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五十五章八门斗阵
    姬飞晨二人且战且退,茫茫白云从金鼋城腾起,后面有一道黑光远远吊着。

    落在郊外山丘时,姬飞晨把碧潮珠一一收好。周遭云气散开,虚空中排下一道道雷霆。他面带微笑,似乎成竹在胸。

    “师兄笑什么。”李静洵翻白眼嗔道:“师兄你的道法玄功,哪个对鬼仙管用?”别看空中雷霆多,这些玄阴冰魄雷法,对鬼仙一点用都没有!不然,龟山中的厉鬼,怎么让姬飞晨打那么久?

    “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李静洵再度将玄牝之门摆出,龙凤龟麟托起金门,落在二人头顶。

    “虽然不克她,但她也打不了我们,不是么?”荀易将二十四宝珠落入雷霆,霎时间风起云涌,清凉水光流转不休,八座门户一一升起。

    这是姬飞晨最擅长的“八门阵法”,三道碧华构成一道光门,八门洞开,围住玄牝之门在郊外立作阵法。

    “归根究底,鬼仙只是失败者。我们这些修道之人,谁把鬼仙当一回事?”说完,瞧见黑光追来,姬飞晨拉李静洵转入八荒锁神云光阵。

    九灵鬼母提剑乘风而来,看到郊外一片金云滚滚,悠悠荡荡,杳杳冥冥,将方圆十里覆盖云雾之中。依稀间还能听到龙吟凤鸣之声,空中瑞气景光翻滚不休。

    “这俩小辈的手段倒真不错。”九灵鬼母站在云端俯览,这座阵法暗合八卦九宫之玄机,空中雷霆杀机密布,内里造化玄机暗藏,若一般修士前来,落入阵中再难活命。

    九灵鬼母踌躇不前,忽闻雷霆炸响,云散雾隐,二人站在一座门户下,身边龙凤相随。

    姬飞晨邀战道:“前辈,你也是魔门高人,不如和我二人赌斗一场。若你胜了,我二人再不管这毕府之事。若你败了,还请速速退去,不可再对你家后人下毒手。”

    李静洵手捧玉书,嫣然笑道:“前辈乃魔门高人,想来不会拒绝我们两个玄门小辈的决斗吧?”

    鬼母性格偏激,此生最受不得激将,闻言狂笑不已;“尔等小辈也敢在老娘面前放肆!老娘这‘九灵’二字,你等可知是怎么来的?”

    李静洵不待说话,旁边姬飞晨直接作诗:“

    泥中自诩九灵仙,无耻无颜喜乐欢。

    祸运当头霉盖顶,藏头缩尾把身安。

    只惜先祖功劳苦,负洛背文大道传。

    怎奈子孙多不肖,龟中败类落跟前。”

    九灵鬼母一听,羞得满面通红。姬飞晨的话,岂不是说她藏头缩尾,才从仙魔杀劫中活下来?而且骂她只会摆弄祖先威名,自身一点德行都没有。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底”。

    姬飞晨一下子戳穿九灵鬼母的跟脚,指着她的脸骂她在泥中打滚,乃老龟得道。气得九灵鬼母三尸神暴跳,仗剑便杀入大阵。

    “无知小儿,如果让老娘抓住你!非把你剥皮抽筋不可!”

    虽然鬼母怒火攻心,但她乃灵龟之属,生来精通九宫洛书之法,在阵中算出大阵生死门户,循生门路径往里走。

    可刚走没几步,她顿觉有变,前方玄牝之门正吞吐天地元气,龙飞凤舞,气势盖天。

    “不对,我现在是鬼仙之体,一般的生门怎么能去?”鬼母猛然醒悟,转而后退抽身。

    “鬼母,既然来了,何必退去?”姬飞晨伸手一拍,空中密密麻麻的玄阴冰魄雷打下。

    银光电闪,冰凌霜飞。

    鬼母连吃数下攻击,披肩散发从玄牝之门前狼狈离开。

    “这阵法好生厉害!”鬼母扫视八门,每一座门户都别有玄机,轻易不得靠近。

    “可恨我是化身分神前来,若是本尊亲临,何惧两个小辈!”

    见她不动,姬飞晨得意道:“师妹,怎样?我就说她不足为惧。区区一位鬼仙,哪里能胜过你我?”

    天地间有五等仙人。

    最高一等是天仙,也是仙道玄门所追求的目标。天仙号称清灵之仙,纯阳之体,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存。

    次一等为地仙,乃天仙之半,人仙之上。居灵山福地之中,号称陆地神仙,千岁长生。

    再次一等为人仙,将将窥入长生之门,能驻颜有术,百病不侵。操控道法神通,呼风唤雨,趋吉避凶。

    这三类,合天地人三才之数,依次递进,正是玄门三大道果的修行。

    此外还有神仙和鬼仙之分。

    所谓神仙,便是金鼋天官这类领神职之仙,受香火祭祀,借神道之力修行。神仙所成之大能依托山河世界,最高境界不比地仙差多少,甚至犹有过之。

    鬼仙,便是修行失败的仙家所准备的一条退路。肉身被斩,阳神难成,只能寄托于将人仙道果凝成鬼仙之体,以阴灵之身苟延人世。虽能出入幽冥之界,但无法登临青冥,更无法触摸地仙道果。

    绝大多数鬼仙,求的是转世重修,或者重证人仙之躯,再入正道之门。

    九灵鬼母便是如此。她当年被道德宗高人斩去肉身,只有一缕阴神逃脱。仓促间无法接受香火祭祀,无奈之下只好转入鬼道,将自己的人仙道果化作鬼仙的阴灵之体。玄门求纯阳至清,鬼仙的阴灵之体浑浊不堪,自然被玄门鄙夷。再说,玄门众多法门都附带克制鬼仙的神通。虽说人仙和鬼仙差不了多少。但公认一个人仙吊打五位鬼仙。

    比如太霄宫的五行纯阳伏魔神雷,等闲鬼仙沾染一点,必死无疑。道德宗的玄牝之门,轻而易举能将鬼仙之体扫灭,更能将鬼仙打入轮回之境。还有冲虚道,他们对鬼仙法门别有研究,能轻而易举将鬼仙真身打散。

    如果是道德宗的人仙出马,九灵鬼母哪里敢逞凶?也是李静洵法力不济,不然一座玄牝之门便可瞬杀鬼母。

    可以说,鬼仙之体和玄门大势逆反,五仙之中最为低下,只勉强比蜕凡境界要高些。

    原本“八荒锁神云光阵”只能从生门过,但这生门针对阳间修士,尤其是连通玄牝之门后,对鬼仙而言无异于绝路。

    不能从生门走,九灵鬼母再度从死门走。

    然而,虽然阴阳颠倒,但死门之中万物寂灭,乃八门之中杀伐之最,能散魂灭魄,九灵鬼母同样不敢进入。

    见她在阵中迟疑不决,姬飞晨再度挑衅:“鬼母,你这魔门前辈,难道怕我们两个小辈?也对,鬼母背负九宫龟甲,趋吉避凶,最擅长的不就是藏头缩尾、贪生怕死?只要鬼母退去,这件事就此作罢如何?”

    李静洵一听,暗中扯了扯姬飞晨的袖子:“师兄,你激她作甚?真不怕她拼死命?”虽说鬼仙最弱,但已经是人仙转成的鬼仙,指不定有什么护体法宝。

    果然,听到姬飞晨骂自己藏头缩尾,鬼母直接从休门冲进来。她头顶黑气冲霄,一片魔云霭霭茫茫,上有一副后天洛书压住休门之上的三颗宝珠。

    这道洛书是鬼母以自身龟甲所炼,是她心血相交的人仙之宝。碧潮珠被镇压,姬飞晨顿时失去宝物的联系。

    “师兄,你看你!”李静洵瞪了姬飞晨一眼,从道德玉书中再度催发道术。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给我化!”这门道术同样出自《道德真经》,乃解化之法。可把天地万物重归于虚空,是道德宗真真正正的杀招之一。

    一道玄白二气横冲直撞,鬼母察觉不妙,立刻闪过攻击。她神色间有些骇然,望着李静洵手中的道德玉书。

    “这丫头手中宝策,到底记录道德宗多少得意道术?”

    法宝的用途,本就是在战斗时帮助自己快速出击。李静洵将师门众多长辈和自己领悟的道术神通一一录下。以符箓的形式,将种种法术封印在一张张金篆玉页上。只要战斗,她立刻就能用自己的法力将道术催发。其中有很多,都是门中人仙所留。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一汪清泓如天河倒挂,拦住鬼母的前路。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地下一片白光亮起,鬼母只觉脚下有巨力牵扯,难以再进一步。同时,体内心火暴涨,有种种杂念扰乱魂魄。

    须知,魂魄便是鬼仙之体。一缕缕青色火焰在仙体上无风自燃,直接针对其道基根本。

    “好丫头!”鬼母连忙催动洛书,一片金光散下,身上的火焰连同脚下的重力统统散去。

    “好一个道德宗女修,果然有两下子。”正待鬼母还手时,天空龙吟炸响,一条神龙俯冲而下,两道龙须化作剪刀对她细腰轻轻一剪,将鬼母剪成两截。

    但下一刻,鬼母化作乌光重塑仙体,手持洛书怒叱姬飞晨:“小辈,你找死!”她展开洛书,书中飞出九宫神图盖住八荒锁神云光阵。

    “可惜,鬼仙之体聚散无形,不怕阴阳剪刀攻击。”姬飞晨暗道可惜,抬头一瞧,只见九宫之力贯通八卦,强行压制大阵。洛书中又有两道金印盖在姬飞晨二人头顶。

    大印徐徐压下,每一寸下落,都带着千钧之力,让二人行动困难,只能眼睁睁看金印落下。当金印打中脑门,可想而知下场如何。

    脑浆迸裂而死,绝无例外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