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塔中女尸
    世事无巧不成书,就在姬飞晨二人考虑太霄传人时,空中忽有碧光奔腾,赤青二色雷电雷乍现。

    丁山抬头一瞧,对姬飞晨说:“你瞧,正主来了。”

    姬飞晨和涂山抬头仰望,在奔雷中若隐若现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丰神隽永,剑眉星目,身穿九霄奔雷袍跨空而来。

    “《神霄九变》,以赤霄、青霄、碧霄、丹霄、景霄、玉霄、琅霄、紫霄、神霄为九霄之境。看样子,他已经位列碧霄之境,只差一步就可跨入人仙之门。”

    各个门派都有自己的境界对比,太霄宫用的便是九霄等级。像什么蜕凡、人仙,不过是大家约定俗成的一种换算方法。

    按照阴冥宗来说,所谓《神霄九变》不就是他们的九转丹砂或者九阴冥火嘛?

    碧霄,等同于蜕凡后期,也就是姬飞晨和涂山此刻的境界。领悟大道真意,开始结丹成仙的最关键一步。

    但同样是凝练根本大道,凝练一万滴溟灵毒水也可,凝练十万滴溟灵毒水也可,其中法力的雄厚差异,导致人仙境界的起点不同。

    雷法威能莫大,消耗法力也胜过一般道术。太霄宫这位嫡传门人走的便是“一元圆满”的路数。

    周遭每一道雷光都是他法力所凝,什么时候能够幻化十二万雷霆,便可横扫蜕凡境界再无敌手。

    这跟姬飞晨将法力凝成溟灵毒水类似。一般蜕凡前期只能凝结三千滴灵水。中期凝结三千到一万。后期尝试结丹,从一万起步。

    盖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每会合一万又八百岁。

    一元之数,正是修士凝练法力的极限。蜕凡后期的修士炼就一万八百滴真水,即可尝试结丹成仙。但这样一来,根基不稳,法力浅薄,难成大器。

    阴冥宗黑脉的修行,大抵都是让人在万的时候开始突破,极限为十万滴灵水。但就是这一步,在《玄煞魔龙经》中都没有记录。十万真水合龙珠的关键一步刻意删除,以便于控制门徒。如果想要更高层次的心法,必须老老实实给阴冥宗办事。再往上,关于“一元极限”的隐秘,恐怕只在《幽河元罗天经》才有记载。蜕凡境界的极限,属于一个特殊境界,阴冥宗秘而不传,姬飞晨这种小弟子根本不能接触。

    这正是功法中小注、真解和正典的区别。

    正典是真真正正的完整版本,象征一支道统的核心传承。阴冥宗关于《幽河元罗天经》只有掌门才有最终解释权。哪怕是五脉之主,太上长老,也没办法拿到最完整版本的天经。据说《幽河元罗天经》是不逊色几大圣地的法门,故称之为“天经”。天传之书,来自一位魔仙秘授。

    五脉从天经中化出五典,又形成五门完整的功法,可修行至地仙。但关于每个境界的极限领悟,根本不存在。蜕凡极限的“一元大秘”,人仙极限的“五气朝宗”以及地仙极致的“九玄道一”,这三个关键统统不存在。《玄冥黑魔典》中,只有十万魔煞修炼白骨魔珠的记录。五脉真解放在其他门派堪称镇派之法,但是面对圣地功法多有逊色。论起来,《玄冥黑魔典》和《九天应元普化雷煌真法》差不多。

    而再往下,将真解进一步修简阉割,形成普通门徒修炼的功法。姬飞晨的《玄煞魔龙经》正是如此。

    “魔龙经绝对有完整版本,但完整版本也是从幽河天经衍生而来,属于真解真经的范畴,绝对不可能记录最核心的一元大秘。”姬飞晨脑瓜转动,忽然又把主意打在《太上云成龙微玉华真解》上。

    “这玄门功法,是不是有类似关于一元大秘的领悟?”回忆太上法门,可司马康给他的太上法门中根本没有炼气修行的法门。

    “果然,这也是残篇。就不知是司马康刻意隐瞒,还是他到手的时候就有问题?”

    司马康只想要利用玄门功法平息心魔,根本不在意太上功法全不全,能够让他平定心魔就成。所以,太上法门中残缺诸多配套功法。

    这时,雷霆飞入镇魔塔下方,除却秦武这个太霄传人外,还有十来个魔修被锁链捆住。秦武手一扯:“过来!”一群魔修,被他串葫芦一样,统统拉到镇魔塔下。

    秦武和镇魔塔的看守人打招呼:“我在外伏魔,劳烦师弟把这些人关入镇魔塔。”

    目前只有马师兄自己,无奈之下站在山丘上遥遥招呼姬飞晨等人:“陈师弟,过来帮个忙!”

    姬飞晨心中一动,明白这是进入镇魔塔的好机会,正要上前时,忽然脑中传来一阵尖叫。

    “别过去!那家伙有通天眼!”涂山第一次冒出惊恐的声音。投过姬飞晨身上的弥天符传音,姬飞晨能察觉狐妖的恐惧。

    以往,涂山都是一副万事在手,胸有成竹的态度。可是面对太霄宫的嫡传门人,最终还是慌了。

    不论是雷霆对妖灵的克制,亦或是秦武所具备的通天紫瞳,都让涂山惧怕不已。目前两方差距太大。

    姬飞晨犹豫下,暗中用碧潮珠运转周天,在体内施加层层幻术,水雾生成电光护体。又将意识沉入泥丸宫中的老君法相。一缕太上坐忘的玄意在姬飞晨体内周转,随后有玄之又玄的力量推动癸水神雷。

    姬飞晨走过去时,突然有一个魔人挣脱锁链,冲着姬飞晨的方向跑路。

    “给老子闪开!”魔人一脸蛮横,挥手就是一片青火。

    “碧磷青火?”荀易一怔,这不是阴冥宗青脉的手法?不假思索,姬飞晨抬手凝成数颗癸水神雷将魔人轰飞。

    一条锁链如影随形,重新把魔人捆住,拉到秦武身边。

    姬飞晨上前和马世新以及秦武打招呼:“见过两位师兄。”

    看到“陈洛”,秦武端详一阵,额头冒出紫色电光。

    远处吴河心中一紧:“通天紫瞳!”太霄宫的无上神瞳,可照破一应妖邪。

    秦武目光望去,只看到姬飞雄体内真水鼓动,形成癸水神雷。密密麻麻的雷霆电光在姬飞晨体内穿梭。

    随后,姬飞晨一脸疑惑看向秦武:“师兄这是?”

    “没什么。”秦武收回目光,又用天眼去看涂山。

    涂山此刻恢复平静,深吸一口气,将自身的无相玄力化作乙木雷法,体内青色雷光闪耀不定。“通天眼的确厉害,但目前的他最多看破一应蜕凡修士,我的弥天符是母亲亲手炼制,等闲人仙都看不破。难不成,他现在就有地仙的眼力?那样,栽了也不算亏。”

    于是,涂山走过来帮忙。秦武上下打量,没发觉任何异样,暗中怪道:“刚刚过来的时候隐约察觉一缕魔气,难道和他们无关?”他生有异象,对魔气敏感。接着又把马师兄以及远处几人统统看了一遍。

    最终仍无所得。

    马师兄见气氛不对,上前打圆场,让姬飞晨二人帮忙把魔人关入镇魔塔。

    姬飞晨扫了一眼诸多魔修,装作好奇的模样:“秦师兄,这些魔人是?”

    “阴冥宗的人,回头你们问问,看看阴冥宗最近有什么大行动,我争取再抓几个人来。”

    “久闻大师兄精通雷术,可否请大师兄赐教?”涂山一边跟姬飞晨递眼色,一边缠住秦武。吴河少年心性,涂山扮作天真无邪的模样,缠着秦武不松手。

    秦武不愿去镇魔塔待着,于是就留在外面给他讲解雷法修行。

    姬飞晨趁机和马师兄进入镇魔塔关押阴冥宗弟子。看到这些弟子,姬飞晨心中感慨:不少熟人啊!

    青脉、黄脉以及黑脉的人都有不少。可惜,现在他可没工夫救他们。

    姬飞晨张望镇魔塔内的景观。马师兄笑道:“怎么,我们镇魔塔比你们锁仙塔如何?”

    “蛮邪乎的。”姬飞晨一边说一边看。镇魔塔的结构和锁仙塔不同。镇魔塔第一层是太霄宫弟子住所。从第一层往上,关押众多魔修。这里的囚犯数量,是锁仙塔的数倍。而且待遇上,一个个被软禁在牢房中,身上绑着各种伏魔锁链,处境远不如玄门囚犯。

    镇魔塔中光线昏暗,只有中央的水火柱照亮甬道。

    “歧视,这是裸的歧视。”姬飞晨心中腹议,和马师兄带人上第三层。

    塔中有先天水火之气蔓延,水火道光凝成先天光柱贯通七层。

    “这跟我们的琉璃神柱类似。”

    “大不相同,我们这道水火柱的妙用,你还没见到。”马师兄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指着塔南说:“南边,每日午时有地火喷发,灼烧熬炼魔修,摧残经脉,不让他们有任何存进。”

    又指着塔北说:“每日子时,北地有寒冰蔓延,冻结魂魄,提防魔修擅动。”

    “每天,我们都会调控水火之力,以太极之势转动宝塔。晚上以寒冰封住魔修行动,中午以烈火焚烧,务必让魔修无法在镇魔塔中有喘息之机。”

    二人将十几个阴冥宗弟子打入牢房。牢房自动升起锁链将他们四肢帮助,还有一根根微不可见的白丝线从中央水火柱伸出。

    “小心,这丝线有毒,也是运输冰火的媒介。每天子午之交,正是这些丝线传递地火和寒气。”

    将魔人关押,姬飞晨二人通过水火柱往下走。这时,忽然姬飞晨体内的溟灵毒水不由控制般快速转动,在水火柱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吸引着他。

    低头一瞧,猛然有一张苍白的脸庞映入双目。

    “啊——”姬飞晨忍不住叫出声,差点跌倒。

    再一瞧,水火柱深处沉睡着一位女子。女子容颜貌美,但是脸庞苍白而无血色,如同死人一样躺在水火柱核心。所有从水火柱伸出的丝线,正是女子的发丝。

    “每日出现在地火和寒气,都是从女子身上来的?”

    突然,地火从发丝上往外冒,顺着发丝连通诸魔。镇魔塔中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和阵阵焚烧的肉香味。

    看到这种赤黑色的火焰,姬飞晨觉得有点眼熟。“旱魃毒火?”这一联想,姬飞晨立刻知道水火柱中的女子到底是谁。

    三千年前的尸仙!

    曾经搅动玄门大乱,王朝崩溃的罪魁祸首。

    “师弟,你没事吧?”

    “没事。”姬飞晨小心试探,发现除却自己之外,马师兄似乎看不到地下的女尸旱魃。

    “难道是因为我所修功法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