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三十五章你知我知他也知
    女仙说得轻巧,但是推翻水火柱,并且再度潜入深处救人,怎么可能轻易完成?

    水火柱又名“两仪镇天玄冲水火柱”,取先天阴阳二气汇聚水火之气凝练而成,是一位地仙镇压另一位地仙的手段。

    旱魃女仙在水火柱下尚且无脱困之力,更何况姬飞晨和涂山两个小辈?

    一夜无果,第二日,姬飞晨在跟涂山擦肩而过时,将弥天符转给涂山。而涂山又给他另一件宝物遮掩煞气。

    这是一面秀气精致的玉镜,白玉无瑕,照映大千。只要将自己照映在镜子里,就会和镜中人互换,拥有镜中人的一切特征。涂山事先就把陈洛和吴河的投影录入玉镜。姬飞晨只要激发宝镜,自动遮掩一切气息。

    “管中窥豹,通过这面镜子总算是明白他修行的道路到底是什么。”

    每位修士都有自己的专属道路,为凝练道果做准备。姬飞晨的大道真性就是“龙”,以龙阐道,成就无上功果。不论是《玄煞魔龙经》还是《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都和龙有关。

    景轩炼太清仙光,李静洵修道德真意,秦武炼神霄雷法,明眼人一看就明。通过相应的道路,自然而然可以寻找破解之策。

    就拿姬飞晨自己来说,姬飞晨分分钟能想出十几种杀死自己的方法。

    可唯独涂山来历莫测,让人摸不清根底,如同迷雾一样难以琢磨。

    涂山的天狐之路只是一种泛指。天底下修炼九尾的狐狸那么多,到底涂山修炼的什么道路,姬飞晨完全看不懂。

    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姬飞晨通过涂山的无相神雷、弥天灵符外加这面镜子,总算有一点模模糊糊的猜测。

    “应该是天狐幻化众生的真幻法门?幻化大千,无形无相。”姬飞晨拿着镜子端详,镜子上的花纹如同一只只白狐穿梭于云雾之间。但——

    “这看起来,怎么是女人用的化妆镜?”姬飞晨心中狐疑,用镜子掩盖身份后继续这一日的行动。

    临到晚上,他和涂山再度交换弥天符,换姬飞晨和旱魃女仙对话。

    姬飞晨和涂山不方便直接交谈。平日一两句话也就罢了,关于整个大计划的布置,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探讨。而锁仙塔中不会给他们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的余裕。因此,二人唯有在短暂接触的时候将弥天符换走,借助旱魃女仙当“话筒”联络。

    而且,这样更方便二人从旱魃女仙的话语中辨别真假。

    姬飞晨回到房间,手中多出一张纸条。在拿回弥天符的时候,涂山一并将纸条塞给他。

    “白纸?”纸条上一个字也没有,姬飞晨思忖一番,指尖冒出一缕水光汇聚静室内的水汽。让水汽均匀分布在白纸上,逐渐在白纸上显出一点凹下去的笔痕。

    “应该是在别的纸上书写,然后通过笔锋在表面留下痕迹?”这样,当水汽侵染白纸的时候,因为表面凹凸不平,自动将笔锋痕迹露出。

    上面写着涂山和旱魃女仙的交流。

    “七日之后,镇魔地仙暂时离去,午时一刻,动手救人。”

    七天吗?姬飞晨考虑计划,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姬飞晨心中一惊:“谁?”

    “是我。”郭少阳在门口说:“师叔让我找你说件事。”

    “师叔找我?”姬飞晨一边应付,一边用癸水雷光将纸条碾碎。水光收敛,自动将破碎的纸屑黏在袖袍内。

    姬飞晨是个谨慎的主,绝对不会给旁人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开门让郭少阳进来,男子扫了一眼室内,没发现什么异样。姬飞晨神色如常给他斟茶:“师叔有什么吩咐?”

    端着茶杯,郭少阳放下疑虑,说:“镇魔塔那边人手缺乏,几位师叔让我们锁仙塔过去几个人。你不是前不久刚刚带回几个散修?改明儿,你带宋成风和赵绍明过去帮忙。”

    于是,郭少阳递给姬飞晨三块令牌。

    “宋成风和赵绍明?”看到郭少阳让他带去的三人,姬飞晨面带犹豫之色。当初他和涂山商议,选五个散修混进来。

    三个老实憨厚之辈,一个看似憨厚实则精明狡诈之人,最后再找一个言行举止颇为怪异的人吸引注意力。而目前要带入镇魔塔的人,正是精明狡诈以及举止怪异之人。

    “为什么是他们俩?”

    郭少阳一挑眉:“怎么,有问题?”

    “这俩人都是吴河那小子选的。”姬飞晨故作嫌弃模样:“尤其是这个叫赵绍明的,我一直看他举止不顺眼,若非吴河想要早点回来,根本不会带他来三山塔。”

    郭少阳观察姬飞晨的神色,心中明白几分,笑道:“师弟放心,你只管带他去镇魔塔,回头自有长辈们操持。”

    无奈之下,姬飞晨只好收下令牌:“那我在镇魔塔的时候多看着他。”

    出门送客,姬飞晨收拾准备前往镇魔塔,而郭少阳回去禀报几位师长。

    几位人仙长者一听,颔首点头:“赵绍明是魔修,他假扮玄门身份来镇魔塔,瞒得过旁人却瞒不过我们。本以为他混进来和陈吴二人有关,如今看陈洛的态度,似乎是吴河那小子无意之举?不过回头还是多检查检查,以免陈吴二人被人掉包。”

    “掉包倒是不会。昨日我去跟丁山道友聊天,他说陈洛没问题。”

    “丁贤弟和陈洛关系亲近,想必陈洛的确不假。回头在镇魔塔中,还需要他牵制赵绍明,看看赵绍明到底来自哪个门派?”

    “而今来镇魔塔,无非阴冥宗或者天心魔宗,除此之外还有何人?”

    郭少阳静静听几位人仙议论,半响后才问:“那宋成风呢?”

    “他是真正的散修,只是盗取某个门派的宝物,想要来我们三山塔避开追杀。若仇家没找上门,留着他干活倒也无妨。至于其他三人,身家清白,可收为太霄宫外门弟子。”

    对五位散修下处置,郭少阳又命人监察“吴河”。

    涂山也是聪明人,看到这般举动,自然不敢再有异动。

    “绝对是那个混蛋为洗白自己,刻意将嫌疑往我身上甩!”狐妖心中暗骂,极力将“吴河”天真无邪的少年一面表现得淋淋尽致,在锁仙塔帮姬飞晨分散注意力。

    而姬飞晨则带宋成风和赵绍明去镇魔塔报道。三人通过令牌在镇魔塔记录印记,只要令牌在手,就可避开镇魔塔的攻击。

    不过在记录的时候,姬飞晨暗中塞给马师兄一张纸条。

    “小心赵绍明?”

    马世新事先也得到一些消息。送赵绍明过来,无非是要引蛇出洞,查查赵绍明的底细。

    三山塔的生活太清闲了,除却看守囚犯外再没其他事情。难得有魔人跑来劫狱,很多人保持一副看戏的模样,想要利用赵绍明钓出背后的“大鱼”。

    碾碎纸条,马世新直接让三人帮忙在镇魔塔干活。

    “太松懈了。原本玄门散修不可进入三塔内部的规矩也不遵守。是确信镇魔塔无法救人,还是刻意的引诱举动?”姬飞晨心中一沉,不露声色在镇魔塔老实干活。

    昏暗的山腹内部,更添几分压抑。

    旱魃女仙借助弥天符和姬飞晨对话:“昨日我和那小子讨论救人之策,没想到今天你就入塔。”

    “昨天前辈和涂山,有什么结果?”

    “听说你有一门阴阳龙须之术?”

    “没错,前辈知道?”

    “《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旱魃女仙语气有些冷漠,能听出一些恨意。

    姬飞晨一怔,立刻想到这位女仙昔年的事迹。当年旱魃女仙铲除好几个玄门门派,该不会就跟《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的门派有关?

    “云霄阁的根本功法,号称太上真传一脉。三千年前毁灭在大劫中。”旱魃似乎猜出姬飞晨的想法:“他们当初曾阻我南下,跟我交过手。但最终并非被我所灭,而是被另外一伙势力对付。”旱魃女仙支支吾吾,不愿多言。

    姬飞晨暗忖:果然如涂山所言,当年的事情还另有隐情?

    “说正事。阴阳龙须是云霄阁的常用道术,号称三千道术的根本,有分阴阳,理二气的妙用。你如果将阴阳龙须炼至玄妙境界,可化阴阳之宝斩断水火柱。”

    姬飞晨正要说话,被旱魃女仙打断:“当然,你有那种本事,不用救我,自行劫人出逃即可。阴阳在手,天下任你行走。

    现在的话,你用阴阳龙须轻轻干扰水火柱的平衡,再用玄阴属性的雷法炸开一条通道,让我的法力能顺利将你拉入地宫。到时,你再解开我的符箓封印。”

    “云霄阁吗?”姬飞晨目光略有几分失神,在玄元两道的记载中,根本没有这个门派的记录。“难道早已消弭在历史长河中?”

    略略沉吟,姬飞晨反问:“玄阴属性的雷法?我的癸水神雷不成?”

    “癸水神雷不足以干涉水火柱的阴阳平衡。从今夜开始,每当子时,我会暗中将法力通过发丝传递出去,你借助发丝中的寒气凝练玄阴雷法。癸水神雷进一步升华,可不单单是五行玄阴灭绝神雷。虽然七日时光未必能让你有多少领悟,但聊胜于无。”

    说着,一篇《北寒玄阴极道雷法》传入姬飞晨脑中。姬飞晨马上醒悟:“冰魄神雷?”

    取寒气将癸水神雷进一步升华为冰魄神雷,一雷轰出,千里冰封。可连同肉身以及神魂统统冻结。和五行灭绝玄阴神雷走的是另一种不同路数。

    五行玄阴雷,走的是阴阳五行,破解万法道术,克制玄门修士的路数。而冰魄神雷则冻结万物,针对一切生灵。不论妖魔鬼怪,仙灵神人,统统难逃寒冰极道。

    “没错,当日我在北地,曾见蟾宫之人多采寒气阴菁修炼雷法。我之所以能压制体内火气,不被旱魃本性控制,和寒冰之气也有关联。”

    若非旱魃女仙体质特殊,具备阴寒之气,镇魔塔又岂会用她作为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