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八十九章冰雷克敌(第三更)
    沉默之后,陶婉如打破僵局,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听人说,血海之中修成天仙有一个捷径。”

    “魔染九个同级别的地仙?以达到九元归一的地步?”九元归一和人仙的五气朝宗一样,都是境界极致的象征。

    诸人不傻,如今众人被袭,但那人没有追赶,大家隐约已经明白。血海地仙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而是灵微仙府中不肯离去的地仙元神。

    地仙修成阳神,虽死但灵智不灭。如今仙府道统不曾传下,他们执念未消,不肯直接转世。想要等待日后找到传人时再转入轮回,或者请传人将他们复活。

    血海地仙五十六号的目的就是他们的元神。将一个地仙的元神道果魔染,那是何等“功德”。此功德,乃顺应魔道道果,血海道果自身回馈的功业。将九个地仙元神当做血海道果中的血灵傀儡,可以让他一步登临天人之境。

    虽然事后可能会引来玄门的报复。但比起什么门派传承,他人安危,让自己成道的机会就在眼前,岂能退让?

    “其实这个倒不用担心。比起我们,玄门那些人为保护灵微派地仙们的元神,肯定不会轻易罢休。”蟾宫江禅思索一番后,忽然笑了:“那位前辈意图地仙元神,和我们利益纠葛不大,只要不冲上去对着干,相信他不会轻易对我们下手。”

    一只老虎,会追逐一只连猎物都算不上的老鼠吗?

    起初,众人适逢其会正好撞到地仙面前。但如今只要闪避得当,那人未必会找他们麻烦。

    “到时,他成就无上天人道果,自不会继续抓着我们不放。”

    杨飞接口:“所以,让玄门的人去挡灾?”

    “不错。”

    “可要是他拿我们下手呢?”

    “果断投靠。说不定还能借他之力来对付玄门。”

    诸人讨论起来,阴冥宗四人相互对视。血海跟他们可不是一路人。

    郑琼反复思量:虽然阴冥宗和血海有龃龉,但那人应该不至于在此刻对阴冥宗的几个小辈动手。

    “可以帮一把。但结果最好不是他修成天仙。而是他和玄门地仙们拼一个同归于尽,这样才符合我们阴冥宗的利益。”郑琼暗中和同伴商议,三人皆微不可察点头。凌风等也赞同这个方案。先虚与委蛇,然后想办法暗算血海以及玄门。

    只是心里面,姬飞晨暗道:玄门那些人恐怕不是血海地仙的对手,看样子还是需要帮一把。

    “如果我们不打扰那位前辈修行,并且有玄门之人去顶缸。那么接下来我们只需掌控仙府,并且取得九面伏魔旗幡就好。”

    对伏魔旗幡,显然是蟾宫和煌阳魔教的欲求最大。

    “还有隐在暗处的东西魔教。这四方教对此物是势在必得。”姬飞晨手中就有一面青云伏魔旗幡,了解这件上古异宝的威能。这旗幡取九霄灵云炼制而成,有先天清灵阳和之气,能克制一应邪法魔功。只需将旗幡一动,金花瑞霞护在周身,一般魔功难以伤害,可以说是克制魔道的无上瑰宝。如果九面旗幡合在一起,便能布置上古仙阵坑杀魔修。

    之后,诸人分头行动。

    陶婉如带一部分人前去接收仙府。南北魔教分头行动,寻找伏魔之宝。而姬飞晨和天成子一路,郑琼与凌风一路,负责收集剩下两种灵药。

    “仙府最重要,等我们收集完灵药,回头去帮陶婉如,一方面借助仙府自保,另一方面还能卖魔妃人情。”郑琼和同门嘱咐后,分两路离开。

    姬飞晨带着天成子刚刚走出不远,忽然一道癸水雷光攻击姬飞晨。

    他面色不动,身前自动浮现黑水冥河挡下水雷,目光看向雷霆来处:“你怎么来了?就不怕被玄门之人发现?”

    白衣少年在山岩上捏着朱果吃。一步跳下来,伸手到姬飞晨面前:“我帮你假扮魔修,你先用玄门身份去那边汇合,想办法帮玄门对付血海地仙。”

    说着,涂山身上气息一变。他和姬飞晨熟悉,天狐妙相可以完美伪装姬飞晨的一举一动。

    姬飞晨将魔龙锏递给他:“玄门那边情况如何?”

    “他们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去继承仙府,另一部分人则准备在仙府中寻宝。你小心点,别让血海那人发现。”

    二人交班,涂山带天成子离去。姬飞晨露出玄门散修的面容,率先去找李静洵。

    在刚刚诸魔头的交流中,李静洵已经成为魔门必杀的人物。而且在他们推算中,李静洵可能还留在原地坑魔门弟子。于是,江禅带着两个同伴赶去杀人。

    当然,这也是从煌阳魔教口中得知,太上传人并不在那里。不然,有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找李静洵麻烦。

    姬飞晨和李静洵有旧,先一步以水遁赶去找人。不过他并非第三波到来的人。在此之前,还有一群玄门弟子来到李静洵隐藏的宫殿。

    景轩、傅玉堂以及张元初三人走来。

    景轩说:“师兄为傅小弟掐算,说是这里有他一桩命定之物,不知东西在何处?”

    众人一进来,看到殿中悬挂的画像。

    三人立刻行礼:“晚辈等人前来寻宝,恭请前辈现身。”

    李静洵躲入画中,看到张元初和景轩后眨眨眼,心中暗道:“两位师兄怎么来了?要不要让他们帮我埋伏魔修?”

    美目一扫,看到二人身边的傅玉堂。李静洵通晓天机,顿时明悟傅玉堂跟她手中某件伏魔之器有缘。

    “反正我不缺法宝,不如便给他了。”于是,画像一动,画中人微微一笑,伸手对蒲团一指,引诸人去寻宝。

    李静洵仿照仙家传法,在蒲团上留下一篇道经。唯有读出道经之人才能获得法宝。

    张元初上前扫了一眼,看出道经并不难,道德宗中就有讲解。“想来这是故意防止魔门之人夺宝?只要是玄门之人,大抵上没什么难的。”

    傅玉堂在海外修行,但其师傅玉芝仙姑传授云霄阁法门,道经属于基本功。最终,仙家留下的七星镇魔锁被其取走。而张元初和景轩忌讳因果,不曾在仙府之中多拿一件事物。

    “此地是仙家洞府。他日等仙家转劫归来,仍然是他的东西。”

    戒贪,这才是能安稳活下去的办法。越贪心,越容易死于非命。

    至于他们在仙府的收获,等灵微派传人继承仙府后,自会按照规矩从仙府秘库中给他们答谢。这是一般玄门之间的默契。哪怕是海外,也是如此。

    他们离开后,李静洵又静静等待,最终姬飞晨匆匆赶来。

    “清泓师兄?他也要寻宝?他是散修,或许需要这些宝物防身。”李静洵正要故技重施,忽然姬飞晨笑了。

    他的目光盯着画像:“画像之中虽有仙家灵韵,但跟灵微派的金霞仙光不同,反而有一种太上遗韵。画中可是静珣师妹?”

    说完,等了一会儿,画像中男子微微一笑。画面荡漾波光,一位清裙少女姗姗走出。她的样貌没有魔妃或者陶婉如那般美丽,仅仅是普普通通的样貌,或许哪天在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到。不过她身上有一股道德玄奥之理,尤其是那对明眸,让人无法忘却。

    “我在这里隐藏,哪怕是张师兄和景轩师兄都没察觉。清泓师兄是怎么知道的?”

    “眼睛。”

    女仙星眸明亮,宛如映彻大千世界,这是她洞察天地的慧眼,也是她返璞归真的最大阻碍。

    “师妹在此多久了?”姬飞晨故作不知,发问李静洵。

    李静洵说了自己在此地的计划,姬飞晨摇头:“你在这里坑杀魔人,又没有一网打尽,万一有人来报复怎么办?你势单力孤,又不曾成仙,还是随我离去,避免自身遭劫。”

    李静洵本有依仗,但话到嘴边转念一想,点头:“好,我封印仙殿后就随师兄走。”她将宫门封印,层层金霞裹住仙殿,偌大仙宫从二人面前消失。

    “但愿这位前辈日后能顺利归来。”想到那人被江禅损伤元神,李静洵暗暗摇头,几百年内是回不来了。

    她随姬飞晨离开。

    刚走几步,姬飞晨脸色一变:来得好快!

    他仰天眺望,嘴上对李静洵说:“你先走,去找景轩师兄,回头我去找你们。”

    “嗯?”李静洵似有所感,看向远处飞来的三道魔气:“师兄,你一人……”

    “足够应付了!”

    姬飞晨大笑:“只要不是血海那人,不是魔门郑琼和宋绍明,其他人何惧之有?”

    不错,姬飞晨有这个底气。在他修成混元龙珠后,天地元气自动恢复法力。他气韵悠长,法力浑厚,根本不担心被围攻。

    没等江禅一行人靠近,二十四颗宝珠自动飞天而起,他纵身一跳,三光神水化作天河对江禅三人压下。

    李静洵见姬飞晨信心满满,也不在这里添乱,自身去寻玄门同道。

    她走之后,姬飞晨放开手脚。拿青云伏魔幡一抖,金花乱舞,青云环绕,先把自己护住,抵消一切邪法攻击。

    然后,手指催动二十四宝珠演化沧海世界。头顶三光神水演绎日月星辰噼里啪啦对三人落下。更有数颗冰魄神雷藏在光晕中偷袭。

    仅一个照面,便有一位魔修被姬飞晨击杀。

    “师弟!”江禅旁边另一位魔修急切上前,但冰魄雷法摧毁生机,在三光神水和冰魄神雷的打击下,那人已经生机俱灭。

    “清泓,我们万象山和你没完!”

    “不用没完,今天你们三个一个都活不了。”姬飞晨拂袖一扫,密密麻麻的雷光伴随日月星三光已经弥漫在天穹,将三人团团围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