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先婚后爱,追妻老公太强权 > 正文 第82章 真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到了江家,莫依媛才知道不是老爷子找他们,而是江皓寒的姐姐江雨枳找莫依媛有事要谈,谁让江皓寒把清苑的门换成了指纹锁了呢。

    用完晚餐,莫依媛就被江雨枳扣留在了江家。

    皓寒,今晚你媳妇借我,你就回去吧。江雨枳把莫依媛护在身后,深怕江皓寒过来抢人似得。

    比起江皓寒和江雨枳来说,莫依媛更愿意在江皓寒的身边,至少不用装啊撄。

    原以为江皓寒会直接走人的,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对江雨枳说,你让她自己选择,要是她愿意留下,那么我无话可说,要是不愿意,姐,那你以后就不要再拿老爷子的名号让我们回来。

    知不知道,江凌源这个名字很害怕人啊。

    江雨枳成功地把目标转移到了莫依媛的身上,拉着她的手笑道,依媛,今晚你就和姐姐一起睡好不好,顺便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呢。

    莫依媛朝江雨枳笑了笑,这一时半会儿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偿。

    这该死的江皓寒,该霸道的时候显得他很尊重她的意愿似得,不该霸道的时候,连一句话都不让她说完整。

    虽然很不想和江雨枳单独在一起,是为了不惹到她,如果现在拒绝她的话,这不是直接给她难堪嘛。

    好啊,我也想和姐姐在一起呢。说着违心的话,还要面带微笑,真的很痛苦。

    江雨枳得意地对着江皓寒说,听见了吧,你媳妇不想和你回去,自己回家暖床去吧。

    听到这话,莫依媛的嘴角一抽,江家人都这么开放吗?说话这么直白。

    可是江皓寒却不理睬她,直接从他们身边经过上楼去了。

    莫依媛洗完澡,吹完头发,来到卧室,江雨枳正坐在床上看着手上的ipad看东西,很专心,和江皓寒挺像的。

    她上了床,江雨枳也放下了手上的ipad,转身看向了她,表情那么严肃,莫依媛被愣住了。

    随后朝她微微一笑,姐姐,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情想问我的吗?还是她提起这个话题比较好。

    反正她已经做好了被盘问的准备了,不就是她和江皓寒之间的那点破事嘛。

    一听她这么说,江雨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莫依媛也放松了一下。

    果然是在等她主动提这个问题。

    可是却不想她问的回事这个,依媛,你上次说,总理是你的哥哥是吧。

    莫依媛一怔,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点了点头,是的,他是我哥哥。

    江雨枳继续问,据我所知,你没有亲哥哥,那么他是?表情疑惑。

    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哥哥,姐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莫依媛快速的回应,并尽量地与江雨枳结束这个话题。

    被莫依媛这么一问,江雨枳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手放到后脑勺结巴道,我我就是好奇而已,好了,睡觉吧。又恢复成了冰的面孔。

    江雨枳躺下之后,莫依媛眨巴了眼在她的后背看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原来想问她的问题就是和乔卓远有关啊,莫依媛对于今晚的事并未多想,摇了摇头,关掉了床头的灯。

    第二天,莫依媛用完早餐,江皓寒开车送莫依媛去公司,在车上两人一句话也没讲,安静的可怕。

    直到莫依媛下车的时候,江皓寒才开口说话,昨天晚上我姐问你什么了?

    想让她主动告诉他一件事,还真是难,最后还得他亲口问。

    莫依媛看着他,顿了几秒说,没什么,就是聊点家常,还有女生之间的一些事。意思就是在说,男人别多管女人之间的事。

    果然,江皓寒听到莫依媛的话,脸就黑了。

    下车。生气了就赶人下车。

    莫依媛已经习惯他这样了,刚开始还有一些气愤,但是现在淡然了,淡定地下了车。

    她要是不这样说,估计江皓寒听到乔卓远这三个字,他就会粗鲁地把她扔下车去。

    下了车,车子便扬长而去。

    当莫依媛转身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

    来到她面前说,莫总,我们家少爷想见你一面。

    莫依媛皱眉,你们家少爷是谁?

    我们家少爷说,见了就会知道。男人依旧不肯说,伸手请她进车。

    莫依媛不傻,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怎么可能随便进陌生人的车呢。

    冷着脸看向男人,不好意思,我还有急事要处理,不能随你去见你家少爷了,抱歉。从他的身边经过,走向莫氏企业的大门。

    没走几步就应为男人的话停下来了,我家少爷说了,你们是老熟人了。

    在原地皱着眉,老熟人?

    她怎么不知道?

    在她疑虑的时候,莫依媛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喂,请问你是?

    跟管家上车,我有事找你。电话另一端的男人说。

    听到这熟悉而低沉的声音,莫依媛脸上充满了怒气,来到管家的面前,带我去见你家少爷。

    真是气死她了,不负责任的男人居然还敢打电话给她,还装的这么神秘,是想吓她的对吧,果然和江皓寒是一个货色的男人,不然怎么会成为兄弟呢。

    管家把她带到了咖啡厅,带着她来到了至尊vip的包厢。

    推门而进,洛逸哲正坐在椅子上品尝着香醇浓郁的咖啡。

    莫依媛对他的态度,刚开始的时候是好的,但是自从知道白沫的那件事之后,洛逸哲在莫依媛心中的形象全毁。

    冷着脸坐在了他对面,放下手中的包,你找我什么事,要是让我不开心的事,你还是别说。不然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打死他。

    洛逸哲放下手上的咖啡,嘴角微翘,大嫂,放心,不是让你不开心的事。

    听到这话,不禁蹙眉,难道他决定娶白沫了?

    既然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当然会负责。洛逸哲认真地说。

    这么说的确让莫依媛心中舒缓了一口气,可是洛逸哲接下来说的话,莫依媛气得简直要吐血。

    孩子生下来,我会抚养,但是我不会娶她,我会给她一笔赡养费,这是她养胎期间的费用,麻烦你转交给她。拿出身边用袋子装好的钱。

    莫依媛的眼神冷到极点,如同冰山棱角,看一眼就会让你冰冻三尺。

    拿起他面前的咖啡,泼在了他的脸上,洛逸哲,你真是个混蛋,你放心,孩子我会让沫沫打掉,生下你的孩子简直就是在侮辱沫沫。

    话落,气愤地离开了。

    什么男人,比起江皓寒来,他就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洛逸哲黑着脸,从口袋中掏出手帕,擦掉脸上的咖啡,看着莫依媛离开的背影。

    果然是江皓寒的女人,行事都是这么的极端。

    出了咖啡厅,莫依媛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白沫的住所。

    在白沫打开门的那一刻,莫依媛抱住了她,不开口说话,秀美紧蹙,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她。

    她以为自己嫁给江皓寒已经够可怜的了,但是比起白沫,那简直不算什么。

    因为白沫无缘无故的丢了第一次,已经够倒霉的了,现在居然还怀孕了,更严重的是,在不知不觉当中,白沫已经对这个孩子有了感情,现在要是让她拿掉孩子,估计她会不依。

    依媛,你怎么了,我们先进屋好不好?白沫担忧道。

    缓解了片刻,莫依媛严肃地看着白沫,拉起她的手,关上门,来到了沙发坐下。

    依媛,你怎么了,你这样让我有点害怕。白沫说。

    虽然她也不想让白沫打掉腹中的孩子,可是现在不得不打,如果让洛逸哲把孩子拿走,白沫会更加的生不如死,还不如趁现在感情不是太深,把孩子拿掉,也是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双手抓住了白沫的肩膀,沫沫,把孩子拿掉吧,这个孩子她不属于这个世界,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这话,白沫先是一愣,随后傻笑,依媛,你开什么玩笑,这可过了啊。甩开了莫依媛的手。

    站起来,手臂又被莫依媛抓住,沫沫,难道你要看你的孩子一出生就被人抱走,以后喊别的女人妈妈吗?

    冰冷的声音将白沫无情地打入了深渊,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低落,悬在空中凝结成了冰晶,白沫的世界没入寒冷。

    她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挣脱莫依媛的手臂,跑到了她的房间。

    莫依媛跟了上去,只是们被从里面锁住了,她急促地敲着门,沫沫,开门,别做傻事,开门

    却只听见房间摔东西的声音,和听不清的杂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