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六十八章仙府中的因果
    金鼋城战役后,姬飞晨先是前往东山,然后回到九赫山闭关。等他出来之后,已经进入二月。

    春分过后,蝶舞花间。

    这段时间,玄元两道各自克制,但底下暗潮涌动。玄门因为大鸿帝朝的事情,今年所有玄门门派在过年的时候都不曾前往帝朝道贺。

    玄正洲一贯习俗。每当过年的时候祭天祭神,玄门修士会出面代替上古巫祝为百姓赐福。但今年,各大门派一个个以自家清净为由,不为大鸿帝朝祈福。甚至有消息暗中流传,太元宫已经想要再换一个朝代,代天改命。不过响应之人不多,太上宫传人一直没露面,太霄宫更专注于“镇魔塔”事件,最后无疾而终。

    然而,这件事传开,帝朝内部已经有所动荡。

    “说来,今天正好是二月初二。放在前世,就是龙抬头的日子。”姬飞晨漫步走在人间。正月喜庆的气氛刚刚过去。

    玄正洲和地球有类似的习俗,比如新年春节、元宵、中秋等节日。但也有很多不同的习俗,进入二月后,玄正洲并没有“龙抬头”节。下一个大节日在三月初三,是祭祀天母的节日。

    天母,是玄正洲所敬奉的上古神女。是保佑风调雨顺的正神,也负责姻缘匹配、多子多福。在玄正洲传说中她执掌不死药和蟠桃。按照姬飞晨理解,所谓“天母”就跟地球的王母娘娘差不多,都是百姓臆想出来的神圣。

    过了三四月,五月也没端午节,只有一个五毒节,用来祭祀五毒神君。这是一位凶名赫赫的神灵,据说是某位修士借助人道王朝所立下的节日。每年选择这一天祭祀自己,可让凡人不被五毒所扰。这是一尊媲美地仙的神灵,地位尊贵,乃国之祭祀。相较于天母无形无相,这位五毒神君是真正存在的神灵。

    “如果我要在人间推行二十四节气,不如效仿五毒神君,从王朝入手。如果太元宫改朝换代,我正好插手恩惠人王,将二十四节气传下。”姬飞晨从九赫山出来,飞天御风来到一座悬崖。

    按照当初的打探,他这幅肉身原主的家人就从悬崖上掉落。

    “虽说掉崖之后很多人都会碰到大机缘,但不会这么巧吧?”姬飞晨落入悬崖,脚下两朵青莲浮出,施展步步生莲之法,在悬崖下搜寻。

    底部瘴气弥漫,他伸手一指,水光分开毒气,仙气排散毒浓雾。不多时,在谷底发现两具抱在一起的骸骨。看时间,已死多年。

    一大一小,从骨骼上看,是母子二人。母亲牢牢将孩子抱在怀中,以求为他减少几分力道。只可惜孩童年幼,从悬崖掉下后被冲击力震杀。

    看到两具骸骨,姬飞晨能发觉自己肉身的血脉感应。

    “果然是其母其兄。”姬飞晨伸手一挥,豹囊中飞出两座棺椁将尸骸收敛。

    “人死如灯灭,我帮你们家收尸,帮你斩断和阴冥宗的因果,也算还你这幅肉皮囊的因果。”姬飞晨成仙之后勘悟天数。明白自己出身天外,对此界而言就是异端。若非借助这个同名原主的身体皮囊,恐怕早就被天威抹杀。

    如今,除非姬飞晨想要真正舍去皮囊转世重来,不然只能仰仗这幅肉体躲避天威。目前把二十四颗碧潮珠融入肉身,当做龙珠一样在各个部位温养,就是为修缮肉身,以供自己所用。

    收好尸骸,姬飞晨返回月阳苑。

    在苑后方为二人立墓建坟,姬飞晨来到血纹金木处。

    如今姬飞晨成仙,不惧血木反噬,站在繁密大树下沉吟思索。

    “当日我初来仙府时,和血木达成协议。借它相助,坑杀所有前来的魔道之人。如今我已经成仙,也是时候完成自己的诺言。”姬飞晨手贴在血纹金木上,大树一阵摇晃,似乎明白他要做什么。

    “道友,此时不出,更待何时?”姬飞晨法力浩浩涌入血木,血纹金木上头的玄青色果实爆发金光,大道真文在果实表面浮现,随后果实落地,化作一个年轻少女。

    “多谢道友相助!”少女眼眉和姬飞晨有几分相似,但比他秀气阴柔,反而有几分绝代佳人的模样。

    少女精赤着身体,欣喜若狂摸着自己的血肉之躯,不时在姬飞晨面前卖弄。

    血纹金木在这里有八百年,如果再等两百年,就能自己突破人仙境界。但两百载光阴难度,能早一步获得肉身,自然是早一步最佳。

    现在,姬飞晨助她一臂之力,从果实中化形。虽然本体无法行动,但用果实炼成化身,已经可以在仙府中随便行走。

    看到她变化女相,姬飞晨微微皱眉。

    血纹金木无有性别,属于雌雄一体的植物。如今金木化作女相,自然是刻意为自己准备。

    “不过我又岂是好色之人?更别说对植物有情。”姬飞晨伸手一指,四周雾气化作轻纱套在少女身上:“你这化身蕴含灵气,法力浅薄,又无攻击手段,切不可外出仙府,以免被人暗杀。”

    “小妹明白。这里靠近南疆,是魔门汇聚之地,需要小心魔人。”

    “那你可有名讳?”

    血木想了想:“我从木中来,就以木为姓,叫木笙。”

    姬飞晨自然不会对她的名字有什么异议。转而道:“你出身仙府,此地日后归你所有,只是月阳苑给我留着就好。”

    闻言,木笙谦让说:“道兄早一步来,虽然妹妹在仙府中生长,但也说不上此地主人。道兄能执掌月阳苑,此乃天数之理,还是应该道兄来执掌仙府。”木笙在此几百年,深深知道一个道理。

    仙人洞府不是那么好拿的。

    仙人一生传承都在自己的仙府中,谁得到仙府就会接下这一份传承。而且,人家没有弟子、没有家人之类的?

    他日找上门来,你霸着洞府不还,这算什么事?至少在玄门中有默契,洞府传承必须给传人、弟子,再不济找洞府之中的灵兽童子,也比陌生人的缘分大。

    因此,对仙府的归属问题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与态度。

    一种是推算仙府来历,寻其门人来继承仙府,广大道统,占据“大义”之名。就算你想要这座仙府,也必须将仙府的有缘人收徒,求一个名正言顺。也因此,常被魔门之人嘲笑虚伪。

    一种是信奉“力量即为有缘”,碰到就不会放过。看到仙府,主动破解前人禁法,暴力夺取仙府。至于仙府是不是留给自己的,死人的话谁听啊。

    姬飞晨当日进入仙府后,不敢霸占此地,和血纹金木联手。在金木指点下得到月阳苑。但其他地方,一概不贪心,因此才能在仙府中盘踞多年。不然,仙府失主千载。姬飞晨之前,岂会没有旁人前来?为何,一直无人继承仙府?

    姬飞晨成仙后推算因果,已经明白这座仙府的归属。

    当年云霄阁覆灭后,有一位童子逃过一劫,后来在外以散修之名修炼。这座仙府正是其所有,在千年前的一次仙魔大战中陨落。不过其魂不灭,日后转世重修,定然会重入仙府。

    血纹金木的出现,正在他预料之中,是在他归来之前的临时主人,帮他对付所有进入仙府的人。等他归来后,收血纹金木为眷属,可重新执掌仙府。

    仙家算计因果天数,姬飞晨在成仙后才明白此中渊源。其他所有来仙府的人统统横死,唯独自己知晓进退逃过一劫,正是自己当初一念之差,克制贪欲之故。

    “这么说来,司马康果然还瞒着一些事。他当初带着云霄阁功法《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来此,肯定不是巧合!”

    姬飞晨跟木笙说了其中因果渊源:“日后我重立云霄阁一脉。这仙府之中的转世身正好传承云霄阁道统。你我二人暂时落脚倒也无不可。”

    听姬飞晨所言,木笙大喜过望:“那道兄只要收徒此地主人,岂非就能名正言顺执掌仙府?”

    姬飞晨摇头:“我毕竟不是云霄阁传人,到时候还需要你来。你来收徒,也不枉你在仙府中八百年。我传你《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你日后好收徒。”

    “多谢师兄!”木笙大喜。她木灵出身,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功法?但得到玄门正宗的典籍便不同了。日后别说人仙,还有地仙之望。

    于是,拜姬飞晨为师兄,名正言顺修炼云霄阁功法。

    二人定计之后,在仙府中清理打扫。有木笙这个地头蛇,还有姬飞晨的人仙法力,绝大多数禁法都无法阻拦二人。

    尤其是姬飞晨,他将阴阳龙须化作剪刀,此地所有禁法统统失效。

    “果然是云霄阁一脉传承,这里所有法门都对云霄阁无效。”

    二人把仙府清扫,重新将各处的阵法一一复原。由姬飞晨暂时祭炼仙府核心的镇柱,将仙府掌控在手。

    随后,他凝练一块令牌给木笙,让木笙能随意出入仙府。“我在外头诸事烦扰,仙府琐碎由你打理。”

    本来这也是仙府原主人的打算。免得自己到时候归来,物是人非,仙府崩坏,所以寻灵木精怪打理。

    不过司马康横插一手,寻得云霄阁功法,想要横夺洞府,。又不料姬飞晨黄雀在后,反而让他拿到云霄阁的传承。

    木笙刚刚接过令牌,忽然看到姬飞晨脸色异样:“师兄,有事么?”

    “方才一念所动,冥冥中有感。”姬飞晨伸手一拂,面前水光化作宝镜将不远处的情况映出。

    水镜中,正有几个煌阳魔教的人在寻找仙府遗迹。

    “果然,司马康手中的典籍并非凭空而来。这座仙府已经被魔教盯上。”姬飞晨拿出九云玄晶盘,推算之后舒了口气。

    “还好,劫数不大,勉强还能应付。”在姬飞晨的推算中,不久将来仙府必然有一场大劫。

    “那我必须更快一步占据先机,借玄门之力来对付煌阳魔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