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八十八章群魔汇聚(第二更!)
    有些相似?郑琼和凌风心中揣测,就连天成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天成子虽然不知道姬飞晨的安排,但大致上能猜出一二。于是,配合姬飞晨演戏:“师弟,那人和你——”

    “咳咳……”郑琼忽然打断天成子的话:“先别多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去找其他同道,商议未来计策。血海之人已经进来,到底我们应该如何对他,需要和众人讨论。”

    郑琼心中隐约明白,散仙清泓和自家这个便宜师弟估计还有一层血缘关系。

    “姬飞晨被封印的记忆应该还没有彻底苏醒。因此,对二人情况还不了解。此刻不宜节外生枝,先应付仙府之事,回山门后再论其他。”

    诸人离去找其他同道。郑琼放出暗号,不多时便有陶婉如等魔门弟子前来汇合。

    黑圣宗的藤子建,蟾宫的江禅,以及六臂魔神宗的尉尘等大派弟子,还有不少魔门散修隐士的徒弟,就连前不久和姬飞晨分开的杨飞也在。

    诸人在仙府中分散,如今际遇截然不同。有人收获颇丰,有人铩羽而归,有人两手空空,有人灰头土脸。

    尉尘则不知从哪里抓出一只烤肉腿,正大口大口吃着。只是看那肉腿的形状,诸人很明智的不去问,那是什么东西的肉。

    江禅身上有一道难以消解的剑气,正默默运功疗伤。杨飞和煌阳魔教的人坐在一旁,看到江禅身上的伤势,忍不住上前讥讽。

    “蟾宫弟子,这是被哪家太上门人给对付了?太清宗还是道德宗?你这堂堂元道传人,就这么点本事?”

    “哼!碰到太上宫传人,到时候希望少教主能正大光明将其击败!”江禅冷面回应一句,继续疗伤。

    “太上传人?”诸人心中一惊,连忙询问究竟。

    对这名义上的年轻第一高手,大家还是保持一定慎重的。尤其,太上传人每千年一位,很多代都是天下第一人,镇压八荒。

    “血海地仙化身进来,难不成连太上传人都来了?”

    对诸人而言,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见诸人露出关注之色,就连杨飞也没有再提及自己的伤势、江禅松口气,将事情始末一一说来。

    ……

    不久前,李静洵得到青云伏魔旗幡,在仙人指点下赶去救人。正好碰到江禅以寒冰魔法破解仙家禁法,用碧蟾寒光冻结那座宫殿中的仙家元神。

    这位仙家陨落之后将自身元神投入居所宫殿中的画像,本意是等待日后玄门之人前来,他好将自己封存的伏魔之宝以及诸多丹药灵草赠送。谁想蟾宫魔人抢先一步,进来之后不管不顾,将所有东西悉数卷走。

    仙人出面阻拦,岂料被蟾宫魔人冻结元神,处于生死弥留之际。

    画像漂浮在半空,周遭金霞腾舞,其中仙家怒瞪双目:“你这魔人,入我洞府,夺我宝物,日后就不怕劫数横生?”

    “劫数?”江禅蔑视眼前的画像,上前将卷轴撕碎,跺了几脚:“拿你宝贝,那是看得起你!日后在本大爷手中大放光彩,你死后也能含笑去了!”说着,江禅面带杀机动手。

    万幸李静洵赶来及时,让仙家暂时逃过一劫。不过她虽然手持伏魔旗幡,催动朵朵青云将自己和仙家元神护住。但是她道行不如江禅,最终无法克魔。

    可就在此时,忽然天空飞来一道无形剑气。

    太上无名,大象无形。仅仅一剑把江禅重创,丢下东西,化作魔光遁去。

    江禅述说自己遭遇,诸人神色各异。

    郑琼暗暗思量:虽说我能击败江禅,他也不是蟾宫最杰出的弟子。但想要一招将他拿下,恐怕没那么容易。太上传人,真就这么厉害?

    姬飞晨惊讶的方向在另一点:“李静洵那丫头怎么来了?她不成人仙,贸贸然来这个地方,真以为她一个蜕凡修士能有什么用?”

    杨飞听罢,冷笑道:“你这话里,恐怕有夸大之意。那太上传人再怎么厉害,也不过跟我们同辈。就算他修行一甲子,法力能胜过我等多少?一剑对付你?你的玄功是干什么的?”

    一甲子,便是六十年。他们这年轻一辈的仙魔,的确不能和那些资深仙魔比拼法力。

    “还有,你说最开始的那个女修。谅她一个不成仙的黄毛丫头能有多少修为?你居然连她都拿不下?”

    “哼!她有青云伏魔幡,有本事你去试试?”

    杨飞正要斗嘴,忽然身边某个同伴好像想到什么,低声在杨飞耳畔说话。杨飞哑然,顿时无语。

    李静洵这件事还有后续。

    当时“太上传人”帮她击退江禅,她对天空遥遥一拜:“小妹多谢师兄相救,不知师兄可否现身?”

    空中无人回应。似乎太上传人已经再度消失。

    李静洵松了口气,上前以玄牝之门救治仙家元神。

    那道元神遁入地上撕碎的画卷。金霞修补画像,画中人恢复灵动:“不忙,不用再费力气。我这道元神被魔光摧毁生机,已经支撑不了几日。只可恨这些妖魔来我仙府作祟,日后只望你等将魔人逼退,不让我们这座仙府落入妖邪手中。至于这些法宝丹药,便予你伏魔用吧!”说完,仙家稽首,化作流光遁入幽冥转世,画卷再度落在地上。

    见一位得道高人最终落得这般下场,李静洵默然无语。上前看了看几件法宝,大多都是人仙之流可用的仙家精品,分属宝器。而且有两件更是不拘仙魔,皆可使用的法宝。

    “我法力浅薄,在此地难以和诸多魔人周旋,不如在此设下陷阱,引诱那些魔人自投罗网?”李静洵修复殿内诸多伏魔禁法,将此地打斗痕迹清扫,自身隐于暗处,等待来人自投罗网。

    过了一阵子,果然有魔人前来。

    一群煌阳魔教之人兴师来犯。七禽部的几位使者在殿门口打量:“玄门炼制的那几件上古异宝不知落于何处。但见此地仙光盈动,金花飞舞,或许便是一面伏魔旗的所在。”

    众人入殿探索,而李静洵借助仙府中的禁法和诸魔缠斗,最终将来人一一击杀,只有几位七禽使者逃过一劫。

    杨飞嘲笑江禅拿不下李静洵,而今自家教派之人也被李静洵一一击杀。立刻拉下脸,不再说话。

    方才煌阳魔教之人所言,其他人也都听到。

    郑琼心中一动,已经猜出那女子是谁:“去年在金鼋城,拿道德玉书对付我们的女修?那个女修最麻烦,似乎是道德宗之人?”

    眼看几人要讨论李静洵,姬飞晨岔开话题:“诸位,当务之急是血海那人。什么太上宫传人,什么道德宗女修,他们的威胁哪里比得上血海地仙?诸位应该也明白,血海那人分明是某位元道巨擘的分神,他来这里绝对不讲什么同门情谊。面对他,我们要怎么做?”

    顿时,气氛冷下。这段时间,有不少魔修碰到那人,惊惧于那人手段,众人默默思量应对之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