。他不肯把剑给我们,岂非是说我们行事不够磊落?”

    “再说,按照人名来看,在场哪人姓名中有日月之字?难不成去魔门中找?万一所谓传人在魔门,岂非傻傻把剑送给魔门?”

    “那从功法上说呢?”

    李玄歌忽然开口:“我依稀记得,前世听师长说过,灵微派有一门《明微金霞玄光》,吐纳天清霞光,可化宝衣护体,也能化宝剑御敌。”

    诸人心中一动,心中暗道:“莫非这镇派宝剑的主人,必须是修炼灵微派功法?”

    但是几个有可能继承仙府的人,都已经转入各大门派,怎么想也不可能学会前世功法。

    方和冷静下来,继续说:“没有他的镇派仙剑,未必不能开启仙府。回头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寻几件传承宝物。灵微派与辟邪仙剑齐名的,不是还有灵微玉盘和金霞神珠?”

    于是,众人继续商议破解厚土殿禁法,准备兵分数路再去外头探险。

    傅玉堂神色不宁,最终一咬牙,偷偷从偏殿离去,前去追赶姬飞晨。“虽说他弟弟害我全家,但他跟师尊这一脉大有渊源。不能让他在这里出事。”

    傅玉堂法力不高,不如在场诸仙。方和等人心中有感,但谅他一人难挽大局,于是也不追赶。

    李静洵见了,低声对景轩说:“师兄偷偷出去看着他,别让这小子闹出什么事情来。清泓师兄法力高深,面对魔门围剿仍可从容进退,但他却未必。”

    景轩应下,跟在傅玉堂后头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