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五十一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没有么?”姬飞晨将整个鬼宅来回翻查,可无论怎么找,都没找到九幽水的下落。

    九幽弱水,如果落入阳世,必然形成一片弱水魔河毒井。在这里,幽冥鬼气凝聚,才会诞生各种鬼灵。可经过姬飞晨的探查,一点类似的痕迹都没有。偌大鬼宅死寂诡秘,但空空荡荡没有一点宝物的痕迹。

    此时,龟山上空风消云散,万里晴空,金辉遍洒。一座门户伫立云霄,龙凤呈祥,龟麟作瑞,五色光华净化山中戾气阴氛,以生气扭转整座龟山之地的地脉走向。

    姬飞晨知道是李静洵即将完工,只好放下心思:“罢了,来日方长,改日再去别的厉鬼处瞧瞧。”于是,姬飞晨前去救人。

    厉鬼的鬼宅和一般阴宅类似,皆有三室。前室迎客,中室居眠,而最后一间大石室则埋着厉鬼原本的尸骸。

    空荡荡的墓室中没有任何陪葬品,只有一座巨大的龙凤石棺摆在中央。姬飞晨依稀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哭泣声。

    棺椁密不透风,上面雕龙刻凤,被一股阴煞法力封得死死的。姬飞晨手中抛出一枚碧潮珠,宝珠在棺椁上一敲,“嘭”的一声,震碎上面附带的阴煞法力。

    男子拂袖一扫,清风推开棺椁,露出里面的枯骨和少女。

    枯骨面目可憎,身穿华服,身上佩戴金玉首饰。但……

    仔细一看枯骨,姬飞晨神色变了,望着枯骨愣愣出神,脸色变幻不定。

    棺椁另一角落的红衣少女赶紧跳出来:“上仙,这女尸……女尸……”邱金铃一阵后怕。她被厉鬼关入棺椁中当做阴婚匹配的对象。本意是等她在棺椁中活活饿死,然后魂魄和厉鬼结合,成为一对鬼夫妻。

    可是进入棺椁中,少女才惊讶发现——这居然是一具女尸!

    “外面和我打斗的厉鬼,虽然浑身阴气,可绝对是男鬼。”姬飞晨心中疑虑,隐约觉得这件事背后另有隐情。

    “先离开,此地不宜久留。”姬飞晨将女尸枯骨连同棺椁一并收走,带邱金铃和其他二人汇合。

    此时,周燕儿已经将所有尸骸埋回坟头。并且为前几位捉鬼同道的尸骸立下衣冠冢。

    “诸位道友卫道而亡,望你等日后可再入我仙道之门。”她在衣冠冢前深深一拜,坟头生出几道灵光。在周燕儿念咒净化后,四位修士的魂魄得以解脱,从肉身躯壳中脱离。

    对周燕儿稽首一拜,他们四人的随身法器相互缠绕,最终化作一把仙剑飞入周燕儿手中。

    他们几人的法宝早已破碎不堪,但法宝之中蕴含一道精气未灭。而今受周燕儿之助解脱归冥,索性就把自身法宝之中的精气融合,炼成一把碧玉仙剑赠给周燕儿作报答。

    周燕儿一愣,还来不及说什么,四道魂魄转入幽冥消失不见。

    “多谢四位道友。”周燕儿郑重其事:“此剑在我手中,日后必发扬光大,成就伏魔圣物,不枉诸位一片心意。”

    玉剑尚未真正成型。只有仙剑灵胎而无配套的阵箓图。可以说,和姬飞晨的九云玄晶盘属于两个极端。

    九云玄晶盘已经把阵箓图整理完毕,就等着法宝材料融合。而周燕儿的碧玉剑则只有材料,剑身光莹透亮,浑然天成。到底日后这把仙剑要铭刻什么属性的阵箓图,全由周燕儿自己决定。

    她把玩玉色仙剑,眼角看到姬飞晨一脸凝重带邱金铃从鬼宅出来。

    “清泓师兄。”她走过去,看到姬飞晨背后的少女。少女面容憔悴,穿着大红嫁衣,精神恍惚。

    “想必你就是邱老夫人的女儿。我受你母之托前来寻你。”

    听闻母亲的情况,邱金铃又开始垂泪,忙问:“母亲先下如何?”

    “尚可,只等你回家团聚。”二女在旁说话,姬飞晨抬头看向空中的李静洵。

    李静洵不愧仙家嫡传,玄门正宗。一座玄牝之门生化万物,将这座眠龟之山化作灵龟望月的格局。

    玄龟托山望月,采太阴月华,生龙穴福地。身上灵山如大碑,镇运聚气,是下葬入土的风水宝地。此后埋入此山,只会荫庇后人而不会再有鬼怪诞生。

    “不过等她全部做完,需要大费工夫。”思罢,姬飞晨出手相助。二十四珠明曜升起,在空中化二十四轮明月洒下月露甘霖。

    姬飞晨手捏法印:“起!”宝珠交相辉映,朵朵白莲金花埋入龟山,山石之间生红花绿草,生机所在,鬼气俱消。

    一时间,乾坤清净,天地冲和。

    女修从空中落下,忽有玄黄功德云在空中乍现。一分为二,落入姬飞晨和李静洵手中。

    姬飞晨用碧潮珠收了功德,怪道:“奇了,这净化山河居然也有功德?”宝珠上冒出一层玄黄之气,冥冥中增添他的福缘阴德。姬飞晨手一翻,把二十四灵珠收好。

    李静洵也用道德玉书将功德收入其中一页,仔细一琢磨,笑道:“师兄助我改造山河,日后此地再无邪祟作乱,自然是功德一桩。况且,此地百姓得你我恩惠,先灵得以安眠,荫庇后人。他朝若真有大贤从龟山出世,岂非是你我的恩情?”

    姬飞晨若有所思,但想到自己所见的枯骨女尸,忙道:“此地不宜久留,我等速速离去。”

    三人先把邱金铃送到老太太处。此时除却三人外,家中还有一位夫人和两个丫鬟在。

    “大姐。”邱金铃看到女子,赶忙扑入夫人怀中。

    邱金钗看到自家小妹平安归来又惊又喜:“方才我报官请人去救你。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此时,邱金钗看到姬飞晨三人。

    李静洵上前解释,邱金钗连忙对姬飞晨三人致谢。“多谢三位上师救命之恩。我邱家必有重谢。”

    “谢倒不必,只是此地不宜老夫人母女俩单独居住,还是迁居的好。”姬飞晨神色不宁,在看到邱金钗后隐约察觉到什么。

    “理应如此。”邱金钗看向门外头,一脸恨恨道:“平日这些人家得我家恩惠不少,这时候却拿妹妹作祭。这地方的确住不下!”

    接着,邱金钗拥着自家妹妹:“正好我和你姐夫在外头事业有成。你和母亲便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也让老人家享享清福。”

    接下来的事情和姬飞晨三人无关。皆是凡人蝇营狗苟。三人转身离去,不过在离去之前于村口瞧见一群村民聚众。旁边还有四五个官差打扮的人。那几个人得意洋洋,将邱家女被救的事情大包大揽按在自己头上。

    除外,还有一位修士打扮的人跟着几个官差,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方才老朽上山,瞧见山中恶鬼作祟,随便三两下就把恶鬼降服。顺带帮你们龟山改一改风水。”

    这修士倒也有几分道行,瞧出此地被人动过风水,日后是一块风水宝地。

    村中人一听,赶紧送上银钱,请他为自家先人在山中寻穴点脉。

    见此情此景,周燕儿一脸不忿:“我们干活,最终却成了他们的功劳?”说完,她要上去理论。

    姬飞晨和李静洵同时出手按住她。

    二人相视一笑,姬飞晨道:“狗咬你一口,你还要上去跟狗理论不成?”

    “大鸿帝朝一向不喜我们玄门干涉太多。功劳归入朝廷,也是必然。”李静洵倒是看得开,语气平淡的很。

    果然,玄门仙道和朝廷之间,也是面和心不合。姬飞晨心中揣摩,在前不久治理旱灾的时候他便有所察觉。

    姬飞晨脸上露出笑容,周燕儿没好气道“师兄,我们被这么欺负,师兄笑什么。”

    “想起我和李师妹前不久治理旱灾,想必最终也被朝廷摘桃子,说是他们的功劳以安抚民心?”

    李静洵点头:“正是。我玄门虽不是隐秘传承,但一般百姓哪里有接触?所谓仙人救世,根本比不上朝廷来得实在。我们做的那件事,最后成就不少官员的政绩,让他们加官进爵。”

    “红尘俗事,非修道之人长留之地。反正成晃山地界的生灵得救,便是你我功德一桩。人心可欺,但天心难骗。”

    李静洵的话让姬飞晨不住点头,也附和说:“他们要争,就让给他们。”

    姬飞晨深深望龟山看了一眼,意味深长道:“有时候,这功劳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对了,我要继续游历捉鬼,两位师妹可要随行?”

    “好啊好啊。”周燕儿拍手鼓掌。她瞧见姬飞晨神通广大,乐得这位“正气凛然”的散修师兄同行。

    李静洵正要回绝,可比不得周燕儿嘴快,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三人结伴在神州大地捉鬼除妖。

    几日之后,就在朝廷派代的修士接私活,点风水时。天空忽然色变,一道墨光激荡云霄,转眼间遁入鬼宅查看。

    轰隆——

    突然,鬼宅内部爆发无数雷霆,尖利的女声响起:“癸水神雷?是哪个狼心狗肺的小贱人,居然敢暗算你家圣母娘娘!”

    一团黑影狼狈从鬼宅废墟走出,气急败坏:“贼子不但埋伏设计,更动了我埋在此地的化身。”她观察龟山风水,又是一怒:“我布置在龟山的风水死局也被人坏去。哪个瞎眼烂肚的混账货,竟然在坏老娘修行?”

    她掐指推算,可姬飞晨隐去自己的天机,根本找不到人。正巧山脚下有修士宣扬自己的功绩,在她眼皮子底下寻找灵穴。

    于是,她立刻把火泄在这个修士身上。

    本来是抢功,结果却为姬飞晨三人挡灾。

    将修士虐杀,随手灭了几个官差后,女子似乎恢复冷静:“依照这老匹夫的修为,怎么可能改变此地风水?定然是另有他人所为。而这份改造山河的手段,除却玄门那些伪君子外不作第二人想。”

    想到玄门在龟山的行动,女子一阵心慌:“这几日玄门忙着对阴冥宗下手。我这种魔门散修,他们怎么会看上眼?再者,我只是略略对凡人动手,只需血祭九人,动作微小,应该不足以引来他们的注意。”

    可想到玄门势大,魔女心中一阵黯然:“当今玄门昌隆,根本没有我们魔修的立足之地。什么时候,我们魔修才能名正言顺杀人练功?”如果魔门如同过街老鼠,只要显形,立刻被玄门抓入镇魔塔。

    “也罢,先去毕家瞧瞧。这处龟山被人捣毁,希望我留在那里的布局无恙。”女子叹了口气,起身往南而行。

    日光一照,水中映衬女子的容颜,和邱金钗竟然有三分相似。

    此时的姬飞晨,自然不晓得龟山发生的事情。如今的他已经在荒野之中寻到一座石碑。碑上无字,背下有龙龟驮负,,风吹雨打中痕迹斑斑,石碑破损严重。不过有一道功德灵光封入灵碑,此物对凡人无用,但对修士而言却是一件不错的炼宝材料。

    “功德无名,荒野难闻,霸王之风,力托山河。”姬飞晨面露喜色,把这面石碑收入豹囊。这一行任务,已经完成三分之一。

    “大利在南,独足起舞,风火连天,水龙避之。接下来,就要去毕方之地,寻螭吻踪迹。”姬飞晨随便找了个借口,引诱二人跟他一并往南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