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二十二章二十四珠祈天雨
    一天之后,姬飞晨如约返回成晃山。

    而今正值夏令,暄气浓烈,14一日热过一日。比昨日,成晃山更添三分酷热,哪怕姬飞晨的魔龙之体也渐渐受不住。

    站在树荫下等待,没瞧见景轩的人影。

    “看样子我回来的比他早。”索性,闲来无聊,姬飞晨在成晃山附近勘察。

    在姬飞晨的推测中,这场蔓延甚广的旱灾应该是魔道人士所为。

    “仙修灵气,魔炼煞气。泥土中依稀残留着一股股炙热煞气。就是不知道是哪位魔门高人在此。”

    反正不可能是阴冥宗的人,阴冥宗的路数偏向于冥河,这种炎热属性的灾难跟他们无关。

    姬飞晨毫无压力,站在旁边思考:“煌阳魔教?他们应该没这么大胆,中原腹地岂敢擅入?要不是哪位魔门散修?”

    此地生灵涂炭,依照姬飞晨的打算,降一场雨略表心意后就可随便离开。跟那魔人对上,绝非姬飞晨所愿。

    “那应该是参悟人仙道果的大魔吧?”

    因为玄门势大,仙道大昌,所以很多时候魔门中人也用人仙、地仙的说法来方便比较境界。

    “贤弟回来的好早。”景轩从空中落下。他将手中宝珠递给姬飞晨:“喏,给你。”宝珠中碧光闪耀,漫漫水汽升腾不绝。

    姬飞晨见景轩收集水汽,惊讶道:“居然这么多。”

    “我跑的远,去远处几处大湖略略借来一些湖水。可够用?”

    “够了,够了。”姬飞晨在回来的路上也收集不少水汽。他收集的水汽足够行雨一场,而加上景轩收集的水汽,更能扩大范围,来一场大降雨。

    “原本我只想在方圆一里之地降雨,哪成想,道兄居然准备这么多湖水。那小弟也只好彰显手段了!”

    姬飞晨思罢,从成晃山中挑选二十四根百年老木,削成圆木桩,每一道圆木桩上刻着一组“祈雨汇水咒”。

    符篆、法器本是一路同源。姬飞晨所为便是将木桩当做法器来祭炼。不过因为材质问题,圆木桩只能使用一次,算是别类的祈雨符。

    “劳烦道兄埋入这二十四个位置。”姬飞晨将方才勘测的地图交给景轩,圈出二十四个方位。二十四位正好构成一个圆形。

    景轩扛着圆木去打桩,姬飞晨自己搭建木台,盘坐在台子上将二十四宝珠升起。

    碧光澄静,水云舒卷。在光辉中若隐若现一条黑龙翻腾不休。

    “我的功法中煞气痕迹太明显。”玄煞凝成一道墨色龙纹,若非景轩走得远,恐怕已经发现异状。

    姬飞晨一抖宝珠,滚滚珠子里喷出一道道玄黄功德。

    玄黄者,天地也,天玄地黄,故此而得名。

    玄黄功德,正是姬飞晨为天地顺道而得的功德眷顾。功德加身,暂时盖去玄煞之气的痕迹。

    等景轩那边告一段落后,二十四圆桩打下,姬飞晨手中打出一道癸水神雷:“天地无极,万水挪移!急急如意令!来!”

    雷光轰击碧潮珠,二十四珠明光齐发。每一颗宝珠中都有十二枚符篆闪现。

    碧潮珠这件组合法宝比魔龙锏更得姬飞晨喜欢。每一颗宝珠中都有二十四道阵箓图,蕴含从墨龙鳞上拓印的大道龙纹。二十四道阵箓图,二十四珠便是五百多篆箓,可随意组合千百种变化。

    二百多道符光生生不息,在天空中催风弄云,霎时天地昏暗无光,狂风骤起,浓云叆叇,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泼下。

    “去!”姬飞晨再打出一道雷光,二十四珠滴溜溜飞入远方,落在二十四圆桩上。每颗宝珠将法力催入木桩,激发上面的祈雨咒文,更进一步增强大雨的规模。

    景轩在木桩边上观望,这场大雨将二十四木桩内部圈起来的疆域彻底覆盖。而在木桩之外,却仍是暑气弥漫的晴天烈日。

    “只有三里之地?”青年面露失望之色,随后振奋起来:“三里也不错,至少可以缓解几分压力。”

    噼里啪啦如豆子大的雨珠润泽干涸的土地,如天河倒灌,江河覆转。足足持续一个时辰,总算让这片土地恢复几分湿润。雨停云散,大地被这一场大雨润泽,大地中的暑气压下,井水和河床重新积蓄一层浅滩。

    姬飞晨满头大汗,收功调息:“我的力量仅止于此,再多也不成了。”

    冥冥中,天地垂落玄黄功德,被景轩和姬飞晨分去。

    只是一场降雨解厄而已,玄黄功德寡少,姬飞晨随意将功德打入碧潮珠,在景轩没回来之前赶紧吞服星露恢复法力。

    景轩回来致谢,姬飞晨一脸悲天悯人之状,在功德光辉的衬托下宛如出世圣人:“道兄,此地生灵涂炭,你我乃玄门正宗,岂可坐视不理?”

    就在他厚颜无耻想要给自己揽功的时候,空中传来清亮的呼喊声:“方才在此降雨,不知是哪路同道?”

    姬飞晨二人抬头一瞧,只见两男一女,三位修士乘云鹤而来。

    看到三人,景轩惊讶道:“冲虚道的人?还有李师妹?”

    “李师妹?”姬飞晨看向三人中的女子。女子穿淡青烟云裙,样貌普通,唯有明眸闪亮,面带祥和之色,身上透出一股静谧安然的气息。

    “道德宗的人!”姬飞晨泥丸宫中的龙魂凭空一跳,让他瞬间猜到此女的身份。

    道德宗,三十六洞天之一,居清虚广华洞天,同样是太上嫡传,练《道德真经》。

    每位入门弟子都会背诵《道德真经》,然后默写万遍,直至从中领悟玄理,打通泥丸宫为止。

    可以说,道德宗一开始根本不传授练气修行的法门,只要求弟子们从《道德真经》中悟道。能悟道,入门,不能悟道,下山。

    当领悟出一缕道德真意后,自己这几年所写的所有《道德经》会自动投入泥丸宫,升起一座道德玉宫。这种利用抄写文章来凝练观想的手法,正是玄门特有的“符箓存神法”。只不过,道德宗将特殊存神符箓转变为《道德真经》。以精气神灌注在文章中,利用文章铸就道德玉宫。玉宫乃元魂灵魄所居之地,将万千篇道德真言重新组合排列,形成自己特有的一卷《道德真经》,这就是道德宗所炼制的根本法器。

    三人落下云鹤,李静洵伸手一招。云鹤化作三只纸鹤飞入她手中书籍《道德经》。她手中的道德经正是她的本命法宝。

    经书上有五千道德真言。当真言炼化为三千枚时,就可成就人仙道果。当真言符文再一步凝缩,以自己的理解阐述《道德真经》就可成为地仙。至于天仙道果,需将《道德经》炼成三百六十枚大道真文。

    不断浓缩,不断精炼,最终把五千道德真言炼成一个“道”字。按照道德宗的说法,将真言炼成最终一个“道”字,就算真正证就无上大道。逍遥无极,大道永恒。

    至于她旁边的二人出自冲虚道。不久之前姬飞晨去的翠屏山云市,正是冲虚道所建。冲虚道,七十二福地之一,敬冲虚真人为祖师。

    景轩看着三人,忽然奇怪道:“师妹怎么从道德宗出来了?”

    道德宗、太清宗合称太上双宗,乃太上诸脉的顶梁柱。景轩和李静洵算是熟识。

    “景师兄。”李静洵上前行礼,叙述事情由来:“小妹和几个同门在外游历,不想遇到此地大旱。于是和几位同道商讨祈雨除魔之策。正逢此地有人降雨,特意前来拜访。”

    姬飞晨听着,心中暗道不妙。这些玄门之人下来救人,若真碰上,恐怕对我不利。他心思转动,正要找机会脱身,孰料景轩双手一拍,大声道:“师妹来得正好,我二人正愁势单力孤,难以拯救这场大旱。若有诸多同道下山,正是苍生之幸!”

    “贤弟,我等去和诸多同道汇合,商讨治旱大事,你看如何?i”

    姬飞晨心中将景轩骂得半死:你做正人君子,拉着我干嘛!

    不过姬飞晨脸皮厚,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说:“道兄所言甚是,若能平息这场大旱,何惧奔波辛劳?”

    冲虚道二人看向姬飞晨,瞧见他周遭功德之气环绕,于是两人上前跟他攀谈。

    景轩见了,笑道:“清泓贤弟虽然是散修,但也是我太上一脉。我等以师兄弟称之即可。”

    在景轩眼中,太上三千门本就是一家。只要心向正道,顺天而行,自然可称呼为同道。

    于是,五人相互见过后,一同返回玄门驻地。

    成晃山周遭五百里之地皆遭大旱,此事最先是一位道德宗弟子发现。于是上山请道德宗众多同门下山救治难民。除此之外,更邀请不少左近同道汇聚,共同商讨治旱之事。

    姬飞晨瞧见自己没有逃跑的可能,心中安慰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能趁着这件事打入玄门内部,那才是大有好处的事。道德宗那些老夫子们一个个自诩道德君子。只要我行事得当,量他们也不好直接找我麻烦。

    玄门驻地在一座荒山上。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座荒山因为诸修汇聚,施展力催花生木,目前绿野茵茵,繁花锦簇,在山顶设玉台,十几位同道正在讨论治旱之事。

    姬飞晨五人降临后,突然姬飞晨嘴角一抽,他在这些人中看到一个熟人——白衣少年郎翘着二郎腿坐在人群中,狐狸尾巴一摇一摇,正吃着糖豆,笑眯眯听诸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