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七十六章心怀鬼胎(你们要的四千字大章)
    蟠桃!

    姬飞晨想到前世神话中对蟠桃的推崇。在传说中,蟠桃是仙桃,能长生不老,又有寿桃之称。

    “这里的蟠桃林是不是也有一些玄妙的功用?是不是也能让人长生不老?”姬飞晨双眼放光,大步上前。

    但就在他伸手准备摘蟠桃的时候,他忽然升起疑虑,将动作停下。

    “如果是仙桃神药,怎么会随随便便让外人摘取?就算同为玄门之人,不知深浅底细,就敢让我来这里么?”

    蟠桃林气象非凡,就这么放心让外人靠近?

    姬飞晨常年在魔门厮混,疑心病很重,很快放弃摘桃子的想法,先去找自己的碧潮珠。

    他之所以来这扇门,就是为寻找自己遗落的宝珠。

    不多时,在一颗桃树下找到灵珠。不远处有龙吟之声,走过去一看,黑龙之气缠缠绵绵,盘在两具骸骨周遭。

    当年灵微仙府坠落,众多来不及逃离的魔修和灵微仙府之人统统死在仙府中。其中便有阴冥宗的人。

    “这人是修炼《玄煞魔龙经》的前辈!”姬飞晨上前几步,看到那具墨玉骸骨手中握着黑色长锏。

    “这前辈用的是魔龙锏?”

    在四周查看,姬飞晨对此人的死亡有个猜测。

    “仙桃灵药以清灵之气造就。对仙人是绝佳的宝物,但是对魔修而言却是剧毒之物。因此,他被关在这处蟠桃园中,无法吸收煞气,最终被活活熬死。”

    整座蟠桃林逸散着仙灵之气,等闲魔修进来根本活不久。

    “不过他手中的魔龙锏不错。”姬飞晨正要去拿,突然他目光一顿,笑了:“前辈,别玩了。同为魔门弟子,难道我看不出你的计策?想要来一招龙魂夺舍,你大可试试。”说着,姬飞晨双目漆黑,眉心有龙珠一闪即逝。

    龙珠气息隐秘,但这一闪之后,桃林中的仙灵之气有所异动。

    地上的骸骨嘎嘎作响,魔龙锏上飞入一缕魔魂。

    “阴冥宗的后辈?救我出去,回头我给你好——”没等他说完,姬飞晨将九霄龙神塔落下,将他和旁边的骸骨一并收走。

    “好处?让你看到我的玄门身份,你认为你还能这么说?”姬飞晨毫不客气,但从这试探上,隐约明白蟠桃林中的隐秘。

    “这座蟠桃林蕴含仙灵之气,等闲魔人不可能久居。更别说在此地存留四百多年,而魂魄不灭。说明这里的仙灵之气绝对没有外象显示的这么浓厚!而且,他何其不智居然躺在林子里?如果真担心清灵之气,也应该往边缘地方去。”

    姬飞晨思索一番,抬起手:“行云布雨!”一片水光朦胧升起,细雨绵绵洒洒,穿过无数桃影打落在地。渐渐地,桃林一点点散去,诸多艳桃宝树纷纷消失。

    “果然,这些桃林有大半都是假的。”

    被姬飞晨出手打灭,笼罩整个桃林的幻象悉数散去,只留下零星几十颗桃树。边缘立着玉碑,上面留着一句话:“玄门弟子,如见真林,即是有缘,可取三枚仙桃以资修行。灵微嫡系,如通真法,大可自取。”

    “小子,方才的桃林幻阵是考教玄门弟子的试炼。如果一开始因为贪心作祟,就会被送出桃林。”忽然,关在塔中的魔人开口:“你是魔门之人,这东西又不能吃。”

    姬飞晨笑了笑,上前摘下三颗蟠桃,随口尝了尝。

    一股仙灵之气游走全身,让人浑身舒泰,神清气爽。不过姬飞晨是炼气士,很快就把仙灵之气转化为元气,其中有一小半灵气随之浪费。

    “果然是仙家之宝,清灵之气所结。我炼气士不忌清浊二气,两家宝物神药都能吃,但弊端就是不能将药效发挥到最大化。”

    姬飞晨收好蟠桃,继续打量桃林。几十颗桃树参差坐落,在树林中心似乎暗藏着什么。

    “前辈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吗?”

    见姬飞晨吃蟠桃而不死,那魔人疑道:“你不是我们阴冥宗的人?”

    “当然是,师祖刻意让我进来寻宝,所以专修元气法门,不涉及清浊二气。”姬飞晨随口胡扯:“坎冥殿一脉,需要我给你背一背《玄煞魔龙经》的口诀吗?”

    姬飞晨随口说了几句口诀,魔人似乎还不曾放下疑虑:“黑脉现在是什么情况?掌事之人还是罗阳师祖?”

    罗阳,是坎冥殿主的俗家名字。罗阳师祖?姬飞晨神色一动:“不错。家师黑流,师兄既然是四百年前进来,应该认识他老人家和黑池师叔?”

    “黑流的徒弟?”魔人忍不住嗤笑:“你修炼魔龙经,应该是故意避开他的《玄冥魔典》吧?当年他想要我练黑魔典,幸亏我反应快,最终逃过一劫。”

    一听,姬飞晨露出古怪之色:“师兄也是老师的门人?”

    “哼!我等修行之人难以修成道果。但蜕凡境界好修炼,更别说我们元门本就讲求功法精进,十几年就能小有成就。因此,门人弟子一批接一批。师祖当年有玄、海、冥、幽、黑、空六批弟子。虽然同是他的弟子,但几百年轮一代人,前头那些人还有哪个活着?别的不说,咱们师尊收徒也有好几批,算起来,我是成字那一代。”

    “成?那应该是师父第二批弟子。”黑池上人都参与过仙魔之争,更别说黑流比他年纪大。可至今黑流上人身边只有两个人仙级别的弟子。当然,姬飞晨不计入在列。按照他这些年的经历,未免有些奇怪。

    “现在师父身边应该没几个人仙弟子吧?光让他和师祖来吃,我看都不够的。怎么,现在师尊身边有几个?”

    “算上我,一共三个。”碰到同类人,姬飞晨立刻和他攀扯交情:“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你叫我天成吧。当年我被困在此地,被清灵之气所害,幸亏师弟来,不然再过几年,就必须进入幽冥转生。”

    二人心怀鬼胎,很有默契不去提及方才天成想要夺舍姬飞晨的事情。

    姬飞晨问:“师兄知道,这树林中有什么东西?”

    “不清楚,但能看出这桃林暗合八卦九宫,是某种特殊阵法,契合玄妙道理。”犹豫下,天成再道:“据说,灵微派祖师曾得天赐蟠桃,以桃核种出一颗桃树。后来又用桃树培养桃林。不出意外,这片桃林便是仙桃所产。但最初那一颗桃树的母树在何处?”

    姬飞晨若有所思:“传说,灵微派的镇派之宝就是一把桃木剑。想来,他们用桃核种出母树,再用母树所结的灵桃种植眼前的桃林。至于母树,随着仙桃产子,仙气枯竭,只有一块千岁木心作为桃木剑。而这剑……比起其他地方,还是桃林之中最能滋养仙剑。”

    姬飞晨拿出九云玄晶盘开始推算阵法。

    这阵法玄妙莫测,但在九云玄晶盘中推算到一条安全道路。

    手持九霄玄金龙神塔,姬飞晨左闪右避进入桃林深处,在深处看到一片草坪。如今草坪被魔气污染,已经泛起枯黄。

    “这里,似乎又有灵微派的布置。”端详一番,姬飞晨思考如何激发草坪中的禁法。“我当然能净化煞气。但灵微派既然布局环环相扣,不可能让我自己费力。”

    姬飞晨在腰间豹囊翻了翻,拿出一枚水灵珠,正是方才从外头取来的伏魔净水珠。将宝珠打入草坪,枯黄的草地立刻换发生机,魔气悉数扫灭,形成一个特殊的太极图案。

    此刻,姬飞晨隔绝九霄玄金龙神塔和外界的联系,故而魔修天成并不知晓姬飞晨的动作。

    一脚踏上去,顿时被地上的太极图传送到另一处空间。灵微派早已预料到破府之后的时候,于是各种手段一重接一重。当姬飞晨睁开眼,眼前红光灿灿,其源头来自一把金红色木剑。

    那把剑插在一重重灵阵之中,旁边同样有一块玉碑:“持此剑者,传承道统,为灵微之主。”

    见状,姬飞晨皱起眉头:“我对灵微派可不感兴趣。难道这里只有桃木剑?”他往左右看看,突然在空间角落看到一颗琼树。

    通体玄青,树分九叉,上面挂着一面金青色旗幡。

    “这就是涂山说的九霄青云明微伏魔幡?”姬飞晨上前两步,伸手去抓旗幡。伏魔旗自动化做金光飞入他手中,相关信息传递给他。

    的确,这宝贝就是灵微派最后的底牌,引发仙阵灭杀邪魔。九面伏魔旗守护仙府,在不久之前飞入仙府九处重地,唯有从九处重地解开前人禁法,才能寻得伏魔旗幡。

    灵微斩魔剑是灵微派重宝,外人不能擅取。但这面旗幡本就是上古之物,留待有缘人。

    收下旗幡,姬飞晨又看到旗幡之下的琼树。

    “这棵树看起来毫无一点灵气波动。但能够挂着伏魔幡,被放在这里,应该不是凡物。”于是,他把琼树一并收走。可这琼树重若千斤,别说收不进豹囊,就连其他一些储物法器都无法收走。最后,还是九霄玄金龙神塔将琼树收入塔中。

    这更坚定姬飞晨的念头:“这树果然是宝贝,就算没有其他用处,拿出去砸人也不错。”

    琼树进入宝塔,魔修天成脸色剧变,心中暗道:“这小子已经拿到九襄琼树?”

    当年天成在仙府关闭后冒险进入桃林,为的就是寻找这颗九襄琼树,就连当年之所以魔修围攻灵微派,和这树也有几分关系。

    天成神色变化,最终不敢有所异动。魔魂回归魔龙锏,思考自己下一步行动。“这树虽然好,但对我现在已经没用。没用肉身,就算我用九襄琼树解除魔门血咒又有何用?”

    姬飞晨收下琼树,再度来到桃木剑前。

    他对桃木剑一拜:“晚辈云霄阁清泓,已有自身传承,不敢贪图贵派重宝。但如今魔人混迹仙府,望诸位前辈在天有灵,暂借仙剑斩妖除魔。”

    桃木剑灵光一闪,随后再无动作。

    姬飞晨又说了一遍,桃木剑动了两下,当第三遍说完,桃木剑化作一道赤光飞入姬飞晨手中。剑身浮现一行小字:“剑斩三魔,得主为明。”

    姬飞晨面带喜色,拜谢之后持桃木剑离去。

    从青霞之门出来,没几步便看到张元初和煌阳魔教的人纠缠。

    张元初刚刚成仙,道果神相还没练成,只处于最初的“定道”层次。见姬飞晨后,高呼道:“清泓师弟,搭把手!”

    他对战的魔人,是煌阳魔教七禽部的鬼车右使。

    “散仙清泓?”使者心中暗暗留意,但还没等他防备,脖颈一凉,头颅被桃木剑一下削落。

    张元初惊了惊,连忙走到姬飞晨身边:“师弟,你这是?”一击必杀,这可不是一位新晋人仙的手段。

    “是灵微派的传承仙剑。”姬飞若有所思看向手中桃木剑:“这剑,的确是厉害!”

    “灵微派的斩魔之剑?”张元初凝神一看,桃木剑霓霞滚动,不见血迹,只有一股渗人寒意。

    “这剑是灵微派的仙剑。师弟拿到桃木剑,可是要传承灵微派?”

    “我自有传承,和灵微派又非一家人。与其操心他们,不如考虑考虑怎么恢复我的道统。”姬飞晨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张元初心中明白几分:“门中长辈说,清泓传承古法道统,是太上某一支传承,如今看来果然不假。那么,太元宫之言的确不能尽信。”

    太元宫在诸人进来的时候,曾嘱咐众人,让他们小心提防清泓。说是太元宫卜算“清泓”来历,似乎和魔门大有渊源。

    “我们道德宗又不是没有人探查清泓师弟的来历,根本是一片迷雾,看不到来历。凭什么他们太元宫就能察觉?”张元初看姬飞晨持斩魔之剑,自然不相信他和魔门有关。“如果和魔门有关,灵微派的仙剑怎么会让他执掌?”

    于是,邀请姬飞晨和他同行,一起和玄门其他人汇合。

    “姬飞晨笑着应下,心中暗自盘算:“刷名望的时刻又到了。这次,要让清泓和姬飞晨同时出现,彻底摆脱玄门有可能对我的怀疑。如果能让某些玄门之人引发误会,先把我误伤一下,然后再洗白……嗯……效果会更好。”

    张元初是个实诚人,发下的道果誓言就是绝不杀生。在姬飞晨面前,只有被耍得团团转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