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四十三章黑龙啸九天
    圣地别有洞天,穹空高悬明珠不断放射太阳金光和太阴银华。

    刘文昌等几个囚犯被旱魃女仙收服,命他们早晚采晨露暮霜给姬飞晨练功。

    一大早,浓雾未散,刘文昌拖着疲惫的身体,在花丛穿梭,用玉瓶将一滴滴花露收集。他体内一阵空虚,半个时辰后便有些受不住。

    “法力散尽,彷如凡人。”刘文昌面露怨恨之色:“都是那家伙,让娘娘将我一身法力彻底洗去,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连采露都做不到。”

    收集小半瓶晨露后,他径自离开花海,去找姬飞晨。

    “你等等。”路上,另一位老者把他叫住,这老者也是锁仙塔中的囚犯,姓张名海。张海拦住刘文昌,看到他手中半瓶晨露,摇头道:“你这么偷工减料,如果让那人练功失败,回头不还是找你麻烦?”

    “哼!”刘文昌面带怨色,不肯说话。

    张海叹道:“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而今我们被陈娘娘收作火工力士,总比被那两个妖魔一巴掌拍死要强。想想看,陈娘娘乃地仙之尊,我等常伴其左右参悟大道,岂非在玄门做个普通弟子要强?再者,我等都是戴罪之身,在门中难受重用。你散功虽然是遭劫,但总比性命都丢了要强。那煞星绝不会久留此地,早早将他送走,对你我都好。”

    张海将自己收集的晨露递给刘文昌:“你给他送去,娘娘让你去助她一臂之力,不也是想要化解你二人因果?你助他修炼,把自己的法力都给了,他日这煞星若修为所成,岂非欠你一点情面?等他成就人仙道果后,你讨要一二灵药重修,不也行么?”

    “话虽如此,但每天过去看到我的法力被他一点点炼化,心中终归不是滋味。”

    “糊涂!我等修道之人如果连这点痴恨情仇都参不透,日后哪有什么成就?你若能视若无睹,将这段恩怨彻底放下,岂非是心境更进一步?回头求得灵药,便可重归仙道。”

    被张海劝说,刘文昌心中略有所动,拿晨露玉瓶来找姬飞晨。只见男子双目紧闭,正盘坐在阴阳玉微竹侧,阴阳二气如龙似蛇环绕在他身边。

    他面前放着三颗宝珠。是姬飞晨从北域所得灵药以及他在月阳苑和刘文昌身上抽取的仙灵之气。

    清气腾腾,异彩生华,宝珠不住逸散清灵仙气在姬飞晨头顶凝成三花虚影。这三颗宝珠和他本身所修的煞气同源而出,只要将三宝珠融合,即可练成混元一气。

    不过陈娘娘看到阴阳玉微竹后另有计较,命人每日准备晨露暮霜,配着玉竹上的赤色竹实服用。这竹实乃灵竹吸收天地元气而成的精华,分属阴阳之宝。非但可以让姬飞晨快速凝成混元一气,更能让他修为大进。

    听到脚步声,姬飞晨睁开眼:“刘师兄。”

    哼——刘文昌闷声说:“师兄?当不起。这是你今天的晨露,晚上我再给你送暮霜。”

    清晨的露水,暮晚的寒霜,以这两种做药引,可以将阴阳竹实的效果完全发挥。

    见刘文昌一脸不高兴,姬飞晨含笑不语,收下晨露,继续打坐练功。他作为受益者,自然不会在意刘文昌的想法。只要自己晋升人仙,更不惧他心中那点怨恨。

    刘文昌等了一会儿,看到姬飞晨头顶飘出墨色云雾。雾气浑浊,煞气冲顶。

    “魔门终究是魔门。”刘文昌面带鄙夷之门的护体魔云和玄门仙光的清净明澈不同。魔门的法力属性浑浊驳杂,不到地仙境界难有返璞归真之妙。

    姬飞晨所显现的墨色雾霭正是自身法力之本,合一会之数,一道道龙气在头顶盘结,又有三朵清灵之花飘飘荡荡,清气与浊气相互交融。

    刘文昌盯着姬飞晨脑袋左边的那朵青花,那花如青色琉璃,纯净璀璨,显然是仙道根基扎实之故。而今,一缕仙气从花心袅袅腾腾,投入黑煞魔云中净化煞气。

    那正是刘文昌法力所化,每一次看,心中都不是滋味。

    “罢了,张老哥说的没错。计较这些,心中魔障,日后更没有修炼得道的一天。”他毅然转身离去,等他走远后姬飞晨再度睁开眼。

    “你我二人有清浊因果,如果现在不了结,日后杀劫一起,必拼一个鱼死网破。现在你我性命皆得保全,他日大不了我送你一道机缘便是。”

    思罢,姬飞晨伸手一指,玉竹上脱落一枚竹实,配合晨露飞入口中。竹实形似粳米,一粒下肚后自动化做阴阳之气流转四肢百骸。最后在丹田形成一枚阴阳道种。

    正是这枚道种镇压阴阳,才让他体内浊气和清气不至于马上起冲突。

    阴阳气流转,每一次行动都自动吸引一道浊气和清气转化为元气,在气海丹田升起一轮太极阴阳鱼。

    不过当清浊之气转换,他肉身不断传来针刺一样的疼痛。

    魔门重视肉身修炼,每一个魔人的身体都极度适应魔气,排斥清灵仙气。如今沾染仙气,自然引来相应的后遗症。

    姬飞晨面色不改,将心神沉入老君法相,眉心祖窍观想神龙遨游天地,将肉身上的疼痛一一忘却。

    周而复始,在九九八十一个周天后,已临近黄昏。刘文昌再度送来一瓶暮霜之水。此刻竹实的灵力已经在体内彻底散开。

    姬飞晨张口吞下暮霜。一阵寒气游走全身,将体内残留的药力进一步催发,重新化作阴阳之气再度精纯法力。直到子时,才总算将竹实的灵气彻底化开,没有一点浪费。

    接下来,又到清晨服用下一枚竹实。反复九次,在第九日后体内黑煞之气统统和仙灵之气融合,头顶云霭呈玄青之色,光泽澄澈,清虚静宁,再无魔煞之气的阴邪。

    而且,姬飞晨能感觉到体内法力的增长。举手投足间,法力比以往更胜数倍。

    “溟灵毒水!”姬飞晨一抬手,法力自动凝结灵水,浩浩荡荡在身边形成一条微小的冥河。此刻的溟灵毒水,与其说是毒水,不如说更接近幽冥弱水。仔细一算,真水共计九万滴。这已经是他所学《玄煞魔龙经》的极限。

    “十万真水合龙珠的关键被人刻意删除。虽然现在也能晋升人仙,在人仙之中属中上之流,但功行不曾圆满,终究和圣地传人留下差距。”

    十二万真水法力,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目前连太霄宫的秦武都做不到。不单单是秦武,其他几个圣地传人同样还没突破至人仙。想要将蜕凡这个境界修炼至圆满,必须花费比旁人多十倍的努力。只有这样,才能在人仙之后横扫同辈,不辱没圣地之名。

    姬飞晨自然将目标放在圣地传人身上,自然不肯在此刻凝结龙珠。现在突破,无非和圣地中的普通人仙媲美,在阴冥宗虽然够用,但面对圣地传人过不了三招。

    他深吸一口气,突然体内骨骼阵阵作响,一声龙吟响彻云霄。从阴阳灵穴中,凭空飞出一条三丈黑龙。

    陈娘娘正在殿中和几位道人。这些道人乃锁仙塔囚徒,被旱魃救下后作为火工、力士,并且发下大誓不可背叛。而陈娘娘给他们讲解修仙之法,更让他们修行一日千里。地仙,可不是随时都能碰到的。

    忽然,女仙停下讲道,走出宫殿看向北方。

    黑龙冲霄,势震乾坤,云霭相随,风雷汇聚。而且黑龙的两根龙须呈阴阳之状,轻轻一摇,远处一座山头被阴阳龙须打碎。

    “好小子,这阴阳龙须算是略有小成。”想到昔年云霄阁那些仙人,旱魃女仙脸色又是一暗。“云霄阁何等大派,号称太上传承,比当今的太清宗更胜一筹,但是在圣地面前仍难有任何抵抗。这小子日后修行云霄阁法门,恐怕面对几大圣地,仍然没有胜算。”

    这时,黑龙摇身一变,化作一尊九重神龙玄金塔。宝塔一成,天地元气凝滞,有一瞬间让女仙都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

    圣地中残留的龙尸龙气统统开始共鸣,一道道龙影出现在黑龙之侧。

    “这是道术?法宝?还是神通?”

    这尊宝塔如同天地之主君临万道,压制妖族圣地。

    涂山正炼化不死药,忽然睁开眼,他身边玉虎瑟瑟发抖:“大人,这塔……这塔就是当年摧毁圣地防御的无上神通。”

    玉虎虽然是后来出生,但他得到圣地中的传承,记忆里留着这尊宝塔的虚影。这尊宝塔来自龙族,是龙族当代族长亲自施展的大神通。也正是龙族族长联手炼气士,才将妖族最后一座圣地轰碎。

    涂山望着龙族神通,体内也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但是他心性比玉虎要强,抚摸玉虎的绒毛:“放心,就算日后要撕破脸,但现在他不敢在圣地放肆。”

    随后,姬飞晨收了法力,黑龙遁入宫殿,又化作人形拜见旱魃女仙。

    “娘娘,晚辈有一事请教。敢问娘娘,如何才能将法力化作一元之数?”

    和玄门圣地争锋,不炼就“一元法力”,姬飞晨根本没有底气。

    旁边几人也纷纷竖起耳朵,一元之秘,在他们的门派中也根本没有记载。

    女仙沉默下,幽幽道:“《玄煞魔龙经》出自《幽河元罗天经》,那天经传承魔仙大能,你不去那边问,问我作甚?”

    “《幽冥元罗天经》虽好,但并非我所求。”姬飞晨摇头道:“我之所求,乃炼气士道统,修天地元气,不分清浊,性命双修。炼龙体以修命,炼龙魂以求性。日后《太上玉微真解》和《玄煞魔龙经》统统都要废去。可以借鉴,但不肯强求,在人仙道果成就后,我会创造专属于自己的功法。”

    闻言,女仙露出笑容,指着姬飞晨对身边几人道:“瞧瞧,这才是我辈真正的修道之人。你们这几日在我身边打转,无非是想要求我传授你们功法。但须知,上者修道,中者求法,下者求术。你们执迷于地仙真法,神通道术,岂非失去大道本性?”

    “姬小子明白这一点,便胜过你等多矣。”

    诸人默然。

    姬飞晨能够走到这一步,绝非运气二字。哪怕是刘文昌也不得不承认,换做自己碰到姬飞晨的遭遇,绝对不会想到去反抗血螟咒。老老实实做一个魔门弟子有何不可?何必冒着被整个魔门追杀的风险?魔门血誓的恐怖,他绝对不会去品尝。

    更别说跑去三山塔劫人,这不是找死么!太霄宫的威势,远胜阴冥宗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