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六十一章大风将起
    六十一章

    太上玄德剑,其道远兮,其道弘兮。

    这剑走太极之理,利用“物极必反”的道妙。萧莹的白月法相本是以冥月吞噬太阴月华而来,乃冥中之月,暗中生光。

    李静洵这一剑反其道而行,顺天而来,从至光之中演绎无光之剑。

    这剑古朴无华,普普通通一剑刺来,直接插入萧莹的法相之中将其重创。

    萧莹一声闷哼,不敢再度纠缠,立刻抽身而退。一串殷红血珠洒下,魔女快速施展步步生莲的绝技离去。说来,这还是姬飞晨交给萧莹保命的道术。

    芊芊玉足轻点,脚下两朵莲花浮起,带萧莹远去。

    “步步生莲?”李静洵顿时笑了,再度用剑一指:“破!”两朵莹莹白莲立时凋谢,萧莹一个踉跄,再度被李静洵追上。

    李静洵可是让姬飞晨都为之侧目的道德宗精英弟子。她手段高深莫测,萧莹哪里是她对手?

    姬飞晨遥遥看了一眼,心中暗道:“我跟她打,尚且要在三百招之后定胜负。你居然单枪匹马去找她?”可萧莹对姬飞晨还有用,于是姬飞晨上前将萧莹救走。

    李静洵本欲追杀萧莹,然而姬飞晨当空刷下一道冥河水光。察觉到姬飞晨法力雄浑,女修玉书中飞出大象之轮。

    “执大象,天下往。往而无害,安平太。”神轮转动,挡住姬飞晨的冥河水光,两人隔空对了一掌。

    弱水魔光和道德玄气碰撞,两人周遭气浪翻滚,逼得诸人纷纷闪避。

    一击即退。

    姬飞晨抓住萧莹远去。李静洵果断后退,重新站入人群之中,身边五片书页飞出,又是五重道术将她和玄门之人裹住。

    周燕儿本来还想去追,被李静洵拦下。“别去,你打不过他。先去救人。顺带你帮我找来一架火炮。”李静洵面露沉思之色:“帝朝这些修士制造的火炮,恐怕另有玄机。”

    最后,李静洵看向远处的姬飞晨:“至于这人,恐怕还藏着一些实力,应该不逊色景轩师兄他们。”她把手掌藏在袖袍,暗中用“冲和之气”将弱水留下的伤势消除。

    “这丫头还有隐藏的法力。”姬飞晨和李静洵拼了一记,察觉李静洵手段非凡。她道基扎实,距离人仙只差一步。这一批道德宗弟子,恐怕她的修为排在首位。

    “模样平平,没想到暗藏这般底蕴。”

    姬飞晨将萧莹救回驻地,顺带将几个白脉女修一并带回。

    诸女神色未定,连忙对姬飞晨道谢。

    “不忙,你们看着驻地,别让他们救人——”

    轰隆——

    驻地外围突然有一片乙木神雷炸开。

    青光雷霆和秦武的雷法似乎同处一源。

    姬飞晨眯着眼,瞧出是谁在动手。

    紧接着,一面金榜迎空招展,将八百士兵统统收走。

    空中金云滚滚,白衣少年刚一现身,将所有凡人甩到李静洵身边:“接着!”随后,少年消失不见。

    “师兄,救人要紧!不可恋战!”李静洵对空中一喝。秦武当即洒下一片碧霄神雷,和诸多同门汇合,回返金鼋城。走之前,对郑琼撂下话:“郑琼,明日灵卵出土,你我再一论高下!”

    郑琼从空中下来,阴沉着脸回到驻地,直接对驻地中的诸人问:“怎么回事?”

    姬飞晨面色不改,摇摇头:“我刚刚救下白脉几位师妹,不清楚。”他撇的干干净净,但心中清楚。昨夜涂山来到驻地,暗中在驻地以无相神雷化作两颗骨树。方才,在诸人争斗之际,涂山出手将骨树引爆,把众多凡人救走。

    对这些凡人,姬飞晨本也不欲犯下杀孽,于是默许涂山的行动。

    姬飞晨在这一战中亮出弱水,在黑脉诸弟子中堪称数一数二的人。郑琼和颜悦色跟他聊了几句。这时,罗青衣这时候悄然来到郑琼身边。“师兄,方才我去看了。是有人昨夜将骨树挖走,然后换成两颗雷树。”

    罗青衣父亲是青脉的长老,她生来就是魔门之人,和姬飞晨这类外门进入的弟子不同。她的利益绑在魔门这辆战车上。从小受魔法熏陶,不用消除记忆,也因为其特殊身份,涉足阴冥宗的权力核心,才能代理青脉事务,和郑琼平起平坐。

    罗青衣的话颇有分量,郑琼一听,惊道:“有人破去骨海中的阵势?”两人暗中一交流,将姬飞晨撇在一旁,匆匆离去。

    姬飞晨乐得清闲,和白脉诸女聊了一阵子,返回黑脉居所。

    看到何文开神色不定和诸位同门在一起疗伤,姬飞晨暗道:“罗青衣虽说行径不佳,但绝对不蠢。回头发现何文开挖掘骨树,想要恢复记忆,肯定被郑琼他们清理。这家伙,活不了了。”

    思索间,凌风上前几步,神色恭敬:“姬师兄。”

    姬飞晨看向凌风,不单单是他,周遭一些同门也对自己投来莫名神色。炼成九幽弱水,对阴冥宗而言自动成为核心弟子,待遇不同于以往。

    要知道,这次阴冥宗总共才来了六位核心弟子。每一位,都将门中心法修炼至巅峰,有“十万真水炼龙珠”的层次。

    五脉和掌门一脉各有一人,黑脉之人正是凌风。不过,郑琼初来乍到,六人乖觉让郑琼作统领。

    现在多了一个姬飞晨,黑脉自觉声势大振。

    姬飞晨和凌风往外走了几步:“师弟找我有事?”

    “方才师尊传来消息,说是明天夺宝,全权仰仗师兄。”凌风一开始得知姬飞晨的修为,心中直打鼓。毕竟姬飞晨的师尊和自家师尊不对付。直到黑池上人传讯,他才放下心。

    闻言,姬飞晨哑然:“黑池师叔真是看得起我。而且明天我们五脉之人不过是敲敲边鼓,真正夺宝的人是郑师兄。师叔既然能请掌门一系帮忙,何必我动手?再说,师弟法力不比我差,黑脉理应还是你主事。”

    凌风摇头:“明日我和其他四脉的同门要布置九幽绝阵,届时不便脱身夺宝,还要牵制青脉那些家伙。到时候,师兄不用在阵中杀敌,只需暗中出手夺取灵卵。”

    姬飞晨听了,心中默默盘算。他转修炼气士道路,根本不需要过什么清浊杀劫。也对杀玄门修士没什么兴趣。明天本就打算出工不出力。

    凌风的话让他心中一动,点头:“也罢,明日我找机会偷灵卵。至于郑师兄那边,你去联络。”

    说完,姬飞晨回屋准备。刚刚走上床榻,瞧见上头摆放的一道弥天符。

    “这小子真有本事,居然探入黑脉之人而无人发觉?”

    姬飞晨祭炼弥天符,和另一头的涂山联络:“你小子怎么用九赫山跑出来了?”

    “修炼有成,出来看看。顺带和秦武交手,瞧瞧我跟圣地传人的差距。”涂山啃着苹果,坐在树枝上晃晃悠悠,身后狐狸尾巴一摇一摇。

    他此刻位处金鼋城百里之外的山林。

    “你救下那些凡人,没去跟玄门汇合?”

    “我又不是玄门之人?卖他们一个人情就成,何必给他们效力?明日,关于那枚灵卵,我也想要争一争!”

    “你也要争!”弥天符另一端传来惊讶之色。涂山一想,反问:“怎么,你也想要?”

    姬飞晨将情况一说,涂山正好将苹果吃完,把果核一扔,轻快道:“那成,明天我夺过来后,送给你算了!等等……”

    涂山突然念头一改:“这样吧,反正你拿回去给你家师叔也没什么好处。不如明天让我夺走,回头我跟你家师叔谈判,顺带敲他一笔?”

    姬飞晨一听,眼睛顿时放光:不错,自己累死累活拿回去,还要在秦武面前动用全力,暴露底牌。何不趁机跟涂山联手,将灵卵拿到自己手中,回头再让涂山出面谈条件?

    “反正黑池师叔活不久了。他那些家底留着也是被师祖或者师父私吞。不如让师叔发发善心,将这些家底送我点!”

    两个心黑的主一合计,马上想出一条条毒计。

    最后合计完,涂山大大方方往金鼋城走去。他救下那些士兵凡人,加上和道德宗有旧,轻而易举混入玄门之中。

    此刻,李静洵正在客栈中研究周燕儿带回来的火炮。

    这门火炮完全按照法器的制作方法。在火炮内膛里刻着一组阵箓图。只要有法力流经阵箓图,就能催动火炮的威能,打出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乃石中火、空中火和木中火。三种火焰混合之后可以对付修士。这是帝朝对付仙人的手段?”李静洵抚摸阵箓图,忽然在操控台下又发现一个夹层。

    可当她准备打开时,火炮轰的一声自动引爆。

    “果然是血海手笔!”李静洵目光一闪,身上冒出一层白光护体。火光和白光撞击,整个屋子彻底炸开。

    索性她所在的屋子是单间,没妨碍到别人。不过这边的动静,立刻引来众人注意。

    涂山和玄门弟子赶过来询问,李静洵摆手:“我没事,多谢诸位道友关心。只是刚刚在研究大鸿帝朝的神火巨炮,似乎别有玄机。”

    李静洵避而不谈,转而说起另一件事:“但这种火神炮不足以对付修士,威能太小。刚刚阴冥宗绝对放水了。这说明……”

    “说明又是魔门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对凡人传播大杀伤性武器了?”秦武扶额:“那些杂种,成天就想着伤天害理。”

    秦武依稀记得长辈曾经说过。在百年前,就有魔修化名方士跑去给帝朝进献神药。据说一瓶神药可灭杀三军。

    那是用修士特有的毒丹所化,滴入水中便可造成一场瘟疫灾害。魔门蛊惑帝朝以瘟疫对付敌人,若非玄门发现得早,恐怕死伤不下十万人。

    涂山目光闪烁,这小子也从火炮中瞧出一些蛛丝马迹,随后上前和李静洵打招呼:“静珣姐姐,那篇功法你练得如何?”

    这说的,是当初从彭翁处所得的三尸法门。

    “还成。你呢?”

    “没什么进展,不好练呐。”涂山搬来一个凳子坐在李静洵旁边:“这篇三尸法门真不适合我。”

    李静洵看着少年,他头顶白绒绒的狐狸耳朵耷拉下来。女修觉得好笑,又想起一事,对涂山道谢:“刚刚多谢你出手相助,不然那些凡人必死无疑。”

    “我也是顺道来的。”涂山刻意展现天真无邪的一面:“我听说这地方有宝物出世,所以跑来碰碰运气。刚刚正好瞧见魔门抓凡人,所以帮一下忙。到明天,我可不跟你们联手。先说好,我不是来帮你们的。”

    涂山乃异类得道,在玄门中本就有一些人多有抵触。一听这话,立时不忿想要反驳。

    反倒是秦武点头:“也成,不帮魔门就好。那灵卵本来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只要不被魔门得到就成。你既然和道德宗有旧,就让李师妹招待你。”

    涂山顺利打入玄门,夜里头再度用弥天符和姬飞晨联络。

    “明天的时候注意点,听玄门的风声,太元宫的传人就在附近。”

    “不怕。”姬飞晨冷静回应:“按照我这边的消息,血海传人也在附近。”

    如果再加上可能存在的太上宫传人,那么四大圣地就全了!

    “我得妖族圣地传承,正好跟他们四个较量一下,瞧瞧我的天妖大道比他们如何?”

    “我和郑琼都已经炼成冥河道果,再算上不知深浅的涂山还有四大圣地传人。不出意外,这次争斗就是我们七人。”

    姬飞晨和涂山心思各异。以往圣地传人只有四个。但是现在,有七个同级别的存在。这是一个大争之世,望着窗外寒风,妖狐和青年抑不住浑身热血沸腾,翘首以待宝物出世。

    在这个修行盛世中,他们到底能不能占据一席之地,明天这是最初的开幕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