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五十六章辛苦收徒的老仙
    金印徐徐落下,生死危机就在眼前。

    金印底部的九宫图清晰可见,恍惚间让姬飞晨想到自己前世上小学的时候背诵的九宫口诀。

    突然,姬飞晨双目一瞪,眉心再度飞出巨龙:“阴阳斩天剑!”两条龙须化作巨剑破开金印,飘飘化作几张薄纸飞入鬼母手中。

    “鬼母,你这九宫八卦之法,怎么跟我阴阳两仪之法媲美?须知,道生阴阳,方有万物。你这八卦九宫,太落伍了!”

    李静洵心有所悟,见姬飞晨脱困,也从道德玉书中飞出一页金纸:“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二气在她面门化作首尾相衔的太极图,轻而易举把金印化去。这道术同样来自《道德真经》,以冲和之气模拟阴阳大道,乃破道之法。

    “有道是‘龙王家中坐,龟丞门前迎’,你这老乌龟,怎么跟我这龙神大道比肩?还是乖乖俯首称臣,我把你抓入家中水池当鳖鱼,也能保全你性命!”姬飞晨一句一句刺激鬼母,最终鬼母沉不住气,冲到姬飞晨二人面前的玄牝之门,直接仗剑砍下。

    “别一口一个老乌龟,老娘只有一半的灵龟血统!”

    “一半?你借助九个血裔炼成九穴灵龟,成就千岁灵龟真身,到时候可就是真正的老龟母,难不成晚辈要称呼你一声龟灵圣母?对了,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叫你龟母还是侮辱龟族呢!毕竟灵龟主寿,可是四灵之一。你这老王八,怎么比得上?”

    九灵鬼母生平最恨,就是有人拿她跟脚说事:“小畜生,老娘抓住你第一件事,就是拔掉你一嘴利齿尖牙,让你日后还怎么嚼舌根!”

    “嚼舌头,跟牙齿可无关——”突然,姬飞晨脸色一变:“师妹,动手!”

    趁着鬼母方寸大乱,二人同时拿出棺椁。姬飞晨将天子真符对棺椁一拍,李静洵用金鼋神符也贴在她身边的棺木上。

    赤龙腾空,金霞飞舞,两尊棺椁中同时传来鲸吸之力。

    “收!”棺椁里都是九灵鬼母的遗蜕枯骨,并且沾染邱家姐妹的鲜血,冥冥之中克制九灵鬼母。当九灵鬼母靠近后,两股力量将她定住,不断将她往棺椁中拉。

    “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李静洵再度催动玄牝之门,龙凤起舞,当空对九灵鬼母天灵盖轰下。

    姬飞晨不甘落后,一记阴阳双龙剪从腰间再度将鬼母拦腰剪断。

    森森鬼气准备再度复原时,空中玄牝生气一冲,把即将愈合的鬼气冲散。两段鬼灵之体失去感应,轻而易举被关入两尊棺椁。

    鬼仙本就是精神阴灵之身。投入棺椁中,分神和枯骨融合,被龙气和神力压在棺椁中难以脱困。

    里头不断传来撞击声,尖利的叫声响起:“小畜生,你算计老娘!”

    “那是龟母你心性不佳,受不住激将,与我何干?”姬飞晨盘腿坐下,和李静洵一人一边,施法以灵咒炼化棺椁之中的两道鬼仙灵神。

    千里之外,一座玄龟潭中爆发水浪,随后有黑风乌光冲天而起,冲着姬飞晨二人杀来。

    “这是你们逼老娘的!老娘动真身,跟你们势不两立!”

    九灵鬼母震怒,哪怕是她的鬼仙之体,也只能炼成三道幻影法身。而今被姬飞晨二人镇压一道,几乎折损她三分之一的道行。

    于是,真身出身。黑风煞雾漫卷天地,冲金鼋城杀来。

    可半路上,她看到一位少女站在山丘上,瞧见远处飞来的黑云,女子笑道:“前方可是九灵鬼母?”

    鬼母一怔,云头止住,定眼一瞧下方黄衫女子,当即又怒道:“又是道德宗的贱婢?小妮子找死!”于是,她催云而下,对周燕儿扑来。

    周燕儿摇头:“老前辈原本说让我劝你一劝,但你抢先动手,也怪不得我下手狠辣!”她本就不喜鬼母性格,当即洒下一片金沙。

    金沙茫茫射入云中,只听黑云中一声惨叫,九灵鬼母收云散风,化作乌光遁会老巢。

    周燕儿见她跑得快,赶回金鼋城去找李静洵二人。

    二人此刻刚刚净化棺椁中的鬼母化身。姬飞晨等了半响不见鬼母真身杀来,奇道:“按我计算,这鬼母绝非冷静之辈。被你我斩了一道化身,怎么会不来报仇?”

    李静洵掐指推算,只因鬼母境界在她之上,故而无法推演。

    “她被我赶走,当然来不了!”周燕儿赶来,一脸洋洋得意。

    见她回来,二人惊讶上前。没等姬飞晨问话,周燕儿首先发难:“师姐和清泓师兄倒真是亲近、反倒我这个亲师妹是个外人。你们俩对付鬼母,早早把我支开,这是何意?”

    周燕儿大发脾气,李静洵二人对视,不觉有几分尴尬。

    李静洵上前安抚,等周燕儿脾气消了,又问:“你回来了,那毕荣呢?”

    “她被某位前辈带走,说是他的衣钵传人。”

    “前辈?”三人坐下,听周燕儿细细道来。

    ……

    不久之前,周燕儿抱着毕荣乘云离去,走到半路,便见霓霞滚滚,红光漫天,有位老仙将二人截住。

    “小友慢走,还请留步!”

    老仙拦住周燕儿,周燕儿打量老仙,心中警惕:“前辈是?”

    仙人身穿丹红凤裳,手持鸟头金拐,白胡飘飘齐膝,头扎纯阳方冠,一副有道仙人的模样让人心生好感。

    “老夫来自梧桐坡,因和此子有缘,故前来收徒。”

    “梧桐坡?”李静洵顿时惊呼出声:“那位前辈可是姓风?”

    “不错。他说跟我们道德宗有旧,将毕荣给带走,难道师姐认识?”

    姬飞晨也投来关注之色。

    李静洵道:“风行千里,凤舞九天。风千里前辈可是当今一位赫赫有名的地仙。”

    这一说,姬飞晨脸上也多了几分变化。风千里,传闻乃人妖之子,脾气古怪,以自己妖鸟之血为凭,不修玄元仙魔之法,而是以凤凰真法为本,化作九天凤鸟真身。

    姬飞晨之所以关注他,是因为他的《凤天诀》和自己的《玄煞魔龙经》相生相克。

    “原来如此。”李静洵理清前因后果:“倒是我们几个多管闲事。毕家有毕方神鸟血统,他们家的后人可谓天然契合《凤天诀》。恐怕老前辈对这毕家早有关注。”

    没错,风千里而今已参悟大道,天仙道果就在眼前。但是他飞天之后没有传人留下,这门《凤天诀》岂非失传?

    因此,他早在百年之前就有所准备。可以说从毕荣还没出生,老仙就想将他当做衣钵传人。本来,毕府的枯井以及底下的金鼋,都是老仙为毕荣日后准备的机缘。

    当几年之后,九灵鬼母发动九座风水局时,引毕荣跌入枯井见金鼋天官。到时候,让毕荣借机踏入仙道,并且和金鼋天官联手化解毕府劫数。最后,老仙出面赶走九灵鬼母,让毕荣安心随自己回山修行。

    这一切布局,应在十年之后发动。这也是金鼋天官所感应的十年大劫。

    可谁想,姬飞晨三人横插一手,有道德宗出面后,老仙坐不住了。半路上,他赶紧出面收徒,并且引周燕儿来阻挠九灵鬼母。

    “若真是如此,毕荣未来不用担心。不过你说你击退鬼母?”

    “老仙走之前,留给我一壶金沙。刚刚我用金沙将鬼母逼退。”周燕儿把金沙递给李静洵。

    定眼一瞧,李静洵道:“果然是天璇金晶沙,风前辈在西方沙漠所炼制的神沙。你好好收着,日后可做防身之用。”

    说来周燕儿的确福缘不浅,在龟山中得到一把玉剑,碰到老前辈也被赐下灵砂。

    三人返回毕府,姬飞晨说了前因后果,对毕邱两家道喜:“那前辈乃得道高人,日后令郎修仙有成,毕家至少可延绵千载。”

    接下来,姬飞晨三人告辞离去,毕府上下几次挽留。忽有一道仙鹤传书飞来,李静洵接过一看,顿时改变主意,答应在毕府暂时逗留。

    “清泓师兄,不久之日金鼋城有一场仙魔之争,师兄可要参与?”

    金鼋脱困,城中灵脉浮动,有一枚玉卵即将出世。那物,正是黑池上人炼“玄冥七窍丹”的主药。因此,不久之后阴冥宗势必有人前来夺宝。

    玄门算出因果,诸多上门派遣门下前来阻挠。虽说不涉及人仙大战,但众多蜕凡境界的弟子汇聚一堂,也是一个历练的好机会。

    姬飞晨沉思之后婉言拒绝:“我还要去东山寻宝,至于这件事便不参与了。”

    他孤身上路,走到半截后突然隐去,紧接着用魔门弟子的身份折返。

    这时,姬飞晨将身上的墨龙鳞扯下,他身上的天机瞬间清晰,伪装成魔修和阴冥宗同道汇合。

    无巧不巧的,他所在的这处地界,正好就是不久前和鬼母大打出手的的地方。阴冥宗五脉皆至,在郊外升起迷雾黑云,一座座宫殿拔地而起,分五脉格局排列。

    不久之前金云频出,现在又有魔雾腾起,吓得城中百姓哪里还敢外出?

    “阴冥宗来的倒是快。”李静洵姐妹俩站在空中,乘鹤而立。她望着远处飘出的煞气,不住摇头:“魔门之人也真会选地方。不久之前我和清泓师兄刚刚在那里布阵,正是元气充沛之地。他们借此凝练煞穴,用来打造他们的九阴魔宫。”

    “九阴魔宫?师姐,他们布下的宫殿格局就是阴冥宗的九阴魔法?”

    “没错。九阴绝阳,十死无生。你瞧,那煞气在空中凝成骷髅之相,这正是阴冥宗的白骨魔神。若我等不慎靠近,势必会被魔神吞噬。”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魔门妖人已至,我们的人也快来了。到时,金鼋城下跟他们论一论玄元两道孰为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