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八十四章三光化日月,莲花生乾坤(四千字大章)
    玄门有神通曰:“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这玉瓮中的月藕日莲是某位地仙所留,虽不忌讳玄门弟子来取,但同样留有禁法,其中暗藏一道神通,以三光神水演化天地乾坤。破除神通,自然可取走莲花。破不了,说明和其无缘。

    杨飞和姬飞晨二人跌入瓮中世界,犹如瓮中捉鳖,陷入生死之境。

    水中有日月长明,群星高照,光辉明耀之下,等闲不可直视。

    “以往,都是我用碧潮珠来闪瞎别人的双眼。没想到,今天却轮到我了。”姬飞晨脑子昏昏沉沉,粘稠星光将他不断往下拉扯。

    神水深处日月神光璀璨,无法真正以肉眼观看。也幸亏是三光神水,在水中姬飞晨比杨飞要幸运点。

    杨飞出身煌阳魔教,崇拜大日金乌,他修炼的功法皆和火焰有关。三昧真火、五丁神火、大日魔火……这些火焰进入三光神水,不当场熄灭就是他命大。

    只见杨飞脸色青紫,在水中不断挣扎,想要从三光神水中脱困。

    “别指望了。”姬飞晨身上冒出龙鳞,心口的墨龙鳞让他在水中得以呼吸。

    比起杨飞落入水中岌岌可危,姬飞晨实在是幸运太多。墨龙鳞吸收三光神水,一股股纯净的龙元补充法力。

    姬飞晨勉强掐动龙诀,摇身一变,化作黑龙在水中翻滚。但周遭星光密集,让他的龙体难以行动。每一次龙躯游走,都有星光穿刺而来,打得黑龙遍体鳞伤。

    “此刻,顾不得隐瞒什么了。”姬飞晨将元气法力转化,以玄门炼气士的身份站在水中,二十四颗宝珠闪闪发亮,另一片淼淼碧水隔开三光神水,暂时让他消去压力。

    打量水中世界,深处有日月神光,皓日圆月同辉普照。四周散落灭绝星光,幻化诸多灭绝光线。

    这日月星乃天之三宝,演化三才大道。这方世界变幻莫测,看似只有一汪清水,实则内里空间无限。

    “在这里,就如同水中的浮游,恐怕难保平安。”三光神水虽然不比弱水腐蚀万物,但也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天地瑰宝。长久浸泡在三光神水中,会把姬飞晨彻底融化。

    “但这里空间再大,也存在于玉瓮之中,因此唯一的生机便是莲花!”

    这是针对玄门弟子的考验,哪怕一开始被打入三光神水。但玄门高人留下一线生机,唯有从水中找到连通水面的道路,便可从容离去。月藕日莲扎根三光神水,莲花露在玉瓮外头,这是唯一的生路。

    杨飞憋在水中,似乎也有所悟。莲,乃玄道圣物,出淤泥而不染,清雅卓绝,超然脱俗,被玄门仙道大为推崇。就连元道之中也多有秘术和莲花有关。

    “莲花乃造化之宝,生机所在!”杨飞将身上法宝自爆,借助冲击力冲向水中的莲藕。

    如今在水中,莲藕宛如巨舟弯月,和水中幻化的三光星辰遥遥相对。

    “三光神水所化的明月是圆月,但莲藕所化的月亮是弯月。圆月无缺,水中无生。所以弯月残缺,才有我的一线生机。”姬飞晨的黑龙率先进入月藕。黑龙对月藕而言,宛如一条小小的水虫。他躲在莲藕孔内,仅仅是莲藕的一个小孔,都无法触及孔壁的顶部。

    “不是月藕变大,而是我缩小了。”这种乾坤之术,正是玄门的至高神通。

    顺着藕孔行走,黑龙不断往上爬,妄图前往日莲所在。不过月藕孔窍之中别有洞天,又有诸多试炼阻拦,考察心境,试探道基,让姬飞晨大费工夫。花了半天时间,才走到莲花之处。

    花上莲藕有九孔,合九阳之数。花开八十一瓣,乃九九之极。逃出水中世界,姬飞晨神清气爽,道心犹如得到一次升华。

    张望四周,此刻杨飞刚刚躲入月藕中避难,距离脱困还有一段时间。

    “回头只要我从莲花上跳下,就能先把月藕日莲摄走。”说着,姬飞晨准备往下跳,但黑龙腾空而起,随后又跌入莲花之中。反复数次,根本无法离去,似乎有莫大的引力操控一般。

    “怪了?”姬飞晨神色变化,这日莲之中似乎别有玄妙。

    如果从玉瓮之外往莲花上看。在花心莲蓬处有一条小黑虫正不断挣扎。莲花冒出五彩霞光,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无法从花中离去。

    黑龙盘踞在花上,默默思考自己的困境。他眼前光彩丛生,幻化摩天大厦、高楼拱桥,车水马龙在身边穿梭,仿佛前世地球的景象。

    “花开见我,我见人人。莲花映彻心相,所以莲花按照我心中所想演绎幻境世界。”

    随着姬飞晨念头一动,纷扰的车水马龙化做一阵阵灵音妙唱。金霞紫瑞,云精空结,一尊尊仙神玄圣若隐若现,诸圣人环绕黑龙,口吐大道之言。

    接着,他心中所想再变,周遭又化作幽冥世界,冥河滔滔,九鬼索命,森罗开城,冥王升殿。

    “日莲仿佛另一方世界。换言之,从此地离去,无异于跳出世界,是一种别样的‘飞升’。所以世界之力相阻,如同地仙一样难以真正离开。我必须参悟天仙道果后,才能真正离开。”

    当然,这所谓“天仙”,仅仅是对比莲花而言。当初创造莲花世界的地仙都达不到的境界,姬飞晨怎么可能达到?

    只要参悟莲花的法则,或者从自身心相迷障中跳出,达到这个莲花世界的极限,自然能顺利离去。

    一花一世界,一孔一洞天。既然月藕之中演化洞天,那么在莲花之中再开世界,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姬飞晨专注研究世界,慢慢进入玄妙道境,修复自己的道果伤势。

    “元气者,无形无相,无声无名。乃天地抱一混元初始之气。莽莽混沌,乾坤大世皆由此而来。”姬飞晨入定养神。神龙身上冒出三阴弱水,引得莲花之中飞来数滴七彩甘露融入龙身。

    就跟三阴之水来自一滴九幽弱水一样。三光神水同样有其品质。玉瓮积蓄数百年,瓮中灵水和三阴之水处于同一等级。而莲花吸摄三光神水,莲心之中的甘露品质更高,正好和姬飞晨体内的九幽弱水配合。

    姬飞晨化作黑龙,他的龙珠正是幽冥弱水所化。

    玄色宝珠立在龙角之上。随着三光神水进入体内,导致龙珠属性进一步变化。来自弱水的阴邪之气被三光神水净化,汇合天光的澄静,逐渐呈现琉璃色。

    而且,其眉心祖窍的泥丸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自身元神化作神龙遨游九霄,吞混元一气而复生太极,演绎两仪阴阳。两根龙须飘飘荡荡,一上一下幻化两气。

    一道白气上天化作天河,有三色天华绚烂多彩,如虹桥挂在天边照耀乾坤。一道黑气下沉化作冥河,幽幽弱水吞噬光辉,在大地深处流淌,内敛而幽邃。

    忽然,泥丸宫一声惊雷龙吟炸响。地上冥河运转三阴弱水,而天空中的天河浩渺如云,分划日月星辰。

    神龙双须脱落,自身在天地两河之间化作人形。下为龙尾,头为龙首,双手一指天一指地,上有三光神水所化的天河,下有幽冥之水所化的冥河。这两河便是姬飞晨的龙须神通。

    “阴阳归一,太极混元。”一念思罢,他双手之间虚托,有混元太极之气从阴阳二河中涌来。两者交融凝练成龙珠,被人身龙尾的元神托起。

    这正是《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的第二个道术神通——混元龙珠。混元太极一气所成龙珠,是云霄阁仙家的道果所化。

    如果说阴阳龙须能分理阴阳,剪断两仪之物。那么混元龙珠则是将一切归元,浑如鸿蒙之境,氤氤氲氲不分彼此。

    龙珠一成,大道显化,姬飞晨对自身大道修行越发了然。

    “我修成道果之后,一直无法参悟云霄阁的神通,原来是因为法力属性。”姬飞晨炼成冥河道果,冥河至阴至柔,很难从中领悟混元龙珠。

    但三光神水入体,将他那颗由弱水炼成的龙珠一点点纯化。除却弱水的幽冥之气外更有三光日月之精。三光为阳,九幽为阴,从阴阳归入太极,成就真正的混元龙珠。

    龙珠升华,姬飞晨嵌入天道的道果已经不再是一条玄龙,而是一方迷你世界。

    神龙道解,龙须化作天地两河,随后龙神蜕变为人身龙尾的神圣,双手捧珠,盘在天地之间。还有二十四气在周遭循环,象征一元复始之理。

    “天河演生,冥河化死。中央有神人入驻天宫黄庭,二十四气舒和安泰,此神当为泰皇。”

    对于玄门元神,各家门派都有自己的说法。将泥丸宫称呼为黄庭,元神便是老君。将泥丸宫称为天谷,元神便是谷神……

    各大门派按照自己的功法,有各种截然不同的密语术数。

    姬飞晨将自身泥丸宫开拓为黄庭,其中的泰皇正是他元神所化。泥丸宫幻化心相,是玄门所提倡的黄庭内景。

    心居身内,神观一体之象,故曰内景。

    但是并非老君法相,姬飞晨已经从观想老君的太上之路跳出,形成另一尊独属于他的神圣。自混元而来,开天辟地,坐镇中央,因其人身龙尾,头生龙角,故称呼为“泰皇”。

    泰皇周遭浮现八门。对应八卦之术,演二十四气。每一气化生一卷宝图,这二十四图箓对应天地大道玄通,是天地运转的八景二十四图。

    随着大道有成,姬飞晨道行增进,其中第一卷图箓张开,天河璀璨,群星如珠。圆光明曜,玄晖玉莹。日作琼宫,月起瑶殿,祥光赫然,道气冲盈。

    “此乃道都图。”姬飞晨福至心灵,二十四碧潮宝珠有一颗投入图中,飞入泥丸宫消失不见。

    此刻,姬飞晨所化的黑龙从莲花中一步步长大,重新变作人形,端坐莲花之上。

    “我以二十四气立道。二十四气指天地二十四节气,同样是元气变化的二十四个阶段,更是人体自身的二十四元气。也是我修成大道的二十四图。”

    此刻,姬飞晨才总算从太上法门和阴冥宗法门的局限中脱离。

    云霄阁的天地世界观,以阴阳两仪入道,逆推为太极,顺演为四象。但这并非姬飞晨的大道,姬飞晨演绎二十四天图,二十四气运转诸天,这才是他日后的大道所在。

    同理,阴冥宗的魔龙经讲求“身化魔龙,道成冥河”。但姬飞晨别有心思,将冥河化作阴阳道河,作为自身道果的一部分,和三光神水的天河对应。

    此刻,他才可以说是真正找到自己的道果。

    道果混元一体,血海地仙留下的伤势已经愈合。道果光辉璀璨,重新归入大道,有一卷道图变幻莫测,吸收天地日月星光,增进姬飞晨的法力。

    “日后若要修成地仙,还是要从二十四气入手。仙府事了之后,我便入世传道,收二十四气法门。”

    思索一翻,姬飞晨头顶有三光神水汇聚三阴弱水纠缠,两条灵河浩荡不绝,宛如两根龙须一般。

    “一天一地,一生一死。这阴阳神通在我手中,威能比先前更胜一倍。”轻轻一挥,双龙起舞,阴阳交融,远处被冰封的玉树刷得一声,被阴阳双龙剪悉数劈断。

    仅此一道神通,再度面对郑琼这些人,姬飞晨有信心能压服他们。

    大道图开,混元道成。姬飞晨一步走出,自动从日莲中离开。

    从一方莲花世界归入仙府,仿佛自身真正飞升一般,飘飘忽忽,宛如仙业在身,大道在手。

    “飞升九霄,不愧是玄门的至高追求,的确有诱惑力。”

    扭头往瓮中看,有一团微弱的火光在月藕中闪烁。

    “杨飞这家伙还没从月藕中出来?”姬飞晨掐指一算,顿明因果。

    月藕日莲是玄门地仙立下的试炼。只要参悟道果,达到神相之境,并且斩断心中魔障,自然一步跨出,日后通玄可期,大道可成。

    但这是针对玄门,针对魔门众人自然威能增加。如果没有人去救,杨飞绝对过不了月藕这一关。而进入日莲后,花凋界破,纯阳圣火炼化魔人,绝对不会留下生机。此乃地仙留下的玉石俱焚之法。

    “所以,必须从外界救人。”

    姬飞晨拿玉瓶将瓮中三光神水悉数收了,然后轻轻一扯,月藕日莲飞入手中。在过程中,杨飞所化的火光自动落地,重新化作真人。

    杨飞脸色苍白,月藕幻化的世界中,差一点他就死于非命。

    见姬飞晨手持莲花圣药,笑吟吟看着他。杨飞脸色忽青忽白,对姬飞晨一拱手:“今日之恩记下了。回头你告诉小七那丫头,昔年她欠我的债转到你身上。你我两清,让她去还!”

    她?丫头?这时候,姬飞晨蓦然间发现,自己和杨飞对涂山的印象截然不同。正要继续发问,杨飞已经化作虹光遁去。他生怕姬飞晨趁机暗算,自然不肯在此地就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