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三章如是白骨观
    “果然,白莲净宗的人也在。”姬飞晨揉揉脑门,嘴角泛起笑容。虽然14势越来越严峻,但是他的心情反而更加亢奋。同样是魔宗大派,彼此之间总要分一个三六九等。

    “和这些魔宗之人交手,正好找找怎么破解血咒的办法。”

    姬飞晨所在的阴冥宗也属于魔门十宗之一。在魔宗圣地无垠血海的带领下抗拒三千仙门,牢牢在玄正洲占据一席之地。只是比起道门三圣地而言,魔门血海孤掌难鸣,难以和道门真正争锋。所以魔门弟子一向低调,阴冥宗的山门时常更换,目前处于南疆大山之中。而煌阳魔教号称南疆诸魔教的魁首,同样是魔门十宗之一。

    还有暗中对曹老大下手的莲仙子,她身上飘荡一片片白莲花瓣,面带悲悯之色。但是其下手之狠辣绝不逊色旁边那几个魔人。

    花开见我,莲花净世,这是白莲净宗的精要,同样是魔门十宗之一。

    加上隐没在暗处的姬飞晨,这里已经汇聚魔宗三大势力的人。

    姬飞晨不喜欢魔宗的氛围,不论是魔人的掳掠还是食人练功,都触及姬飞晨的道德底线。只可惜他穿越之时就是魔宗的人,被魔宗施加血咒。只要有背叛或者逃离之念,立刻就会被万虫噬体而亡。

    所以,姬飞晨只能隐忍潜伏,寻找破解血咒的办法,然后远走高飞,寻一处地界安心修炼,再不掺和魔宗之事。

    “各大魔宗控制弟子的法子大致相同,不知道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什么解决办法?”

    莲仙子一掌立毙曹老大,手拿镇纸走到洞府另一边。女子笑吟吟望着两侧,不断把玩手中镇纸。

    煌阳魔教的那人眼一眯:“秋师妹不站过来吗?”若非秋月莲在昨日报信,他也未必能找到这处地界。但是现在看她的态度,似乎并不准备按照事先约定联手。

    秋月莲把玩镇纸,玉龙镇纸中有一部分关于洞府的密要。这座人仙洞府阵法保留完善,是某位玄门某位高人留下的洞府。加上镇纸还有另外一半留在此地,合在一起可组成一件威能莫大的法宝。

    因此,莲仙子对这座洞府心生贪念,渐渐有了另一个念头。

    “我神宗弟子以匡扶天下为己任。此地凶煞之气冲霄,正需我神宗‘白莲普化神咒’化解戾气。我观这座洞府与我神宗有缘,不知师兄可否割爱?”

    白云浮波,烟霞舒卷,洞府门口三足鼎立。

    听莲仙子的话,煌阳魔宗的司马康顿时大笑:“得了吧,师妹,大家同出一脉,谁不知道谁?你们这群那套‘救济世人’的口号好意思在我们面前用?”

    同样是魔宗之人,彼此之间谁不了解谁?白莲净宗那套“救济天下,普度众生”的口号光说不练,成天扯虎皮在外招摇撞骗。要不然好端端一个正道门派,怎么落得人人喊打的这步田地?

    司马康对身边几个师弟一递眼色,几位上前围住莲仙子:“再者,在我们南疆门口建立别府。你们白莲净宗还准备插手南疆?”

    南疆之中龙蛇混杂,异族辈出,是正道玄门势力难以插手的地界。单单魔宗十道中就有三个在这里扎根。

    煌阳魔教号称南方魔道的魁首,此外还有久在南疆深入浅出的黒圣殿以及阴冥宗。

    煌阳魔教对付这俩大对手已经疲于应对,再来一个白莲净宗?

    怎么可能!

    秋月莲幽幽一叹:“元门十道同气连枝,几位师兄何苦得势不饶人?”她放下身段,语气哀怨,让人不由得心生怜爱之情。旁边三个散修心中一荡,差点跳出来给她打头阵。

    只是看到曹老大的尸首,冯志康心中一亮,顿时回过神来。

    白莲净宗最擅长迷惑旁人,引诱男子给她们当枪使。当秋月莲施展魅术的时候,司马康已经亮出一面神幡。赤面金纹,描龙画凤,一片火气驱散云光,显然是一件不弱的法宝。

    “师弟们,动手!”司马康沉声一喝,煌阳魔教几人同时出手。

    见几位围上来,秋月莲嫣然一笑:“既然师兄们不肯同意,那么就各凭天命吧!”蓦然出招,女修一掌催风拍向洞府两侧的石狮子。

    两侧石狮子突然暴起,似乎有灵智一般对洞府门口的诸人发动攻击。但是因为莲仙子手持镇纸,两只石狮子不会攻击她,所以从容进入洞府内部。

    “司马师兄,若你活下来,再来跟小妹商讨此地归属吧!”莲仙子飘入洞府内部,消失在茫茫迷雾中,只有一阵银铃笑声回荡不绝。

    司马康咬牙切齿,一边招呼四个师弟动手,一边对旁边冯志明等人喝道:“你们不想死,也赶紧动手!”

    冯志明三人在曹老大死后六神无主,如今没有办法,只好跟司马康一起联手,将两只石狮子击退。

    这两只石狮子是洞府原主人祭炼的守护石兽,每一头都堪比炼精化气大圆满阶段的妖兽。不过日久失修,难敌诸人联手。在斩杀二人后石狮子渐渐支撑不住。姬飞晨有感火候差不多,主动让狮子退回原处,放几人走入洞府。

    “司马康他们还剩下六人,外加白莲净宗的女修,现在洞府中还有七人。”

    姬飞晨操控大阵,正要关闭洞府收网时忽然看到又有一缕黄沙悄然跟随司马康一行人进入洞府。姬飞晨目光幽邃,这种黄沙太熟悉了,在阴冥宗经常见到。

    “阴冥宗的同门?”仔细打量,黄沙在进入洞府中化作人形。

    “梁初名——”姬飞晨语气多了几分凝重。熟人,姬飞晨的对手。而今梁初名进入此地,姬飞晨可不会顾念多少同门之情。

    “行了,就这八人。”姬飞晨双手一合,关门洞府大门。八荒锁神云光阵收缩,将洞府在这片遗址隐没,把更多的力量用来压制内部诸人上。

    “八门俱灭!诛神金光!”姬飞晨催动大阵威能,洞府上空滚滚云雾中勃发无数道金光对下洒落。

    每一道金光之中威能莫大,入地化作一位位金甲士兵围杀修士。转瞬之间又有四人被金光诛杀。最后只剩下冯志康、梁初名、司马康以及秋月莲。

    秋月莲根据姬飞晨留在镇纸上的地图最先来到藏宝殿。在藏宝殿中留有玉龙镇纸的另外一块。

    玉龙镇纸本是一对,号称文武双瑝玉龙镇。是这座洞府中难得的一件法宝。祭起法宝,便有文武双龙攻击敌人,人仙之下皆数横扫。

    秋月莲进来后,找到盛放另一块玉龙镇纸的金盘。这对镇纸名为文武,两只玉龙形状不同。秋月莲手中的镇纸名“文龙”,龙形纤细修长。金盘上的镇纸叫“武龙”,龙身魁梧盘踞,形如巨虎。

    女修上前将镇纸抓起,正要放入锦囊中突然异变发生了……

    武龙镇纸一声咆哮,突然从金盘跳下。而她手中文龙镇纸同样化作文龙,两枚镇纸合二为一将秋月莲挤在中央。

    轰隆一声——

    镇纸合拢,玉光交融,女修在压迫之下挤成肉泥,只有一道白光从镇纸中跳出,落在旁边幻化人形。

    “这是白莲净宗的胎莲转生之术?”

    秋月莲犹惊未定,只听背后传来爽朗笑声,心中惊骇不已。猛然扭头,殿内一道乌光坠下,魔龙锏直直击中脊椎骨,将秋月莲打翻在地。

    胎莲转生之术可以凝聚莲花代替自己假死。但假死之后法力跌入低谷,秋月莲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咳咳……”女修吐出几口血,玉龙镇纸飞入男子手中。那位男子身穿藏青袍,丰神隽永,英武魁梧,一双黑眸宛如明星。

    秋月莲想要起身,但魔龙锏轰碎脊椎骨,让她整个人瘫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姬飞晨走向自己。

    摸着镇纸,姬飞晨似笑非笑。此镇纸号称人仙之下无有敌手。的确如此,任谁来到这里,想要拿武龙镇纸的时候都会被镇纸合击之力轰杀,人仙之下必死无疑。这是姬飞晨布置的陷阱。不过秋月莲命大,用白莲净宗秘法逃出一劫。

    “是阴冥宗的师兄?元门十道同气连枝。小妹和师兄一向无冤无仇,为何师兄一见面就狠下辣手?”秋月莲心思飞转,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内媚之体自有一股妩媚惑人的气质让人心生怜爱难以下手。

    元门,是魔道中人的自称。不然,他们怎么会自己将自己视作魔头。他们只认为和正道那些家伙理念不合罢了。

    正道取“大道之理,玄之又玄”称呼自己为玄门。

    魔道用“元始道一,生化万物”称呼自己为元门。也暗搓搓指“源”,意为源头来历远在玄门之前。

    “得了。师妹不要白费力气。大家都是元门中人,你们白莲净宗这份蛊惑人心的魅术还是算了吧。”姬飞晨双目黑芒闪过:“我来自阴冥黑脉。”

    “阴冥黑脉?”秋月莲神色有些绝望。白莲净宗擅长攻心,以身体作为武器,面对男修的时候占据优势。但是阴冥宗黑脉有一门“白骨观法”。

    柔玉艳香,在姬飞晨眼中如同枯骨一般,难起波澜。这就是阴冥宗的白骨玄冥法门。

    “废话不多说,师妹对咱们元门的血咒了解多少?”

    “血咒?”莲仙子目光一变:“你想要破解元门的圣誓血咒?”

    “你问太多了。”姬飞晨将魔龙锏横在莲仙子脖颈上,雪白玉颈滴出点点血珠。

    “元门十道的血盟大咒各有不同。你们阴冥宗的血螟咒和我们神宗的莲心血咒不同。我并不知道破解之策。”莲仙子想要拖延时间,寻找机会,于是慢慢和姬飞晨攀扯:“师兄何必一心要解除血咒?只要师兄修炼到地仙境界,成就阴冥宗太上长老,自然可以解除血咒,成就一方魔道巨擘。到时候小妹愿为师兄效犬马之劳。”

    “哦。”姬飞晨应了一下,秋月莲神色一喜,忽然魔龙锏对天灵盖狠狠一砸。

    咔嚓——

    秋月莲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自己都暗示要投靠姬飞晨了,他怎么还要下手?

    “师妹放心,师兄给你个痛快,送你去转世。”魔龙锏一扫,一道魂灵投入幽冥。

    不论正魔都有规矩,人死如灯灭。杀其肉身便罢,不可再对魂灵下手。就连原本魔宗十道中擅长炼魂的鬼神道都因为获罪幽冥被阴间的鬼神们灭门。

    那些鬼神不管阳间事,只要你杀人之后将魂魄投入幽冥即可。鬼神们会净化灵魂重新转世,再度经历人生。

    冷漠看着尸首,姬飞晨说:“第一个。”

    不解除血咒,生死掌控于他人。哪怕是日后阴冥宗让姬飞晨杀人放火,他也没有反抗的能力。所以,他必须在晋升人仙之前就把血咒驱除,以免进一步被魔宗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