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二十章三龙大战
    黑衣男子站在岸边,望着水光粼粼,澄静宁静的曲道。水中鱼虾不是被14子吞食,就是被龙气惊走,这片水域目前再无其他活物。

    姬飞晨面带笑容:“这就更简单了。”原本还担心自己的行动会摧毁一地水族,不过龙太子以龙气将所有鱼虾驱逐或者吞食,这一段河道中只有龙太子一人,让姬飞晨再无顾忌。

    姬飞晨站在岸上,踱步丈量河道,往两侧各有百步,把三个碧潮珠分头沉入两头水道。碧潮珠本是水属之宝,蚌精所出,宝珠自动悬浮在两侧,形成两道水屏截取这一段水道。

    堵住水道不再流动,姬飞晨迅速拿出墨玉宝瓶。这是虎离山镇洞之宝,里面盛放魔狐以上千种灵药炼制的魔水。他哼着歌,将毒水缓缓倒入水中。

    仅仅几滴毒液化开,就让原本清澈的湖水渲染一层紫雾。澄静明净的河水逐渐浑浊而不可视。

    最后,又拿出六颗碧潮珠撒在水面,宝珠滴溜溜在水面滚动,一层层漩涡涟漪搅动水道。再度于上空布置屏障,拦住太子的去路。

    太子在水中疗伤,被景轩斩出的那一剑慢慢愈合。只是水中忽然浑浊不堪,更有毒性掺杂,他的伤势非但不曾好转,反而越加恶化。

    “怪了。”太子隐隐觉得不对,察觉河道中活水不动,毒性扩散,立刻化作蛟龙冲天而起。但头顶被姬飞晨下咒,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这六寒冬珠在水面升起“寒冰覆天阵”,厚厚一层坚冰压在水面,阻拦太子离去。

    姬飞晨念诵咒文,六颗宝珠不断催动寒气,从水面慢慢将整段河道冻结。

    “在北域游历,我可不是毫无动作的。”在景轩的帮助下,姬飞晨在冬六珠中凝聚寒冰玄气,让这六颗宝珠再多一重变化,可冰封河道,凝雪落霜。

    转眼间,整段河道被冻成冰坨,龙太子来不及逃离,就被僵冻在冰块中。

    “锁!”姬飞晨双手一拍,剩下的碧潮珠统统落入水中,二十三颗宝珠形成立方体,将整段河道拔出水面。

    巨大的长方体“冰箱”,里面正好封印一条闪耀金鳞的蛟龙。

    太子被毒素麻痹,又被寒冰冻住,浑身卡在冰块中不能行动。但他眼珠子转动,看到岸边站着的黑衣男人。

    “怪了,这男子用的手法,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不久之前姬飞晨以碧潮珠暗算龙太子,可碧潮珠白芒四射,到底白芒中是何物,根本看不真切。所以,他还没发觉眼前此人,正是不久之前对他动手的人。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思考逃离之策。

    方体有六面,本应以二十四宝珠构成六个平面,然后四珠落于一角,四象循环,形成真正的封印。可是现在,因为一颗宝珠交给景轩收取水汽,所以这个水箱有一个破绽。在其中某一角上只有三颗宝珠转动,残缺的那一颗宝珠露出一道缝隙,而这正是龙太子的机会。

    当然,姬飞晨也明白,所以他暗中提着魔龙锏,只要太子从这边逃离,他立刻用魔龙锏将他打死。

    这是一个比较耐心的过程。姬飞晨完全不着急。

    “他体内毒性蔓延,又有寒气入体,我拖得,但他拖不得。”所以,姬飞晨安心等待龙太子背水一战。

    龙太子也明白,自己从破绽处离开,必然会面临眼前魔修的雷霆一击。他必须选择此人分心的时刻。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人一动不动。

    风吹云过,唯心静止。

    忽然,原本被抽干水体的河道淤泥底下突然传出一声龙吼。蓝光从淤泥中爆发,一坨黑漆漆的东西对上空“冰箱”狠狠撞去。

    “有人?”姬飞晨和龙太子同时一愣。但姬飞晨这一分心,太子鼓动全身法力喷出龙珠,直直轰向三颗宝珠的那一角。

    三珠和龙珠对轰,冰箱立刻破裂出缝隙。太子摇身一变,化作水蛇从通道离开。

    姬飞晨察觉黑漆漆的淤泥中还有一只龙兽,慌忙祭起魔龙锏把黑泥块抽飞到远处,再度抛出不久之前得到的“睚眦神刀。”

    血光赤刀飞入上空,姬飞晨一声大喝:“斩!”

    宝刀一转,形如豺豹,全身龙鳞的怪兽对龙太子狠狠一抓。惨痛哀嚎之声在天地间回荡,龙太子主动断去龙尾,化作血光加速遁去,只留下一段龙尾被宝刀斩下。

    不得不承认,西方魔人留下的睚眦神刀的确厉害,而且有专克龙族的效果。

    姬飞晨黑着脸,不等他赶过去追踪,岸上那坨“黑泥”再度过来找他麻烦。

    黑泥喷射污秽,姬飞晨深吸一口气,右手长满龙鳞,再度施展“黑龙臂”举起魔龙锏对黑泥狠狠砸下。

    “去死!”

    姬飞晨含怒一击爆发,只听咔嚓一声响,似乎有某件东西断裂。他手中一轻,紧接着“啪叽”一声,有东西砸中脑门。

    “魔龙锏断了?”姬飞晨呆了呆,魔龙锏可以说是他第一件炼制的法宝,在魔门中行走的标志性武器,居然就这么断了?

    顾不得断锏砸中脑门的疼痛,姬飞晨抬头,双目如有火焰熊熊燃烧,也不去追赶龙太子,复又祭起碧潮宝珠:你也是龙兽,找不到龙太子,找你也成!”

    黑泥见白芒落下,里头传来一阵笑声,五色玄光一扫,三颗碧潮珠倏地一声被黑泥吞下,顿时断开和姬飞晨的感应。

    魔龙锏断,碧潮珠没,姬飞晨彻底愣住了。从他炼成二宝以来,头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他心中发虚,最后用睚眦神刀砍下。

    血刃魔刀灵光一闪,同样没有打破“黑泥”的防御。

    黑泥隆隆作响,似乎在嘲笑姬飞晨一般。

    不过,魔刀劈砍,让黑泥外层的污泥掉下,观其形状疑似灵纹图篆,姬飞晨隐隐想到了什么。

    魔刀连斩数下,不曾斩伤“黑泥”分毫,阵阵隆隆笑声响起,又开始瞄准姬飞晨其他的碧潮珠。

    但刀罡把黑泥怪兽表面的污泥统统打下,只留下一个巨大的三色螺壳。流光溢彩,水波映天。

    得见蚌壳,姬飞晨恍然大悟:“果然是螺蚌之属,难怪可以收走我的碧潮珠!”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法宝也是如此。碧潮珠变化莫测,可生潮催浪,行云弄雨,布阵演法,化剑作鞭,但唯独惧怕一物。此宝珠乃蚌精吸取日月精华而成,唯独惧怕蚌精螺虫的贝壳,只要以贝壳类法器收摄,一收一个准。

    这螺虫在河底修炼千年,本在沉睡之中,连龙太子都没察觉。但姬飞晨以碧潮珠压制水道,立刻将它惊醒。

    碧潮珠乃蚌精之宝,蕴含天地日月精华,对它这种天地所成的螺蚌龙兽,堪称大补之物。贪念一动,就跑出来夺取碧潮珠,无意之间让龙太子逃离。

    “这螺虫防御坚固,难怪魔龙锏打不破。”姬飞晨收起碧潮珠和魔龙锏,又拿出另一件宝物。

    万物生克,虽然这怪防御无双,但也惧怕一类法宝。

    姬飞晨一声冷笑,祭起玖元离魔瓶,一道乌光把螺虫收入瓶内。此乃虎离山镇洞之宝,其中蕴含诸般毒水。螺虫落入毒液内,顿时瓶子里传来阵阵惨叫声。

    一道道气泡从螺壳中冒出,姬飞晨面色默然:“可惜我手中没有九幽弱水,没有三光神水,不然直接用神水、弱水将你刷死,何必用毒液浸泡?”

    魔瓶不住晃动,螺虫在里面挣扎,渐渐露出真容。龙首怪兽伸出长长的脖子,喷出污泥想要抵抗毒液。但是污泥或许可以污染其他法宝,却唯独难伤魔瓶中的毒液,反而会增强其威力。

    “原来是椒图。”

    椒图,同样是龙子,龙首而双足,背负螺壳,形似螺蚌之虫。

    魔瓶表面的裂缝开始扩大,姬飞晨立刻以法力镇压,修补离魔瓶的瓶面。过了一阵子,里面再无动静,只有一枚三色螺贝落在瓶底。

    “这螺虫贝壳上有大道灵纹,浑然天成,怎么可能怎么快死亡?”姬飞晨也不开瓶,继续催动法力以毒液洗刷。

    过了一阵子,螺贝中冒出一阵脓血,显然是椒图难抗毒液,最终化作脓血而亡。

    这时,姬飞晨才打开魔瓶,将螺壳打开,除却自己的碧潮珠外还有一团腐烂的椒图尸骸以及一枚龙珠内丹。

    “这椒图被毒杀,它的血不能练功。但是这贝壳本身以及这枚内丹却是不错的宝物。”姬飞晨思量一番,也不对贝壳中的尸体多做清理,直接用贝壳将河道中的淤泥统统收走。

    河道失去碧潮珠封堵,远处有清水再度充填河道。姬飞晨又用碧潮珠压住河道,从河底掏取淤泥藏入贝壳。

    这些淤泥积郁多年,那千年泥沙回头以阴冥宗的魔功炼制,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宝。

    经过姬飞晨清理后,河道地下的淤泥清扫一空,整个河道焕然一新,水光澄澈,鱼虾可见,焕发生机。

    把岸上的淤泥和龙尾收好,姬飞晨也随之离去。

    “这位龙殿下虽然跑了,但我不急,只要身上有丹砂标记,就跑不出我手心。他现在重伤,估计跑不了多远。不如先让别人动手削其气数,最后我再坐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