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先婚后爱,追妻老公太强权 > 正文 第75章 利用完他就踢了
    翌日。

    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照晒在大床上,拥抱着的男女还没有醒来。

    地上一片狼藉,无处不透露着昨晚两人的疯狂。

    良久,莫依媛被刺眼的给弄醒,艰难地睁开惺忪的双眼。

    刚睁开眼睛,阳光便刺痛了眼眸,又立刻闭上了眼睛,缓和了一下才彻底地睁眼,入目的是一片白皙的胸膛,莫依媛呆了偿。

    昨晚一幕幕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像放映机一样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现。

    莫依媛清丽的小脸瞬间染上了朵朵红云,但更怕的是一会儿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江皓寒撄。

    一动,浑身酸疼,骨头像散了架似得,整个身体好像被坦克碾压过一样。

    醒了?头顶传来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把莫依媛吓住了。

    他什么时候醒的,她怎么不知道?

    放在她腰间的手臂加大了力度,让她不好再动,更不好逃跑。

    怎么了,昨晚你可是很热情的,难道现在利用完我就想把我一脚踢开了,嗯?江皓寒说的越来越得寸进尺,一点也不害臊,好像昨晚就她一个人主动似得。

    啊脑海里怎么会说这样的话,难道真的和他在一起变得污了?

    既然被发现醒了,也就没必要装了。

    莫依媛轻咳了一声,咳咳那个,昨晚的事情就忘记吧,大家都是成年人,发生一夜情是很正常的事。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江皓寒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莫依媛以为他同意了自己的这个说法,那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腰是她的敏感部位,现在被他握的有些受不了。

    可是江皓寒却把手一收,他们的身体更加的紧贴,莫依媛不禁嘶了一声,太疼了,由于衣服没穿的原因,莫依媛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骄傲在威胁着她,这让莫依媛很害怕。

    江皓寒,我都说我不怪你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抬眸怒视着嘴角含笑的男人。

    小宝贝,你要记清楚了,昨晚倒霉的人是我,而不是你,所以,你现在又欠我一个人情了,再加上上次的一个愿望,你打算怎么还啊?江皓寒委屈道,还把旧账翻了出来。

    莫依媛气得牙痒痒,这就是传说中的小人得志,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一个处女,不仅把初吻给了他,现在就连初夜也是他的,虽然她不后悔把初夜给他,至少他比那个死张总强吧,但是她不会任由他摆布的。

    推开他一点,转移话题,那个,合约呢?她关心的还是这件事,不能让自己白白的受欺负。

    难道你不想教训一下那个人渣?现在还想着合约,她到底是有多重视莫氏啊,连自己的安危都可以不要,不过辛亏她通知了他,不然她要是真的出了事,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良久,都没有听到怀里的人讲话,低眸看向了她,柔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你可不可以放开我,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我抱歉,但是那份合约关乎莫氏能不能崛起,你能不能把张总交给我处理?莫依媛诚恳地看着江皓寒。

    听到这话,江皓寒的脸色阴鹜,很想把她的脑袋拆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做的,人家都欺负到她头上了,居然还想着那份破合约。

    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免费的帮助莫氏渐渐地登上世界的舞台。江皓寒很自信地说。

    因为以他的财力和势力,这点事情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办成功。

    不要。莫依媛的声音很冷,表情僵硬,情绪有些激动。

    皱着眉看向她,江皓寒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是多么的要强,怎么可能接受他条件式的施舍。

    好,不要就不要,那渣男已经被抓住了,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江皓寒无奈道。

    和她讲这些话,还真是累。

    见他闭上眼睛,莫依媛说了一声,谢谢你。

    江皓寒嘴角微勾,小爷不要口头上的感谢,要是像昨晚的事情,我到是可以考虑一下。

    我累了,你可不可以起来帮我放一下热水?莫依媛眼睛渐渐地闭起来。

    听着她微弱的嗓音,江皓寒皱眉,总感觉她出什么事了。

    抬手放在了她的额头,烫的很,低骂了一声该死,肯定是昨晚冷水澡泡的时间太长了。

    拿过身边的睡袍,起身穿了起来,来到了浴室帮她放着热水,又打了洛逸哲的电话。

    喂,大哥,昨晚过的是不是很销魂啊,和我说说看呗。洛逸哲戏弄的声音传入江皓寒的耳中。

    昨晚的事,江皓寒还没找他算呢,他自己到提起来了,但是现在莫依媛的身体要紧,她感冒发烧了,你立刻过来一趟。

    清冷的嗓音,洛逸哲的直觉告诉他,去了一定有去无回,但是现在不去还不行,人命要紧,咬了咬牙,好,我现在就去。

    结束了通话,浴缸里的温水也放好了,来到床前,江皓寒用浴巾将她曼妙的身子裹住,抱到了浴室。

    看着她美妙的身子,虽然有了反应,但是江皓寒一直在克制,匆忙地帮她洗过澡过后,又帮她穿好了粉色系列的睡衣。

    盖好被子,看着她娇美的面容,江皓寒都没有发现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笑容,没有人知道这笑的含义,因为终有一天江皓寒自己会明白。

    莫依媛的额头越来越烫。正当江皓寒即将发火的时候,外面的门铃响了,江皓寒一愣,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跑到了外面帮洛逸哲开门。

    大哥,你们家就不能雇一些佣人吗?都没人开门,真是的。洛逸哲开口就数落。

    大哥,你的脸

    话未说完就遭到了江皓寒的冷眼,闭嘴,进去。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洛逸哲撇了撇嘴跟着他的后面进去了。

    看见江皓寒脸上的伤,这下洛逸哲更加的确定,他们俩昨晚肯定是***,这一切可都得归功于他呢。嘻

    你再笑,我让你毁容。别以为江皓寒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起昨晚被莫依媛的手抓花了脸,他就生气,更可恨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还假装不知道,真是气人。

    洛逸哲听到这话,眼睛瞪大,立刻用手把脸捂起来了。

    进入房间,江皓寒的第一句警告便是,多做事,少说话。

    知道了。拿着医药箱来到了莫依媛的身边。

    看着她坨红的脸色,其实他很想笑的,但是为了小命,闭嘴为上,不一会儿,洛逸哲就准备提着药箱离开了。

    这就好了?江皓寒皱了皱眉,这也太草率了吧。

    洛逸哲笑了笑,挂个针就完事了,你一会儿帮她拔针就行了。离开卧室。

    江皓寒在犹豫,等等。

    嗓音冷厉,洛逸哲站在原地僵硬地笑着,大哥,你还有什么事吩咐?

    俯身来到他的耳边,却见洛逸哲一躲,双手护胸,大哥,我知道你精力旺盛,可可是我不搞gay,你就放过我吧

    江皓寒现在的脸比黑炭还要黑,这件事你要是告诉他们俩,我让你立刻变gay。

    洛逸哲吓得跑了,原来是他会意错了,ohmygod。

    来到莫依媛的面前,皱了皱眉。

    靠,这脸上的红润还真下去了,这小子在医术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可惜了。

    正当他俯身亲莫依媛的时候,手机响了,江皓寒立刻直起了腰杆,随便乱看,俨然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

    走到一旁接通手机,不爽地开口,喂,有什么事?话里有话说,要是没什么大事,那你死定了,敢破坏他吃豆腐。

    手机一端的唐筠傻愣了一秒立刻回神,如同机器般回复着,总裁,您让我们抓的那个人现在该怎么处置?

    虽说这个渣男,他是准备让莫依媛处置的,但是在她处置之前,他得要杀鸡儆猴,看谁以后还敢欺负他江皓寒的人。

    先打他一顿,我一会儿就到。嗓音沉冷,如同帝王在宣布自己的定夺。

    是。唐筠说。

    结束通话,江皓寒继续了自己吃豆腐的行为,可是流连不利啊,亲她的小粉唇,被她一个翻身,就亲到了她白皙的脸颊。

    不过还好啦。

    江皓寒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紧锁着莫依媛,眉目紧蹙,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起身离开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