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五十章龟山捉鬼逢故人
    阴山黑水,嶙峋怪石。

    “师姐,你快点!”少女在崎岖小路蹦蹦跳跳,催促身后的青衣女子。

    李静洵恬静一笑,语气温和说:“不是我快点,应该是你慢点。在这龟山中打转,小心找不到回去的路。”

    她盯着远处龟山,山中黑雾蒙蒙,阴云沉沉。此乃大凶大恶之地,稍有不慎就再也出不来。

    周燕儿义正言辞:“师姐!我等道德之士以斩妖除魔,匡扶正道为己任。此地厉鬼为祸,强抢民女,我们如果不快点,万一出事呢?”

    周燕儿是道德宗人士,和李静洵分属同门。少女天真无邪,她第一次下山,李静洵担心她在外出事,所以亲自跟来随行。二人在凡间行走,无意间撞上一个想要自杀的老妇人。

    过去一问究竟,却是老妇人的小女儿被村人抓去做祭品。老妇人心灰意冷之下想要自寻短见。

    周燕儿自报奋勇,答应帮老妇人将她的小女儿救回。于是姐妹俩往不远处的龟山而来。

    这座龟山形如大龟托碑,山势起伏,本是村中安葬先人的宝地。可几十年前,山中凭空出现一头厉鬼。那厉鬼祸害一方,此地恶风常聚,黑云常涌,已经是村人不敢轻易进入的凶地。就连现在送葬入土,也不敢往龟山去。

    这次,龟山中的厉鬼色念萌生,要求山下村子里的百姓给他准备良家妇女配阴婚。如若不然,便把各家各户的祖坟统统捣毁。无可奈何之下,村人将邱老太太的小女儿送上山。

    阴婚,本是父母怜惜自己未婚的早夭女儿,在死后为他们进行配对,以求阴间常伴,共度冥生的习俗。但厉鬼让活人配阴婚,其话中含义就是要把邱家小姑娘杀死,取其魂魄跟自己作伴。

    周燕儿初生牛犊不怕虎,拉着李静洵去龟山捉鬼。

    走入龟山,李静洵突然觉得山上气候有些寒凉,赶紧把周燕儿叫住。“你先等等,这里气候不对劲。”

    周燕儿满不在乎:“高山之中本就寒凉。师姐也说这里是鬼阴汇聚之地,有此气候也不意外。”

    “不,这是修士做法所引来的玄阴之气。”李静洵神色凝重,索性拿出自己的道德玉书。宝册中飞出一页金纸,在二人周遭旋转一周,有青烟袅袅,宝光烁烁,形成一层光膜抵御阴气。

    接着,李静洵抬头观看无望峰。

    无望峰上空风起云涌,天霜若龙,冰凌寒雪夹杂在魔风黑云中纠缠不休。

    “有修士在龟山激斗?”李静洵抱着道德玉书,书中又飞出一张金纸,另一门道术自动激发,在李静洵头顶多出一对阴阳游鱼。

    游鱼衔尾而成太极,玄白阴阳二气纠缠缭绕,有道光宝云生息不绝。李静洵伸手一指:“去!”

    太极图落入龟山上空,立时垂下五色毫光。在山中一扫,五色祥光荡开魔云寒风,露出里面正在打斗的二人。

    这卷太极玉图乃道德宗不传之秘,也是他们赖以为凭的根本。道德宗参悟《道德真经》,有道德两心,修自身德行,全天地道行。最终达到天人合一的道德本相。这卷太极图便是以玄之又玄的大道图箓来观察众生德行根性。可辨善恶,明正邪。

    太极图笼罩山巅二人,左侧那人头生独角、赤面黑牙,身穿尸袍,手拿骨锤,周遭环绕一阵阵阴风魔雾,头顶有一道灰蒙蒙的气运灵云将散未散。还有诸多冤魂缠绕在身,血债累累。

    仔细一瞧,厉鬼身上的尸袍乃人皮袍。取心口一块人皮,寻千人之皮作衣,又名“千纳万血藏灵袍”。他手中骨锤取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之男童六人,取阳年阳月阳日阳时之女童六人。用十二头盖骨,合十二元辰,六阴六阳炼成一只鬼锤,此乃幽冥凶器,唤“六丁阴阳通冥锤”。

    单这两件凶物掀动腥风血雨,煞气森然外露,不知有多少修士葬身龟山。

    “此人气运衰竭,又有孽力业障在身,想来正是此地厉鬼魔王。”李静洵暗思后看向另一方。这一看,瞧见一位熟人。

    身材伟岸,青衫飘然,头戴金冠,腰系丝绦。男子头顶二十四颗碧华宝珠闪耀不绝,他手掌催发天雷,不断有玄阴神雷冻结万物,一道道冰柱霜凌炸开,将厉鬼一步步逼退。而他身上的功德光之浓郁,比李静洵目前还多些。正是功德护体,才对恶鬼凶气怡然不惧。

    “清泓师兄?”李静洵神色惊讶:“他怎么在这里?”

    周燕儿在旁一听,忙问:“师兄?是我们道德宗的人?”

    “不,是玄门散修,但也是我们太上一脉。”李静洵解释两句,周燕儿双手一拍,立刻就要冲上去:“既然是同道之人在此,想必也是为除魔卫道。师姐,我们赶紧去帮忙!”少女兴致勃勃,意图斩妖捉鬼,为师门争光。

    “等等……”李静洵赶紧拉住自家师妹:“你这丫头净会添乱。清泓师兄占据上风,我们过去反而让他束手束脚。他所用雷法虽然不克恶鬼,但克制你我活人生灵。”

    李静洵也奇怪:清泓师兄什么时候学成这种雷法?看上去脱胎癸水神雷,但胜在阴寒死寂,和冰魄神雷仿佛。然而,这种雷法针对活人尚可,对恶鬼阴灵则效力大减。师兄何其不智,居然用这种法子?

    随着雷法催发,无望峰化作皑皑白雪之域,冰凌随风飘洒,山中银光素雪,美不胜收。也是姬飞晨法力雄浑,才能不断压着厉鬼,让他无法反击。

    李静洵看了一会儿,从道德玉书中翻出一页。这一页上写着一句真言:“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这一页飘飘飞出,在无望峰上空形成一座瑞光腾腾的金霞门户。门户上浮现一枚枚神秘古篆,浩大生气从门户中一点点宣泄。

    “这是道德宗的道法?”姬飞晨心中有感,扭头对山下一望。看到半山腰正在做法的李静洵。

    李静洵见识不凡,一眼看出厉鬼跟脚,找出相应的克制手段。

    “这厉鬼乃死气所化,最怕生机,最惧生气。这座门户,应该是玄牝之门?”姬飞晨收下留着三分力道,暗暗打量这门道法。

    玄牝之门和不久之前陆玄机所用的众妙之门不同。

    众妙之门,玄之又玄。乃玄道门,为大道纲。仙道称玄门,这“玄”字便取于此。

    而玄牝之门是造化之门,是生机之门,此乃万物天道生之根源。缠缠绵绵,生生不息。因此,李静洵所化的门户最克制鬼道。

    这座门户一出,煌煌宏大的金光生气镇压龟山。有神龙起舞,彩凤翱翔。神龙吐青龙长生之气,彩凤扇凤凰不死之气。有麒麟贺瑞、寿龟祝寿。麒麟聚瑞德之气,寿龟托福寿之气。

    此龙凤龟麟正是天下四灵祥瑞。在空中一显,鬼气立消。

    厉鬼一声尖叫,在金光中缩成一团,不断有鬼气从他身上散去。

    见状,姬飞晨伸手一指,碧潮珠将厉鬼打散,唯有一道真灵遁入幽冥。

    “望你这一去,日后投个好胎。”姬飞晨拂袖一扫,什么尸袍、骨杖统统打碎。这些尸骸所炼制的邪门宝物,姬飞晨从来都看不上眼。

    他等了一会儿,李静洵二人上前打招呼。

    姬飞晨道:“多亏李师妹,才让我省却好大一番功夫。”

    李静洵不敢邀功,推辞谦虚之后,扫视一地冰霜,反问:“清泓师兄为何在此?”

    “我前往东山,正巧路过此地。忽闻有民女哭泣,细一打听,却是被厉鬼抢入山中配阴婚之人。于是愚兄便出头捉鬼,欲平此大恶。”姬飞晨瞧见二女,说话正气凛然,似乎是哪家出来的正道门人。

    姬飞晨从月阳苑出来,一路上以降妖捉鬼的名义寻找九幽水。此地有厉鬼作恶,自然是他的目标之一。而且,他早早算出此行会遇到玄门之人。故意拖时间等后面的人来。本想钓上哪个玄门弟子刷一刷自己的名望,结果来的是李静洵这个熟人。

    李静洵了然,正要在说什么。旁边周燕儿瑟瑟发抖:“这位师兄,你能不能先把寒冰玄阴之气撤了?”

    此地被姬飞晨用玄阴灭绝冰魄神雷化作雪域,依周燕儿那点修为根本受不住。

    “不可。”姬飞晨摇头,指着不远处冰柱林中的一具具尸骸。那些尸体栩栩如生,统统被姬飞晨封入寒冰。

    “那厉鬼也是个阴损的主。他将山中所有埋葬的亡者尸骸盗取挖出,用千人尸骸炼成一支尸兵军队。等闲修士碰到这群人,哪里讨得好处?”

    “所以,师兄用玄阴雷法将此地冻结。除却压制厉鬼外,也是在封印这些尸兵的行动?”

    “正是。”姬飞晨一脸悲天悯人:“想那凡人祭祖参拜,而今先人尸体统统被人挖走炼尸,又让他们如何面对先人?我本意是将这些尸骸重新埋回去。正好两位师妹在,不知可否帮忙。”

    埋尸体?周燕儿跑过去一看,不少尸兵面目恐怖,身上青斑紫血,阴森诡异,让她心中一阵腻味。不过少女到底是纯良性子,一想到山下那些乡民,心里又是一软,重重点头:“可以。”

    她用一副上刑场的模样艰难同意,瞧得姬飞晨和李静洵忍俊不禁。

    姬飞晨对李静洵说:“我去后边将那女子救出,麻烦师妹在山中布置风水,改变此地格局。”

    龟山如灵龟望月,本应该是一处绝佳的入藏之地。但而今凶穴煞地,故有厉鬼作恶。姬飞晨打算将此地改头换面,避免百年之后再有厉鬼出世。

    李静洵当然没有反对意见。三人在山中各自忙碌。

    当然,这个建议有支开二人的心思。姬飞晨引开二人后,偷偷前往厉鬼的山洞寻找九幽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