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七十八章成本巨大的苦肉计
    姬飞晨四人乘祥云,催仙风离去。

    远处,天成子偷偷露头,见四人往另一个方向走,心中一松:“姬飞晨这小子心思狡诈,居然想出这种办法。”目前的他只是魂魄之体,借助魔龙锏暂时栖身,从姬飞晨处借来一道灵符幻化,瞒过卓平天几人的眼睛,扮作姬飞晨的本相。

    几次打斗下来,他身上气息不定,魂魄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哼!你有功夫说他,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跟他汇合。我的弥天大法只能帮你维持三个时辰。”涂山的声音冷冷从灵符另一端传来。

    姬飞晨要在府中演戏,需要有人跟他进行配合。这时候,同样修炼《玄煞魔龙经》的天成子就是最佳人选。姬飞晨将弥天符给他,让涂山以幻化之术帮忙。然后挑选道行浅薄的人仙修士进行攻击,通过他们作伪证,让姬飞晨和清泓两个身份同时存在。

    然而,天成子的阴神魂魄之体支撑不了多久。

    涂山见状,只好说:“算了,你也靠不住,还是我来吧。”他此刻正在九赫山的妖族圣地修炼。吩咐身边的飞虎神将:“你去外头给我拿一块桃木来。”

    神将送来桃木,涂山雕刻成人偶,将手中弥天符贴上去,念诵天狐密咒。

    桃乃辟邪之物,经常用来当做法器材料,可施展咒术。

    不多时,天成子只感觉浑身上下冒出白气,随后被朦胧光影笼罩,真真正正化作姬飞晨的模样。

    天成子心中骇然,望着不远处的积水看自己的形象:这就是天狐的无相之道?

    无形无相,魅惑众生,幻化天地的天狐之道,这才是涂山的真正功法。

    涂山掂量两根魔龙锏,对天成子说:“我对他的《魔龙经》不熟,一会儿交手还是需要你来。”

    “我明白。”天成子惊惧涂山氏隔空传法的力量,心中对姬飞晨越发忌讳。原本他还有在仙府中脱逃,寻灵药重塑肉身的打算。但现在看来,之所以姬飞晨大大方方不给他进行各种制约,正是因为涂山氏的存在。

    在涂山面前,区区一个天成子翻不出大浪。

    天狐少年望着四人离开的方向,脚步一转,化作白烟袅袅飞入他们前方。

    有涂山扮作“姬飞晨”,四人在路上吃了不少小亏。

    刚刚来到一处宫殿,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宫殿门口的石狮子上冒出魔气,自动引发宫殿的防御禁法攻击四人。整个宫殿瞬间消失不见。再不然,来到一片水池边,就有弱水化作魔箭偷袭诸人。或者,有诡秘无形的魔火从天空轰下,让几人狼狈不堪应接不暇。

    “那小子够可以的!”姬飞晨,心中暗自惊讶。“这应该不是天成子的手法,看起来是涂山亲自动手了?涂山那小子最精明不过,天成师兄肯定玩不过他。”

    思索间,一道黑影从脚下的影子里蹿出,他身穿龙甲,手持魔龙锏劈向姬飞晨。

    看到那人面向,姬飞晨露出惊讶之色,毫无反抗的念头。

    “师弟,小心。”张元初连忙张开宝伞,伞盖垂下璎珞青霞,将他和姬飞晨护住。

    卓平天看看魔人,再看看散仙清泓,二人面相有几分相似之处:“难不成,他二人还有什么渊源?”

    这时,魔人一触即走,化作黑龙飞遁远去。

    “别走!”姬飞晨神色激动,祭起碧潮珠在后面紧追。

    二人速度极快,一前一后消失在这片地界。

    张元初等人不明所以,相互看看,张元初咬牙道:“追,师弟刚才神色不宁,他一个人恐怕不是那妖人的对手。”

    三人在后头追赶,不多时和姬飞晨失去联系。

    “哎。若是早先拿到师弟的联络方法,也不至于根本找不到人。”三人在后面慢慢搜索,顺带寻找其他玄门同道。

    而姬飞晨和涂山一前一后落入某座山谷。

    “行了,可以了。”姬飞晨袖袍一甩,山谷中飞出一道碧华落入袖袍。这山中有碧水玄潭,是一颗碧潮珠所在的位置。

    涂山一听,自动将天狐之力收走,两根魔龙锏飞入九霄玄金龙神塔。

    妖族圣地,涂山面前的木偶失去光泽,弥天符自动脱落。他对姬飞晨嘱咐:“你暂时从玄门脱身,接下来最好自导自演一下,顺带把你的碧潮珠都找回。”

    “嗯,我省得。”

    一颗碧潮珠自保有余,但想要在仙府从容进退,姬飞晨必须将散落的宝珠一一拿回。

    不过和涂山的这次联手,让姬飞晨深感势单力孤。他一个人想要将玄元两道把玩在手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没有涂山帮忙,根本办不到。”这时,姬飞晨才明白,为什么修道有“法、侣、财、地”之说。除却功法大道外,同道之人比天材地宝以及洞天福地更为重要。

    当一个人难以应付,可以拉帮结派找好友相助。哪怕是转世之后,陷入胎中之谜,也能借道友亲朋点化,助你再入仙道之门。

    “哪怕是魔门自私自利,也需要门派势力来给他们收集天材地宝,代替他们应劫。”姬飞晨突然升起一股念头,如果自己这方多几个人,是不是比自己孤身行动做散修要好一些?

    不过这个想法一闪即逝,随后他开始以魔门姬飞晨的身份在仙府中偷袭玄门之人。

    当然,他下手颇有分寸,除却夺宝,抢夺玄门之人收集的灵药外,并不下手杀人,也不往仙府深处走。他明白,仙府都是有主的。以魔人的身份前去探宝,只会被仙府攻击,事倍功半。

    所以,他只是吸引仇恨,将玄门修士的口,将魔修姬飞晨的身份宣扬出去,顺带寻找碧潮珠。碧潮珠跟他性命相关,很快就一一收集到。并且从玄门之人手中拿到不少灵药。

    于是,他对天成子说:“师兄,我手中已经凑齐塑体用的灵药。回头出去仙府,我可以给你重塑肉身。不过,师兄怎么报答我?”

    天成子神色犹豫,在九霄宝塔中不曾说话。

    他望着面前的琼树出神。“如今元门血誓已经深入道果,回到阴冥宗后又会被黑流那老贼控制。但是,答应这小子的条件,恐怕日后也要受其辖制。”

    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比起黑流上人的可怕,天成子更倾向于姬飞晨。

    “但如果能将这颗琼树拿到手,作为我的条件让他将树给我,日后也能从他身边脱离。”九襄琼树本来就是破除因果誓言的天地灵物,因此才惊动诸多魔道高人,联合将灵微派覆灭。

    见天成子不说话,姬飞晨暂时给他考虑的机会,继续以魔门弟子的身份在外晃荡。这时,他看到远处的太清仙光。

    “是景轩?”他正想着,忽然天空中腾起神龙,黑白玄光对他劈下。

    这玄光很眼熟,姬飞晨一呆:“这不是我的阴阳龙须吗?”

    “孽障,还我亲人性命!”天空一声怒吼,傅玉堂催动龙须宝剑杀下。

    姬飞晨心思飞转,不敢用玄门法术,而是洒出一片弱水,反手扔出几颗癸水神雷。

    三阴弱水消融万物,但是在阴阳龙须宝剑面前,仍然被一剑斩断,魔水从两旁散开,傅玉堂瞬间杀到面前。

    看到傅玉堂,姬飞晨马上明白他是何来历。

    “没想到,投名状的苦主,这么快就来了。”魔龙锏拿在手中,轻轻一抖,长锏化作黑龙护在他身边,几颗癸水神雷在傅玉堂身边爆炸。

    “贤弟小心!”景轩和几位同门前来,看到傅玉堂不顾后果对姬飞晨动手,立刻下来救援。

    一片太清仙光弥漫天穹,朵朵青莲在山水间怒放,将傅玉堂护在中央抵消雷法的爆炸之力。

    “五位太清人仙?”姬飞晨心道不妙,伸手一指,三阴弱水化作浩如烟云的冥河挡住几人,自身化作乌光转身就跑。

    “老弟放心,我定把他抓来给你亲人报仇!”景轩安抚傅玉堂,立刻和两个同门追缉。

    景轩本人或许不如姬飞晨的手段,但他两个同门皆是领悟神相的资深人仙,不多时三人联手将姬飞晨打伤。

    当然,这伤势有小半是姬飞晨故意卖出破绽,让几人留下伤口。然后他装作拼命的模样,施展血咒催发潜力,从三人的包围圈杀出。

    “这太清宗不愧是太上诸派杀伐第一。不用九霄神塔和碧潮宝珠,我这一身战力少说削减三成!”

    姬飞晨卖弄手段,不敢用玄门手法,什么阴阳龙须,呼风唤雨,玄阴雷法统统不用。只拿弱水和魔龙锏对敌,若非他道行的确高明,绝难逃出几人围攻。

    远遁之后,姬飞晨快速对弥天符说:“帮忙解析一下太清仙光的本质,回头我要你来幻化。”说完,姬飞晨下手狠辣,将自己胸前附着太清仙灵之气的伤口连皮带肉一起挖出。

    眼神冒着寒光,姬飞晨额头冒汗,忍着巨疼,又用癸水神雷对自己连打三下,将五脏六腑震伤,还用弱水往脸上一泼,腐蚀自己的面容。

    “你下手倒是狠。”涂山再度借天成子幻化姬飞晨的面目,从九霄龙神塔走出。看到姬飞晨自残的举动,轻轻摇头。

    做完这一切,苦肉计的前段准备完成,姬飞晨晕晕乎乎,找了个显眼地方躺着:“这回可真正下血本了。如果景轩你不来救我,我恐怕真就一命呜呼!”

    涂山以天狐大道在幻化之体上拟化太清仙气的伤口,等景轩几人赶来时,脸色一变,催动法力在姬飞晨心口一拍,震碎他心脉后,在一阵桀笑中从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