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辟九霄 > 正文 第二章对不起,我是卧底
    玄正洲道门大昌,魔道龟缩,各大魔门势力分在四方之地,姬飞晨所在14阴冥宗便在南疆。他平日伪装玄门弟子的洞府,就位处于靠近南疆地界的古战场。这处地界龙蛇混杂,道魔左道之人层出不穷,最方便隐藏身份。

    姬飞晨假冒玄门身份,这是他个人私底下的行为,师门同样不清楚。所以,他在南疆入口的古战场处建立一座洞府。每次外出的时候都会先来这里换身份。而且这座洞府也是他摆脱魔宗掌控的基地。

    这座古洞府据说是以前某位仙家遗留之地。在一千多年前的大战中化作废墟。但洞府外层守护大阵仍然在运转,避免外人的窥探,守护这座已然失去主人的洞府。

    姬飞晨手持墨龙鳞,施展水镜回天咒。这种咒法以水为媒介,水纹幽光照映周遭地界的景象。就连眼前这座白雾笼罩的洞府也在龙鳞中一览无余。龙鳞上星光点点勾勒出大阵的路线图,姬飞晨轻车熟路进入洞府。当初,正是凭借龙鳞的妙用,他才能找到这处洞府。

    这座洞府独占一座山头,在古战场中并不显眼。姬飞兜兜转转来到洞府之中的一座别苑。姬飞晨没有占据整座洞府,而是只将洞府内部某一座灵苑化为己有。将灵苑的阵法禁制一一修复,作为他的根据地。

    先有古战场遮掩,然后有洞府废墟分散注意力,最后才是姬飞晨的据点。

    这座灵苑原本似乎是为收集日月天露而建造。姬飞晨见灵苑保持完整,院中碧波清泓,玉砖朱瓦,虚窗静室,错落有序。所以就将这里当做自己的临时住所。

    灵苑大门口的匾额上明书“月阳苑”三个字。两旁各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小字。左侧写“飞月西山落”,右侧写“晨阳照九霄”。

    当初第一次来此地,姬飞晨看到此情此景,顿时生出念头将这里当做自己的隐秘驻地。

    他屈指对匾额一弹,月阳苑三个字如同龙蛇起舞,随后颠倒位置对下射出白毫神光,顿时门户上多出一个太极阴阳鱼。

    接着,姬飞晨又对两侧楹联施咒。左边升起明月,银光闪耀;右侧升起皓日,金光璀璨。日月升空,化作钥匙投入大门上的阴阳鱼点亮鱼眼。太极图顺转三周,逆转九周后方才缓缓开启。

    这是姬飞晨为防止旁人靠近所准备的守护禁制。踏入灵苑,门户自动关闭。

    走入灵苑,墙角倚挂古藤老蔓,青叶之中点缀着红花丹果。院内种植翠竹红桃,青竹翠篁随风扬,红花朱蕊灼桃夭。

    原本这座灵苑没有太多植株,全是姬飞晨从外面移栽而成。除却桃树和竹子外还有一些药材种子洒在院落两侧的土壤中。只可惜姬飞晨经常不在这里,哪怕是易生长的草药也难以真正存活。土壤中只有零星几个草药发芽生根。

    随意看罢,姬飞晨走入灵苑最重要的承露台。

    承露台,承接云表之天露。古云:“抗仙掌以承露,擢双立之金茎。”这承露台在帝王们眼中是承接上苍天露,以求长生的圣物。但是在姬飞晨这些修士眼中,所谓“天露”不过是日月精华所成的灵液,是他们日常服用的灵物。承露台,也仅仅是凝聚日月精华的建筑灵台罢了。

    玉台高三丈,周边立八根蟠龙金柱,走上玉台查看灵液,在最中央的玉鼎中只有数百枚银色丹丸。

    有道是:香飘玉鼎晴烟细,日照金茎丽影移。

    这座承露台吸收日月精华,凝聚精华天露。每一颗丹丸如水珠滚动,里面闪烁一点银芒。这是星光凝聚的象征,缕缕烟霞从玉鼎中不断往外出,香气扑鼻。

    姬飞晨收好星露,忽然灵苑另一边的镇府碑发出警报。青年微微皱眉,似乎想到什么,快步赶至右侧。

    这座月阳苑最重要的两处地界就是左侧的承露台和右侧的镇府碑。承露台吸收日月精华,镇府碑则可以观察整座洞府的情况,操控外面的守护大阵驱除外敌。

    走过去一看,九尺白玉碑上投影出洞府守护大阵的情况。此刻在大阵边缘,有七人正小心翼翼探入阵法。

    “又到这个时候了?难道又有倒霉孩子得到我当初送出去的信物了?”姬飞晨一声轻笑,随手将二十四颗碧潮珠甩出袖子。二十四道流光似乎有灵一般飞出灵苑,投入洞府大阵的阵眼。

    古洞府之外有一座大阵名叫“八荒锁神云光阵”。以八门为阵眼,以云雾遮掩洞府制造烟霞仙气,而云雾中催生一种锁神金光攻击敌人。在这座大阵的巅峰时期,可抵挡人仙的攻击。根据姬飞晨揣摩,这座古仙府应该就是某位人仙遗留的洞府,所以才留下这种高等阵法。

    八荒对应八门,分别为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而姬飞晨将二十四颗碧潮珠扔入阵法中亦颇有明堂。宝珠投入八门,三珠一门,以二十四节气运转八门。

    古以冬为季节之首。开门为先,万物之始,大吉大利。故而有立冬、小雪、大雪三颗碧潮珠镇压此门。

    休门以冬至、小寒、大寒镇压门户,以此类推。生门取立春、雨水、惊蛰三珠;伤门取春分、清明、谷雨三珠;杜门取立夏、小满、芒种三珠;景门取夏至、小暑、大暑三珠;死门取立秋、处暑、白露三珠;最后惊门用秋分、寒露、霜降三珠。

    二十四颗碧潮宝珠催动水元之气,将八座门户接连催动,茫茫白雾笼罩洞府,其中暗藏杀机静候来人。

    古战场是千年前道魔大战的遗址,在这里散落着诸多仙家魔修的洞府遗址,据说原本这处古战场是一座有名的福地,但是在大战之中彻底破去。而今红雾滚滚,煞气冲霄,此地灵脉损毁九成,除却一些低阶修士外鲜有人仙高人来此探宝。

    “曹老大,你说我们这一行到底成不成?”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小男子穿着短褂,声音尖利说:“古战场形成千年,那些仙家洞府的宝贝早就被人拿走,还会留给我们这些小人物?”

    “冯兄弟所言不错。”一位白纱蒙面的貌美女子轻声说:“这处遗址在最初那些年早已被那些仙人们搜罗无数次。这些年下来,还会有什么宝物不成?”

    几人中央的曹老大哈哈大笑:“莲仙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年那些高人们的确曾清理战场,检查各大洞府的情况。这些年下来,诸多仙家洞府损毁严重,也难有什么好宝贝。不过那是对人仙而言,对我们这些还在蜕凡境界的修士而言,哪怕是当年留下的一根小草苗,千年下来也是一颗千年灵药呢!”

    修道四境,炼精化气、练气还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而今曹老大召集的这些人都属于炼精化气的层次,称呼为蜕凡境界。只有达到练气还神,凝结大道金丹才能称之为真正入道,号称人中之仙。

    古战场遗留的洞府,大多都是人仙遗留。

    “再者,我寻得这座仙府便是一位人仙遗留。其中灵气浓郁,或许就有当年留下的仙药。”

    莲仙子美眸中闪过不以为然的神色。如果单纯只是蜕凡境界的草药,凭借她的出身,哪里看得上眼?

    “我观曹老大手中玉镇信物暗藏仙气,应该是某座人仙仙府的引路之物。如果保存完好,那里有可能还留有几件宝物。”

    几人走入八荒锁神云光阵的范围。姬飞晨立刻催发大阵,茫茫白雾中飞出一道道金光,当即就有二人来不及防备,直接被金光打死。

    姬飞晨坐在玉碑下,面带笑容。他将洞府的一件信物扔到外面,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破解信物中的谜题地图找到洞府。然后他只需守株待兔,凭借阵法将来人击杀,直接收缴来人的家底即可。

    古战场中仙府众多,每天都有修士在此丧命,因此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加上姬飞晨小心谨慎,目前已经是第三批来人。

    稳坐钓台,愿者上钩。

    以仙人洞府为饵食,自然有贪婪之人乖乖带着家当上钩。

    姬飞晨略施手段,一开始便斩杀二人。其他五人脸色惊变,各自施展法器抵御攻击。

    “洞府之中的阵法在我操控下,只要不是人仙亲临,旁人必死无疑。”姬飞晨正要加大力度,忽然脸色凝重几分,又看向大阵白雾之外的地方。那里又有一群人潜伏而至,显然是跟随曹老大一行人,想要来一个螳螂捕蝉。

    “有点玩大了。”姬飞晨喃喃自语。他在洞府中布置陷阱,等待外人上门。因为担心来人太多,只扔出去一件信物。但是外面稍微一个不慎,就有消息走漏。在这处靠近南疆魔道的古战场中,人心险恶至极。背叛、杀戮、暗算、复仇,在每一刻上演。

    姬飞晨衡量第二拨人:这一拨共计五人,但是实力上比刚刚那一批人要强些,有两人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

    “但是我掌控大阵和洞府,只需等待他们内斗即可。”为免打草惊蛇,姬飞晨刻意压制阵法的威力,放任第二群人进来。

    此刻,曹老大带着莲仙子等人来到大门口。

    曹老大玉龙镇纸飞出一条形似文龙的小兽,小兽对大门轻轻一喷,一道龙气开启门户。随后,镇纸飞入曹老大手中。

    曹老大对身边残留四人说:“诸位,我把大门打开。但洞府中留有仙人禁制,我们在里面还需守望互助。按照前约,找到的宝物分成六份,我占两分。”

    毕竟是曹老大打头,所以他拿两份,旁人没有意见。

    不过这时候,背后云雾中传来桀笑声:“两份?老兄不再想想么!”赤袍男子带领四位同门漫步走来。

    刚刚石碑中看不真切,可就近看到这几人,姬飞晨剑眉一挑,诧异道:“煌阳道的人?”

    “煌阳魔教!”曹老大等人脸色剧变,这可是魔道十宗之一的煌阳魔教,号称南疆百魔魁首的大派。

    “你……你们跟在我们后面进来的?”曹老人脑子飞转,回想到底是谁泄的秘。

    “曹老大,见者有份。既然我们已经看到,你们是不是应该分润一份给我们?嗯,这南疆地界是我们煌阳道的地盘,这保护费也应该算算。”

    “胡说!煊明古战场虽然靠近南疆,但也是我玄门势力的范围,你就不怕我们玄门上仙找你麻烦?”曹老大一边嘴硬,一边给同伴打眼色,想要逃入仙府之中关门挡人。

    突然,他背后一凉,一股法力瞬间摧毁生机将他击杀。

    曹老大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向背后同伴:“你……”他颤颤巍巍伸出手指,那人一把夺过镇纸,将他摔在地上。

    “不好意思,我是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