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八十六章莲花塑体,血咒噬身
    等天成回过神,只见姬飞晨面带喜色看向手中的九襄琼树。

    他们已经知道了?天成子懊悔不已,自己唯一的脱困之机就此失去。只要自己再隐忍一点,东西说不定就到手了。

    涂山问:“要不要现在解除血咒?”

    “不忙,不急在这一时。”姬飞晨压下心中欣喜。“这东西怎么用还不知道,回头找人试验后再做打算。”

    姬飞晨听闻血咒可解,心中大石落地,顿觉浑身上下轻松不少。日后再也不用担心被血咒控制,成天受血螟咒反噬之苦。

    然后,姬飞晨笑对天成子:“师兄,多谢告知。对你那点小心思,师弟我大肚,暂时既往不咎。”

    接下来,涂山和姬飞晨用莲藕做成人体,再用琼脂当做肌肤,最终将莲叶洒下,两人一头一尾念诵咒法。

    他二人所用的先天密咒乃炼气士独传。生灵体内有先天一气作为生命之本,只有炼气士一脉才精通这造化生玄之妙。其他仙魔之流,唯有地仙境界才能参悟造化玄机。

    滚滚元气汹涌而来,转阴阳,合三才,成四象,定五行。有坎离龙虎之功,九转先天之密,层层金光笼罩地上的莲花拼图。

    半个时辰后,涂山伸手一抓:“身成!”魔龙锏化作脊梁骨贯穿全身,乃人体中枢。过金阙五府,入气海丹田,逐渐形成一具七尺男人的肉身。

    见状,站在头部的姬飞晨伸手一指:“魂来!”魔龙锏中喷出玄光,上过十二重楼,流经五官七窍,一道魂魄冥冥飞入眉心祖窍。最终,在泥丸宫中安定魔魂,和肉身相融合。

    成仙之后就有这个好处,道果在,魂魄不散,便可夺舍重生。

    如今让天成以莲花肉身重生,魔魂彻底和肉身结合。但随之而来的,是密密麻麻的血色纹路融入肉体。

    天成复活,血螟咒重新从魔魂道果涌入莲藕身,连带阴冥宗总坛之处的母虫同样惊醒。

    蛊虫尖叫之后,旁边看守的几位人仙道:“有死去的弟子复活,好像是黑脉之人。”

    “怪事,这人有点眼熟……去找黑流来。”另一人吩咐,然后小心翼翼观察蛊母。

    ……

    “啊——”天成子刚刚复活,还没等他活动肉身,突然如受重创,自身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血咒发作了?”姬飞晨心中一惊,见天成神色癫狂,随着另一头催动血螟咒,他将自身刚刚复原的肉身重新抓出一道道血痕。

    过了一阵子,不知从何处传来笑声:“是天成徒儿吗?”

    姬飞晨挑眉,暗中对涂山递眼色。白衣少年默默退下,只留师兄弟二人。

    “是弟子。”天成神色惊惧,自己刚刚复活,没想到就被黑流上人找到。

    “徒儿死在灵微仙府中,如今这是复活了?”黑流上人目光冷然,站在母虫之前,隔空催动血螟咒,比方才更强的惩戒一重重冲击天成的肉身。

    黑流上人语气亲切,似是在关心天成子一般:“重塑肉身,这是我门中大忌,徒儿不会不知道吧?”

    天成子惨叫哀嚎,地上已经出现斑斑血迹。最后,他以哀求的目光看向姬飞晨。

    姬飞晨叹了口气,伸手贴在天成身上,借助他体内的血螟咒和另一端对话:“弟子姬飞晨,拜见恩师。”

    “哦?没想到你也在。”黑流上人在母虫处寻觅,母虫又吐出一枚丹珠。他轻轻一碰,姬飞晨也感到身上血螟咒开始刺穿心脉,在五脏六腑之中游走。

    “哼——”姬飞晨神色一冷,盘腿坐下,默默以“道都图”练气吐纳,抵抗体内血螟咒的威胁。他比天成强得一点,便是他没借助魔门血誓修成道果。因此,血螟咒对他的压制并不强。

    只是,姬飞晨这具肉身被血螟咒污染多年,轻易不能化去。因此当血咒发作时,如同万蚁噬咬,不敢有一点异动。

    “徒儿在仙府中,想必是你帮他重塑肉身?”黑流逮住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姬飞晨。

    姬飞晨听出话语中的恶意,当机立断,将元神遁入九霄玄金龙神塔。此刻,他身上的血螟咒彻底爆发,千蛛万虫在经脉中流窜。黑流对他下狠手,比对付天成子还重。

    元道魔门重视肉身的修行,如果肉身受损,绝对会影响自己法力乃至道行。姬飞晨咬牙坚持,声音颤抖,但话语中带着一丝威胁:“师尊绝非独自在母虫身边。难道就不怕耽搁师祖大事,日后被师祖清算?”

    黑流上人目光一寒,但他身边的确还有其他人,诸人看向母虫,显然对仙府中的事情很关注。

    黑流怕姬飞晨说漏嘴,暂停惩戒:“你在仙府中,有什么所得?”

    “血海的人在这里。”姬飞晨将事情说了,黑流等人神色一变,已经有人跑去通知掌门以及各位太上长老。

    在阴冥宗要冲击圣地的这段时间,如果血海多一位天人级别的高手,足以让阴冥宗的全盘计划崩盘。

    “还有,黑池师叔在门口守着。他派凌风师弟在仙府中探寻灵药,要不要弟子出面阻击?”姬飞晨如此一说,话中暗示让黑流明白。

    我帮他寻找灵药,万一有个好歹,到时候师祖的大计有损,你能担待起吗!

    “阻击?同门阻击,师兄教出来的好徒弟!”旁边某位黄袍仙人质疑,瞪了黑流一眼,伸手点在丹珠上传音:“帮黑池师弟拿到他所要灵药,此乃掌门之命。你若违抗,回头血螟咒发作,直至噬身而死!”

    黑流上人脸颊耸动,低沉道:“不错,为师何曾说过让你对同门下手?你不要自我揣测,成天挑拨我们兄弟感情。你师叔修成大道,这是我门中大喜事。你必须全力以赴,助他成道。”

    大家暗里互斗,但是在明面上哪里敢撕开最后一层窗户纸?

    黑流心中忌讳,旁边几人也不再让他对二人动手。

    “黑流师兄这几日先不要靠近蛊母。回头等事情结束才说。”

    “你们想夺他二人的命珠?”黑流站在原地,魔威渐渐升起:“各脉弟子交由师长管理,你们想要绕开我?”

    黄脉那人正欲开口,旁边有人拦下。那人面色和悦,笑道:“门中铁律,我等当然不敢违背。但为防止师兄有什么不当举动。请师兄惩戒弟子的时候,不要离开旁人监视。”

    “哼!”黑流最后对姬飞晨二人吩咐:“重塑肉身,乃我门中大忌。天成,你回来之后,去寒山领罚,鞭挞三千鞭,并且受血螟咒噬身一日。诸位师弟,我这做法可还公正?”

    重塑肉身,便有可能脱离血螟咒,因此是阴冥宗的大忌讳。哪怕事情紧急,回头也必须惩戒,从根上断绝其他人效仿。

    血螟咒的威能渐渐消失,天成子爬起来:“师弟。”他声音沙哑,颤颤巍巍起身:“回头要杀这老贼,算我一个。”

    “杀?我还怕师兄你杀我呢。”

    “难道师弟还不放心我?”天成子急了,想要再度发下毒誓,以取信姬飞晨。

    “不是不相信师兄,而是血螟咒在手,你能反抗咱们这位老师?再坚韧的性子,在血螟咒下能支持几日?我们对他下手,他只需催动魔咒,你我谁能活下去?”

    “当然,我也清楚。只要让他念不出魔咒就成。但他常年躲在山门,而且还有身外化身藏在暗处,你我怎么防?”

    天成子一呆,默然不语。

    如果反抗血咒那么轻松,也不会几千年来,几乎没有人真正逃出魔门掌控。甚至在魔门重重碾压之下,他们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魔门层层碾压,除非你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魔门,不然哪里能从魔门逃离?

    “那师弟的意思,是算了?”天成子坐在地上:“暂时忍下,等我们在元道成为地仙?”

    “算了?为什么算了?旁人愿意低首垂眉,老老实实在魔门待着。我可不愿意一辈子被人驱使。”姬飞晨冷笑:“就算天地间有规则,那这规则也应该由我定,而不是乖乖走别人定下的魔门规则。”

    “成为魔门地仙?师兄怕是忘了,九阴山后头龙潭那几条魔龙的来历?”

    “地仙傀儡?”天成子一听,又沉默下来。

    阴冥宗黑脉只有坎冥殿主一位地仙。但是他的战力足以媲美数位玄门地仙。最大的优势,就在他的护法魔龙。

    那是将诸多修炼《玄煞魔龙经》的前辈炼成地仙法宝。每一条魔龙都堪比地仙,且如同法宝一般被坎冥殿主驱使。自身灵智彻底被抹除,只留下忠心殿主的意志。

    阴冥宗只有地仙七人,却敢挑战无垠血海的至高地位,各脉之中惨无人道的手段功不可没。

    魔门建立势力,是要用万人来奉养自身,而不是给自己找一个祖宗。

    阴冥宗画出来的大饼看似美好,成为地仙之后作为魔门巨擘,翻身做主。但是,你问过原先那几个主人没有?在自己独吞利益的同时,谁会傻傻分出去一半?

    黑池上人即将晋升地仙。但是大家都明白。他晋升之日,便是他身死之时。

    “师祖快退位了。等他离开,新任殿主上位,到时重新炼制魔龙法宝,你我能逃出去吗?”姬飞晨循序善诱,将自己二人未来的威胁摆在面前。“就算投靠掌门一脉,你觉得掌门会平白帮我们?”

    “那你说,该如何?”天成子精神颓废,在魔门的威胁之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当然是逃出魔门。”姬飞晨将九襄琼树拿在手中:“此物在手,你我解除血咒,岂非海阔天空,随我等遨游?”

    “逃离元道?”天成子连连摇头:“师弟,你要知道,灵微派的灭门和这件东西脱不开干系。你我想要逃离元道,势必会迎来十宗的围剿。那根本不成!”

    天成子早已经被魔门打断脊梁骨。从小在魔门长大,畏惧魔门十宗的庞大势力,根本没有反抗的心思。他的追求,就是未来修成地仙,老老实实做魔门巨擘。至于到时候坎冥殿的主人肯不肯饶他——等那时候再说。或许新任殿主的脾气会好点呢?

    随后,天成子又补充道:“当然,解除血誓,避免血螟咒反噬,是可以的。”

    见他性子懦弱,不敢提出反抗魔门的想法。姬飞晨暂时不好逼迫,心中暗道:“我就不信魔门之中没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如今九襄琼树在手,只要能解开魔门血誓,可以汇聚一批同道联合,反抗魔门如今的体系。”

    姬飞晨的性格绝对无法忍受将自己的性命,决定于旁人一念之间。

    目前坎冥殿主不会对他动手。等他飞升之后,下一任殿主上位,直接获取数条魔龙的控制权。到时候,万一人家觉得魔龙不够用,想要天成和姬飞晨也当做他的法宝呢?万一想要将地仙级别的魔龙法宝晋升天仙级别,需要更多修士来血祭呢?

    太危险了。在魔门待着,总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

    劝诱天成失败,姬飞晨只好暂时不提,二人和涂山暂时分别,前去和郑琼以及凌风汇合。

    同门见面,姬飞晨将月藕日莲拿出,郑琼和凌风此刻也已经找到不少灵物,黑池上人布置的几件天材地宝,还差三件。

    凌风说:“我知道一株火云芝草的位置,但那里有玄门修士看守,不好接近。需要诸位师兄相助。”

    “理应如此。”于是,众人前去找玄门麻烦。而暗中,姬飞晨和涂山传信,让他早做准备。

    --------------------------------------

    明天就要上架了。想到上架之后的成绩,心中忐忑不安。每次上架,就好像彩票开奖一样,好虚啊。

    关于上架,再说一说字数的问题。订阅是按照两百字一个币算的。换言之,一章两千字需要十个币。一章三千字需要十五个币。看似三千字一章比较贵,其实和两千字的性价比一样。毕竟字数多了一千字,内容更为充实。

    不过还有一个赠币优惠。假如在这十个币中混杂赠币,就不算入作者的订阅。

    因此,明天爆发的时候,我会先两千字的章节,然后三千字的章节。看具体订阅情况来决定未来的稳定到底按照那种情况来走。

    如果每天一更,而所有读者都混杂赠币订阅,那么不就是每天零订阅吗。

    这是作者的一点难出,暂时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