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三十四章影子中的真实
    走出镇魔塔,只见秦武身边围着一群人,以涂山为首的一群少年乖觉坐在他旁边听讲。

    目前,他给诸人演练神霄九变中的第三境界碧霄变。

    “九变九转,九霄九天。我太霄至高法门便是要炼就九大雷天,将一道本命神雷蜕变为神霄之雷。”他头顶碧光闪耀,雷光响彻方圆数里之地,天空电闪雷鸣,颇有一种大厦将倾之态。这正是神霄九变所造就的特殊领域。

    以雷霆笼罩十方,形成独特的道域,能以一敌众,进退随心。

    “但是这种施展,对法力的消耗太大,也只有这些个圣地传人才能施展吧?”姬飞晨和马师兄走过去。

    马世新将秦武的令牌交还:“师兄伏魔的成果已经录入宗门功德簿,回头自有长老记录善功。”

    秦武点头收功,对涂山等人说:“回头你们若回宫里,可以来找我。”说完,再度化作青红奔雷消失不见。

    姬飞晨和涂山借口返回锁仙塔,离开镇魔塔的范围。

    涂山通过弥天符和姬飞晨通话:“怎么样?”

    “找到一位能利用的人。”姬飞晨将自己所见说了。“旱魃尸仙,这是一位真正的地仙。”

    “如果是她,可以救。”涂山目光闪烁:“这位女修本来性格纯善,就算后来入魔杀生,这三千年过去,想必也静下心。而且,当年那件悬案还有几缕疑窦未解,恐怕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当初都说尸仙旱魃因为情孽未除堕入魔道。但根据涂山家中的记录,恐怕当年的事情有人在背后暗算旱魃女仙。

    “这件事交给我,我来想办法和她联络。太霄宫之地,终究不是我们久留之处。”

    “对了,刚刚你们聊天。那家伙都说些什么?太霄嫡传,实力如何?”

    “他走一元极限的路数,但目前法力还没真正圆满。”涂山面带复杂之色。同样是蜕凡后期,距离人仙只差一步。但是秦武的根基之雄厚更甚他一筹。

    “看来,那颗长生药必须早点服用。”涂山当日从虎离山拿回家传之宝,其中有一枚长生不死药,据说是从青冥九霄之上所落之物。

    二人回返锁仙塔,请丁山等人再度入牢房后,姬飞晨回到屋子静修。

    秦武的出现,对姬飞晨打击很大。

    圣地传人到底有多强?从涂山被吓的那副模样就能看出一二。要知道,若论法力的雄厚度,涂山这只狐妖还在姬飞晨之上。

    “这还只是太霄宫的传人,如果太元宫和太上宫的门人出现,那可如何是好?”姬飞晨虽然不喜欢元门魔道。但目前他就是魔道中人,被人察觉身份,必死无疑。

    “难怪魔门从始至终被人压制。三宫圣地传人实力高强,就算血海传人再厉害,能一打三不成?”

    再说,姬飞晨的性格也不是将身家性命寄托旁人的主。

    “圣地传人出世,整个时代被他们的光辉所掩盖。在他们之下被光辉所埋没,成为他们名扬万里的垫脚石?”姬飞晨穿越至今,凭借自己的手段爬到现在这一步,心中自然有一股傲气,不肯居于人下。

    “既然我来了,既然我出现在这个时代,那么圣地统治一切的时代也就该结束了。”

    姬飞晨闭上眼,手中握紧墨龙鳞。这件穿越所带来的宝物,正是他的底气所在。

    墨色龙鳞上的花纹如沧水浪涛,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姬飞晨将自己的意识浸入龙鳞,在这片微小的龙鳞中似乎蕴含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

    那是一片由水构成的大世界,沧海无穷,碧浪滔天,空中每时每刻都在飘洒着。姬飞晨的意识进来之后化作黑龙在海洋中翻滚。

    黑龙正是姬飞晨演绎的大道真性。老君法相所成神龙在海洋中翻滚,行云布雨,呼风引雷,黑色龙气游走全身,宛如一条条龙蛇流转经脉。

    龙气,是龙种所修炼的力量。姬飞晨修炼魔功,身上同样蕴含龙气。

    意识在墨龙鳞中每一次激荡,他体内都会有一道龙气从龙鳞散发,将体内墨龙气进一步提纯,壮大姬飞晨的法力。

    “变!”姬飞晨将体内法力散作一万零八百滴灵水,随后又化作一万八百道雷光流转不休。

    满足一会之数,已经可以尝试突破人仙。但姬飞晨意在古修炼气士法门,因此并没有加快速度修炼法力,而是把精力放在“癸水神雷”上。

    丁山和秦武所言,让姬飞晨真正有心思炼就一门属于自己的雷法。

    他心高气傲,要练自然就要练最强的至高雷法。

    “神霄九变不用考虑。太上一脉没听说有什么著名雷法,太清神雷比神霄第九重仍然差点。太元一脉更不以雷法著称。难道真要炼混元一气神雷?”

    混元一气,听起来和古修炼气士的路数很相似。但混元神雷哪里是那么容易练成的?若真能明悟“混元大道”,姬飞晨在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的太极道术就自动修成了。

    “寻天干十雷法,我可没有这个兴致。”姬飞晨选择另一条道路。从癸水神雷中硬生生琢磨五行玄阴灭绝神雷。

    “不就是从阴雷中琢磨纯阴法门,练成道韵更纯粹、更阴寒的雷法?”接下来的几日,姬飞晨老老实实练功凝雷,至于和旱魃女仙接触的事情统统交给涂山去做。

    骄阳东起,金乌垂照。姬飞晨正在房中吞吐雷光,小心翼翼研究癸水神雷的升华之术。

    漆黑色的雷霆在静室内穿梭,如龙似蛇,狰狞凶恶。其中蕴含一缕精纯的阴寒之气,和太阴月华有几分相似。

    但升华雷法容易,可是五行难以贯通。每当阴雷升华,都会因为五行之道难以运转,最终功亏一篑,重新崩溃为雷光被姬飞晨吸收。

    “既然五行灭绝神雷不能炼就,何不转修玄阴之道,撇弃五行之道?”忽然,姬飞晨耳畔传来一阵轻笑声。

    姬飞晨一惊,看向四周,皱起眉头:这声音来自弥天符?而且是女的?

    “你们要救我,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

    “旱魃女仙?”姬飞晨一呆,随后明白过来:“那小子跟你搭上线了?”

    “他胆子倒是大,居然在流涯子的眼皮底下将弥天符给我送来。”涂山的确颇有手段,哪怕没有姬飞晨在,他也敢闯一闯三山塔。

    他先是在水火柱上留下几滴水珠作暗号,然后假作无意震动旱魃的白丝。声音震动的次数配合水滴正好形成一组暗号。

    最终,借助虎离山黑月狐的金线蛊虫把弥天符送入水火柱。

    “也幸亏你们是救我,如果换成另外一人,你们必死无疑。而且,你们想要劫人的事情也绝对完不成。”

    闻言,姬飞晨眉头紧皱。弥天符是涂山拿出的符箓,全称“弥天无相子母符”,本是一对符箓。姬飞晨一道,涂山一道,而今涂山给旱魃女仙,那么涂山怎么办?

    没有弥天符的隐秘联络,他和涂山可不能随便说话。

    放下担忧,姬飞晨又问:“流涯子,就是镇魔塔中的地仙?”

    “不错。”旱魃女仙语气平和,似乎并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正是他想出法子,抽取我体内法力转化水火柱,用来镇压镇魔塔中的魔修。一方面压制我脱困,另一方面用我牵制其他人。”

    “因此,前辈在上一次杀劫才能幸免于难?”

    “不,他们不杀我,是因为我知道一个秘密。”女仙把话锋一转:“阴冥宗的小子,你们俩的来意我已经听那小子说过。想要救我出来,为你们争夺时间引开三位地仙倒也不难。关键在于你们怎么救我。而且,你们真的了解三山塔么?”

    姬飞晨一听,试探说:“前辈的意思是?”

    “三山塔,看似将囚犯关押在塔中,实质上真正的囚犯都在地下。”

    “地下!”姬飞晨差点惊呼出声。

    “我这几日巡查锁仙塔,差点都进入第四层,难道这些人都是假等等,幻术?”姬飞晨猛然醒悟:“我们所见到的人,统统都是投影?”

    “没错。三山塔真正的牢房在地下。你在锁仙塔中带人防风,实质上就是从相对应的地下囚牢将他转移到地上囚牢的同位囚牢。那些钥匙并不是开启牢房的大门,而是将地下的人提上来。”

    姬飞晨渐渐明白了。

    如果将地面换成水面,那么真正的三山塔就是水中的投影。水面上的实体三塔有什么,水中的宝塔就有什么。

    有实体,必然有虚影。真正的囚犯根本不在三山塔中,而是在三山塔的影子里。

    “当有人出逃,三山塔的虚实对应一定会封闭。到时候,你们根本无法从锁仙塔内抓人。”

    姬飞晨沉默,思考良久后才问:“那么,前辈您呢?”

    “我也在地下,在镇魔塔最底层,可以说是关押最久的地仙。”旱魃自嘲说:“若非我还有点价值,恐怕上次杀劫就被他们给杀了。”

    水火柱是流涯子镇压旱魃所炼之物,但无形之间也给旱魃一线生机。只要推翻水火柱,她自然可以顺着通道冲出镇魔塔。

    “如果她出逃的话,必然引起太霄宫大乱。当天,我可以先把我们要抓的人带出来放风,然后趁大乱的时候直接抓走。”

    姬飞晨盘算妥当,又问起正事:“关于救出前辈,我们应该怎么做?”

    “打破水火柱中的平衡,再探入水火柱底部揭开我身上的三道镇魔符篆。只有这样,我元神活动,才能劈开镇魔塔。到时,就可帮你们分散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