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九章虎离山
    哀怨之音在脑后响起,脑海中浮现一个温婉憔悴的美女。

    “这家14伙的幽音灵咒竟然高明到这种程度?”想到背后这人的身份,姬飞晨毛骨悚然。心中默运灵神,他以白骨观想法放空意识,避免自己被幻术迷惑。

    姬飞晨之所以学习“白骨观想法”,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防备背后这人的惑神之术。

    走远之后,姬飞晨耳畔的声音渐渐消退,他松了口气。

    “又是青衣师姐?”萧莹神出鬼没,突然出现在姬飞晨旁边。她眺望远方山头,在山崖上看到青衣女子站在那里,如同神女望月一样痴痴守望。狂风吹过单薄的衣裳,似乎等待姬飞晨回心转意。

    萧莹清然一笑:“师姐都这样了,你还不回头?”

    “我可不愿意招惹她。”姬飞晨耸肩说:“招惹她,哪怕只跟她说一句话,背后就跟着一大群争风吃醋的人找我麻烦。”

    罗青衣是青脉的弟子,而且是某位长老的女儿。据说其母乃天心魔宗的人,从小学惑心迷神之术,还有采阳补阴的秘法在身。她修为高明,并不比现在的姬飞晨差多少。但是她偏偏喜欢依靠男人,非要迷惑那些男修在她身边转悠,指挥那些男弟子动手,自己几乎鲜少出手。

    再者,这女不安分,阴冥宗为她大打出手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几位人仙曾言将她收入姬妾,最终也不了了之。

    “再说,跟她扯上关系有什么好处。与其找她惹得一身脏,我还真不如去花街呢!”

    阴冥宗并不提倡节欲,平日修炼积攒各种压力,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发泄出来。罗青衣是墨湖中的常客,经常拉着一群男弟子在那边鬼混。就连梁初名也是她的入幕之宾。

    “师兄这话说得,难不成门中姐妹还不如外面的女人?”萧莹秋波一荡,美目目不转睛盯着姬飞晨。

    姬飞晨懒得理她。

    萧莹跟在姬飞晨身边打转,望着远处看了一眼,有意无意靠近姬飞晨:“她们不行,小妹可十分乐意侍奉师兄。”

    “你?你修炼的《神月经》必须保持处子之身,你敢跟我破身?”姬飞晨不屑道:“不修炼到人仙境界提前破身,你这辈子再无望窥见无上大道。”

    白月一脉拜月修行,但是和玄门参太阴、凝月华不同。她们的拜月,拜的是九幽冥月。她们认为在天地无光的月食之夜,象征月亮的死亡。天空中会生成一轮黑色的月亮。这轮月亮照亮九幽,是亡者之月,至阴至邪的象征。

    “行了,说正题。你不好好修炼,来找我作甚?”

    “师兄这次外出,可是为黑月洞的魔狐?”萧莹手一翻,同样亮出笼子,并且扬着手中符箓,和姬飞晨手中的东西一模一样。

    “哦?你也是?”

    “师兄可知道最近门中出了什么事?”萧莹赶上姬飞晨的脚步,二人并肩而行。

    姬飞晨摇头:“不晓得,师妹呢?”

    “我听人说,黑月洞中的那只魔狐有八百年道行,他练的是心月狐道。”

    姬飞晨眉头一挑,听出萧莹话中暗含之意:“心月狐乃东方七宿之一。心月狐道、九尾狐道并称狐族两大心法。一者修炼尾巴,成九尾而飞天。一者修炼心脏,通阴阳而升仙。心月狐的心脏吸收月精灵华,却又因为心属火,乃纯阳火性。因此,心月狐的心脏为阴中之阳,是炼丹炼器的绝佳灵物。”

    姬飞晨脑子里飞快闪过各种丹方:“若论起来,阴冥宗需要以心月狐练功的人,貌似只有青脉、黑脉以及你们白脉?”

    心月狐拜月,和白脉有牵扯。同时阴中之阳和青脉的碧磷魔火属性类似。而黑脉更需要心月狐的心血来服药,转化体内阴寒之气。

    姬飞晨面带警惕之色,不着痕迹和身边人拉开距离。

    萧莹苦笑:“师兄何必如此?这次全因你黑脉之事,才惊动我们各方下手。”

    姬飞晨这几日苦练雷法,没有关注门中情况,挑眉看向萧莹,示意她继续说。

    萧莹道:“古来,一山不容二虎。黑脉的黑池师叔要炼‘玄冥七窍丹’晋升地仙,你觉得你们黑脉是帮他还是不帮他?”

    这一说,姬飞晨马上明白究竟。

    天仙至贵,玄正大洲几乎不得而见。地仙已经是各大门派中流砥柱般的人物。多一位地仙,就意味着战力增强一分,从大局上看的确很好。

    可是从个人来说呢?

    黑脉诞生另一位地仙,那么他和坎冥殿主的关系怎么算?黑脉只有一个秘境,要不要分他一半?哪怕是师徒,魔门之中也会产生各种纠葛。

    毕竟魔门崇尚武力,并不向玄门那样刻板要求师徒关系。如果黑池上人晋升地仙,绝对会抢夺坎冥殿的主权,黑脉之中势必进行内斗。

    再者,黑池上人可是姬飞晨师祖所养的一条大鱼。原本是准备收割大鱼,当做自己晋升天仙的资本。现在突然跳上岸“化龙”,并且抢走自己一半的权利,老殿主能忍?

    明面上,不好做出阻拦的举动。但是暗中命人下绊子,这是必然之举。

    “五脉之中暗潮涌动,黑池师伯的晋升已经牵扯各方利益。”

    有人希望黑池上人晋升,破坏黑脉内部的格局。而有人则希望保持目前的局面,以求稳妥。

    姬飞晨思考宗门背后的博弈:“我阴冥宗七大地仙。掌门一系的两位以及赤脉属于一个阵营。黄脉修沙、青脉修火,这两脉一向跟我们坎冥殿对着干。”

    无他,利益。

    黄脉炼制毒砂所用的灵药,坎冥殿一脉同样用的上。两脉经常为此大打出手。而青脉和黑脉因为两位地仙殿主的关系不好,所以两脉争执颇多。而今能够给坎冥殿添堵,青脉绝对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所以,各脉都会来人么?”姬飞晨脸色一变,立刻拉萧莹快速赶路。

    二人离开阴冥宗,罗青衣收功,目光闪过寒芒。在这一批新入门的弟子中,姬飞晨是少数几个不跟她纠缠的人。而且姬飞晨专门去学“白骨观想法”这就是防备她呢!

    “将我当污泥甩在一旁,真以为我多喜欢你不成?”罗青衣暗中动怒,但姬飞晨的手段不弱,她也不好直接跟姬飞晨作对。

    “依照这家伙的滑头,绝对会搅浑青脉和黑脉的浑水。”

    因此,罗青衣不敢动强。她也不认为自己能打过姬飞晨。

    “但是我现在需要吸收男修元阳晋升人仙,如果不找姬飞晨的话……”盘算其他几个弟子,那些人同样不好招惹。如同姬飞晨一样,根本不在意她的惑神之术。

    这时,有人来到山崖,见罗青衣“楚楚可怜”,连忙关切问:“师妹为何独自一人在此?”

    “没什么。”罗青衣状似无意瞥了一眼走远的姬飞晨二人。那人见状,心中一阵不是滋味。

    罗青衣母亲出身天心魔宗,学得一身天魔妙法。在交合之时无形之间把魔种种下,以此蛊惑人心。

    只有少数一些弟子看出不妙,才不跟她纠缠,不愿意做她炉鼎受制于人。而她仗着自己父亲的地位,在门中兴风作浪也无人敢管。

    而今只略略一个挑拨,连言语都不用说,就让姬飞晨被人嫉恨。

    那人灵光一闪,想到一件事:“我听人说,黑脉目前正有一场折腾。姬飞晨那家伙应该就是为此出门?”

    罗青衣一听,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凭借肉身布施,消息网遍布五脉,这一想就猜到姬飞晨的打算。

    “我久不出宗门,不如趁机外出瞧瞧?”于是,她静极思动,拉着身边人一起前往。

    ……

    南疆号称十万大山,群山峻峭,诸水险恶,时常有瘴气在山中弥漫。

    黑月洞所在的虎离山在南疆深处,并非阴冥宗的地界。因此,姬飞晨二人小心翼翼在山下走动。

    “这里已经是黑圣宗的地界。”萧莹谨慎翻查四周,没看到黑圣宗人的痕迹,才略略放心。

    姬飞晨心中苦笑:这段时间经常和十大魔宗的弟子打交道,这是第几个了?六臂魔神宗、天心魔宗、白莲净宗、煌阳魔教,这下子连黑圣宗的地界也来了。

    黑圣宗以诡秘、阴毒的魔咒著称,是元门十道中最隐秘的门派。传承上来说,和六臂魔神宗同处一源。两者同样祭祀一位上古魔神。后来魔神陨落,这个教派随之分裂,形成以巫咒为主体的黑圣宗,以及炼体为主体的六臂魔神宗。

    “黑圣宗的毒咒诡秘歹毒,哪怕你我沾染,也难逃一死。”姬飞晨握紧魔龙锏轻轻一甩。魔龙锏化作长龙环绕姬飞晨,不断在他身边游走。

    萧莹见状,身上也冒出荧月之光,身边悬浮玉盘飞舞。

    二人施展法术,勘察山中景致。

    虎离山嶙峋陡峭,山中遍布千奇百怪的山岩,崎岖沟壑间流淌黑水,毒瘴正从水中腾空,将整座虎离山环绕。而山中更有诸多森森枯骨,虫蛇游走在缝隙之间,注视着姬飞晨二人。

    “虎离,狐狸,此乃狐假虎威也。”姬飞晨笑道:“这魔狐倒也会取名。”

    “虎离,岂非说明老虎离开,山中无主,才让狐狸做大?”萧莹妩媚一笑:“师兄说这狐狸会取名,我看不过是这畜生心虚罢了。”

    二人说说笑笑,转了一圈后回到原地。

    山中无人居住,大型猛兽也不得见。只有层层迷障从沟壑中的黑水中涌出。

    “这水是经过加工的毒水。”姬飞晨到底是此道大家,神色凝重:“在山周围布置十八道毒水,形成九曲十八弯的格局。而日光照耀毒水,自动生成水雾笼罩山峰。等闲生灵误入此地,必死无疑。”

    山中那些枯骨,就是明证。

    “穷山多恶兽。此地虽然恶兽没有,但是毒虫不少。”萧莹捏着一条毒蛇,这赤蛇毒性极强,虽然一条蛇对她没影响。但漫山遍野的毒蛇,总要提防一二。

    二人商议后,姬飞晨见彤霞西起,夕阳渐落,便和萧莹商议:“如今天色不早,你我休整之后明日再想办法。”

    夜晚明月当空,是心月狐的主场。姬飞晨才不愿意去找虐,黑灯瞎火的,很容易被心月狐暗算。

    萧莹的神月经虽然拜月,但炼就冥月道果,同样不喜欢明月,也附议点头。二人找了一处安全地界,准备度过这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