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八十五章援军到来
    “七子?”姬飞晨和涂山联络:“你真身是女孩?”

    “什么女孩,净瞎说!”涂山此刻在灵微仙府外头,看到远处那一群仙魔高人,找不到靠上去的办法。

    他拿着弥天符说:“本大少是男是女,这还需要怀疑?”

    倒不是姬飞晨不相信,主要是涂山嘴里从来不见真话,而且他的天狐妙相本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幻术大法。别说雌雄莫辩,便是他幻化老朽稚童,一般人也分不出。

    妖星之称,名副实归。

    “那你当初拿出来的那面镜子……”

    “我娘的遗物,不行么?”涂山没好气说:“公狐狸,公狐狸,需要我说几遍!”

    “既然是公狐狸,杨飞怎么认错的?”

    “煌阳魔教当初有一群侍女被奸杀,所以在外找人服侍,我就趁机幻化混进去了。”涂山面色不改:“当然,令狐小七确有其人。当初是我俩一起去的。一个人在前迷惑魔人,一个人偷偷暗查圣地地图的下落。杨飞那家伙误会就算了,你别傻傻日后跑到正主面前去说,不然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

    令狐小七,是狐王的小女儿。当初和涂山一起偷偷下山找地图,后来又被族里的人抓回去。那个小公主脾气不好,如今涂山自己跑去打开圣地吃独食,回头被她知道,又是一顿闹脾气。

    “对了,那家伙说,你欠他一笔债,让你转到我身上。”

    涂山皱皱眉:“当年我和小七去煌阳魔教盗取地图。那丫头蠢,直接报上真名,差点暴露身份。于是我用幻术替换,勉强遮掩过去,的确欠杨飞一份人情。他说还在你身上?怎么,你准备我怎么报答?结草衔环,还是幻化女身下嫁?”

    听出涂山话里开玩笑的意味,姬飞晨疑惑稍解:这么说,他的确不是母狐狸?

    姬飞晨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另一边断了联系,涂山急匆匆说:“我一会儿去仙府找你!”涂山此刻看到仙光飞往仙府,立刻上前拦住:“静珣师姐!等等我!”

    李静洵从山门急匆匆赶来,半路被人阻拦。定眼一瞧,笑道:“怎么,涂山小弟对仙府也感兴趣?”

    “不,只是听人说仙府中有点不妙。师姐呢?”

    “也是。掌门说,几位师兄有难,让我前来相助。”

    “那,可否请师姐带我进去?”说着,涂山摇身一变,化作周燕儿的模样,身上妖气隐没,完完全全是玄门正宗的法力。“你知道,我出生异类,恐怕那些人不会放我进去。”

    李静洵目光一闪,含笑应下。周燕儿此刻还在山中炼宝,且她法力浅薄,无法涉足仙府之争。涂山假扮周燕儿,正好可以混进去。

    女修带涂山正大光明从仙魔面前走过。如今又有年轻弟子前来,玄门诸修自然不会阻拦。让她二人顺利进入仙府。

    “师姐,你去忙。我去找清泓师兄!”说完,涂山化作白烟遁去,李静洵看着他离去的方向,默默卜算一卦。

    “这小子在这个时候进来,想必也明白了什么?而且,观他修为已经进入人仙道行,想必不逊色圣地传人多少。不,他就是圣地传人,妖族圣地之主。下一任的万妖至尊。”李静洵此刻修为不到人仙,只是蜕凡境界后期。但她道行颇深,通晓天机,明了涂山的身份。

    随后,将此事放下,走在仙府之中探查究竟。

    对于仙府之中的诸多法宝,李静洵和姬飞晨的想法类似。有缘则要,无缘绝不强求。戒贪戒欲,安守本分。

    毕竟仙府非天地混成,乃仙家造化。这里一草一木都属于灵微派。那魔人不讲道德狂妄自大,清静道德宗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女仙走走停停,一路看到诸多法宝、仙药上露出缕缕红气。

    这赤气正是灵微派因果。除非灵微派传人前来,不然其他人索取宝物,必然因果纠缠,日后有传人找他们算账。

    除却这些赤气环绕的宝物外,还有一些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因果纠缠。这是灵微派高人为进入仙府的玄门之人所提供的法宝。姬飞晨收下的月藕日莲,便在此列。

    最后,李静洵停在灵微派前殿的丹墀前。

    前殿乃三殿之首,按三才之数,正对天道,又名“琼天殿”。大殿庄严肃穆,仙光盛景,气象非凡。

    “道德宗李静洵拜见诸位前辈。”

    殿前空荡荡的,无人回应。

    李静洵面色不改,继续在殿前说:“如今血海魔人作乱。那人意在诸位前辈元神。还望诸位仙真指点,让弟子以仙府禁法伏魔。”

    这时,丹墀之上有赤霞昭昭,天音郎朗。一道模糊身影藏在金霞之中徐徐现身。那人也不多言,伸手对丹墀一指,让李静洵自寻机缘。

    当日灵微派覆灭,诸仙商议之后怒沉仙府,和群魔同归于尽。有部分仙家转世,以求日后重归仙府再续前缘,度回诸位同道。而另一部分仙家则将魂魄守在仙府之中,等待自家同门归来。

    李静洵盯着丹墀看。赤玉丹墀雕刻蟠龙,栩栩如生的神像吞云吐雾,身边有日月之珠,风雷之纹。

    忽然,女仙露出笑容。

    “多谢前辈。”她上前三步,芊芊玉指对神龙颈下的逆鳞点去。

    这一点,赤龙彻底活过来。龙吟炸响,云雾杳杳,直接对李静洵扑去。

    李静洵从容施法,再度点开风雷之纹,以风雷之势牵绊赤龙。最后,又触碰逆鳞,娇斥道:“退下!”

    逆鳞被两次点中,赤龙浑身一震,化作云烟散去。

    这是灵微盘留下的赤龙密咒。若不按照一定步骤激发,就会化作人仙级别的赤龙将来人逼退。

    李静洵将赤龙压服。丹墀悠悠升起,下方有一面伏魔神旗飞入她手中。此物,正是上古伏魔九旗幡之一。

    那灵微派仙家神色舒缓,正要隐没。忽然神色一变,望着南方看了看,对李静洵说:“救人,他所守护之宝归你。”

    说完,金霞消失,元神遁去。

    李静洵心中盘算,有所明悟:“想来是有人对灵微派残留元神动手。我玄门之人持风秉正,一般人绝不敢如此。难道是魔门之人?”于是,李静洵加快步伐赶去救人。

    同一时间,涂山和血海中那人隔空交手。若非万妖金榜护体,他绝难活命。

    “厉害,不愧是地仙分神。其真身绝对不逊色陈娘娘。”涂山一击便走,前往飞仙殿去找姬飞晨。

    姬飞晨隐在殿后炼制法宝。他将豹囊中的诸多灵砂、淤泥一一拿出。这些灵砂是阴冥宗黄脉炼制的鬼哭砂。淤泥则是当初金鼋天官给他的幽冥之泥。将这种东西混在一起,又添加各种毒草魔物,最终炼成一种至邪之物,盛放在椒图螺壳中。

    “你这是要炼制黄泉沙。”涂山漫步走来,身上白衣闪过银芒,避开一切邪气。

    “嗯。不过我没有黄脉的至高法门,所以仅仅是暂时仿照。以自身冥河法力凝练黄泉淤泥,当做我这魔身的一点防备手段。不然成天用魔龙锏,攻击手段太少。”

    黄泉沙是阴冥宗的大杀器,但涂山身上的天衣专门克制沙尘,所以一点都不担心。他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先去阴冥宗那边汇合,然后想办法和玄门联系。如今血海地仙在,恐怕要跟他们联合除魔。”

    “你倒是够忙的。”

    “那你有什么办法?”

    “三尸法门!”涂山语气慎重:“你想办法炼成一道三尸神,用三尸神作为你的元气化身。说来,三尸神本就是炼气士传承。你炼成三尸化身,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清浊之辨,直接就能作为元气化身来用。到时只需灌注法力,或者学天成子寄托魔龙锏中,可以让你具备魔门和玄门的双重身份。”

    “三尸是那么好斩出的?”姬飞晨无语,他研究三尸法门虽然有所小成,但根本不足以将三尸神斩出。

    “那么,用法宝制作身外化身呢?”

    “相应手段是有,但不足以完美施展。”姬飞晨得到九云离神符,上面九种符箓中就有幻化之符。若姬飞晨研究得当,可以将灵符作成身外化身。奈何时间紧迫,此刻根本来不及研究。

    涂山笑道:“你放心施法,我先帮你复活天成子。他复活之后做你臂助,可让你多一份战力。”

    姬飞晨思索一番,将天成的魔魂招来。并且用前不久和张元初一起拿到的莲藕给他重塑肉体。

    涂山将莲藕掰断,把莲瓣扯下,在地上拼凑骨肉。

    姬飞晨对天成子说:“师兄,我助你重生,你回头怎么谢我?”

    天成子此刻隐约明白姬飞晨的身份不简单,绝对不是单纯的阴冥宗弟子,奉师长之命前来夺宝。但复活机缘就在面前,他也不肯放弃。

    于是,天成子说:“我为你效命也成。不过我手无寸铁,除却魔龙锏外再无其他宝物。所以,我想要你手中的琼树来护身。若你答应,回头我为你卖命一生便是。”

    “那东西?那东西枝杈太多,又没有阵箓图,无法施展我们阴冥宗的法术,你拿过去有什么用?这样吧,我先把手中炼制的黄泉法螺给你。”说着,将刚刚炼制的法螺递去。

    “不用,把琼树给我就成!”

    一句话说出,天成子顿觉不妙。糟糕,有点心急了。

    果然,看到天成子这么急切要九襄琼树,姬飞晨眯起眼睛,涂山放下手上的动作,二人同时看向天成子。

    天成子立刻设法补救,说:“这东西你刚刚祭炼,我拿着也没办法发挥全力。不如选择琼树,日后当做我的法宝用。”

    “这黄泉法螺按照我们阴冥宗的法门祭炼。一般人见了,哪里会放弃?”姬飞晨幽幽看向天成子:“师兄此言不真。”

    白衣少年笑嘻嘻说:“姓姬的,你找到什么宝物,让他这么念念不忘?”

    “不清楚。”姬飞晨拿出琼树递给涂山,涂山反复检查后也没发觉有什么问题。但能够让天成子念念不忘,绝对是好东西。

    于是,二人再度看向天成子。

    “天成大哥,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涂山上前两步,盯着天成子的魔魂。

    天成子本想找个借口,忽然看到涂山的双目。

    银色双眸幻化大千,有一股特殊的魔性让天成子无法离开他的眼睛。在这双银眸下,恍恍惚惚间,天成子将自身所知全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