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 第84章 挫败_鹰扬拜占庭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鹰扬拜占庭 > 正文 第84章 挫败

正文 第84章 挫败

 热门推荐:
    圣城血战战场上,那棵凭空被吊到抛石机绞索和弹兜里的大树让朝圣者感到万分恐慌

    守城者们先把这棵大树砍倒,然后挖空把头削尖,再填充上铁块加大重量,再于其上砸入无数铁钉和铁杵,上面缠绕着浸泡了沥青、白蜡、猛火焰的亚麻条,重又重完工后,用起重机和梯子,把它给吊运到城头,再摆入到抛石机的绞索当,开始奋不顾身地牵拉着,准备将其弹射出去

    “射击,射击”慌张下,攻城塔顶层的朝圣者弩手,轮番地将弩箭将泼水般射出去,目标便是那座蓄势待的抛石机

    其周围的市民和突厥士兵纷纷被射倒,很多人在跑动当被强大有力的弩箭射穿了头颅和胸膛,绕着抛石机死伤流离但更多的人围了上来,继续列队呐喊着将绞索往后牵拉,吱吱呀呀的响动撼人心魄,不久后那棵大树便被强行拉到了底

    鲍德温这会儿爬到了二层位置,对着上面撕心裂肺地喊道,“来不及制止他们,全给我冲下来!”

    “我来殿后,哈特曼、沃纳你们先退下去”但还没等公爵的话说完,就有几名士兵将弩机背在身后,把他给强硬地拖了下去

    “点火”随着名突厥加齐的怒喊,死尸和血泊凌乱的抛石机后,人们齐声回应着,接着许许多多的火把点着了树干周身的铁钉、铁杵,麻布凶猛地烧起来,很快就把整个大树干化为了朱庇特手里的烈焰雷电之矛

    “啊!”塔尔苏斯宫殿当,高咬着白森森的牙,他的骑矛顶部被安娜的束带勒住,尖端则不断被这小妮子吸吮得几乎要膨胀爆裂,最后他再也无法自制下去,便将控制那里的神经之弦的弩机给击了

    安娜声惊呼,接着额前的梢都被这忽如其来的劲道给吹动起来,她原本觉得不对时,还企图抽出口来躲闪,但这反倒弄巧成拙,当头连黑和面容都“惨遭击”,秀丽的眉毛全变得白浊片

    “射!”声巨大的声响,震撼了整个大卫塔周边所有建筑和城堞,那棵树干携着雷火,在戈弗雷和其余伯爵刚刚来到二层时,便从大弩砲的弦上被弹射了出去,径自飞过了数十尺,尖桩头撕裂贯穿了整个攻城塔的顶层,尚来不及逃走的十多名朝圣者士兵,当即全部被击惨死,熊熊火焰爆出来,二层许许多多勇敢的士兵还举着水爬着梯子企图扑救,但这根本无济于事——大树干缠绕着铁钉和铁杵,四处蔓延着火焰,拔也拔不出,浇也浇不灭——最终,公爵等只能丢弃了它,从底层跑了出去,大卫塔下所有的朝圣者都哀叫着也朝后溃逃,因为攻城塔的顶层完全烧毁坍塌下来,那座象征着主的十字架也倒在了火焰里不知所踪

    彻底疲软下来的高躺在地图桌边的地板上,看着极乐状态下旋转起来的天花板,而后安娜嗔怒被玷污的脸庞出现在他眼睛里,内疚的高即刻取出丝帕,为她擦拭着

    “马上把水银盘地图也擦擦,那里的本都山脉全被你弄成雪峰了”安娜闭着眼睛笑着说

    暮色降临后,耶路撒冷城下那被摧毁的攻城塔还在猛烈燃烧着,周围横满了器械和人马的残骸橄榄山上的营地里,戈弗雷痛苦万分地坐在椅子上,向诸位征求下步应该如何做

    坦克雷德默不作声,弗兰德斯罗伯特也在苦恼地思索着

    鲍德温主张长期围困圣城,待其支受不住陷落为止,但戈弗雷却表示反对,“如果长时间打不开局面,不但会损害我们的士气,也会让原本消停下来的里德万和杜卡克蠢蠢欲动,威胁我们的后方”

    此外,原本退往亚实基伦的埃及法蒂玛军队,也开始派遣轻骑兵和舰队,杀害前往周围集镇村庄搜罗补给的零散朝圣者,并开始威胁雅法港的海上补给线

    艾弗德勒是双手同时进行着战略他和高、鲍德温及博希蒙德贸易照做,但同时也在对耶路撒冷虎视眈眈,旦朝圣者军队出现破绽,他也会毫不犹豫加以歼灭驱逐,毕竟“圣城守护者”的光环对他时刻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还有无数来自叙利亚、阿拉伯、美索不达米亚乃至也门的新月教徒,都自主自愿地骑着驴子、骆驼和母马,蜂拥朝死海边集结,希望解救他们的圣城而原本躲在西顿城的宗主教萨姆贝尔,也来了信函,严厉督促所有朝圣者不得犹豫畏惧,要在耶稣的诞辰前攻陷圣城,并称这是上主和圣彼得教宗双重的旨意

    “如果是我的话,就必须得使用计谋了”这会儿议事的营帐里,个不起眼角落,那个满脸嬉笑的乔瑟兰骑士走出来,对所有人说到,“计谋,永远是把最毒的匕,它能以微不足道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如果我是你,就必须得学会明智地闭嘴你这个觊觎别人财产的无赖骑士,性格卑劣的豺狼”鲍德温愤怒地指着比自己年长许多的乔瑟兰喊道

    但是戈弗雷却摁下了弟弟的手腕,他很诚恳地对乔瑟兰说,“请说出你的计谋来,我的亲戚,我的战友我在这里起誓,若是任何个人的计谋生效,能够光复圣城,我愿意和所有人拥戴他为圣城的王”公爵的话音刚落,周围所有爵爷们片哗然,议论纷纷鲍德温退到旁,气得脸色涨红,而隐修士彼得则理性地提醒公爵说,“尊敬的来自布永的戈弗雷,我必须对您说说,时冲动许下的承诺要远比故意欺骗造成的破坏性更可怕”

    “我是绝无戏言的,因为我是在用生命做担保够了,乔瑟兰你若是有计谋便大胆说出来吧,趁着在我死前”

    这时在营帐内,乔瑟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几乎到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地步,接着他指着在场的诸位,“圣城之王?你们愿意让我去做吗,即便是布永的戈弗雷的承诺?不,我可没有那样的不自知,我现在提出的方案策略是,尽快叫留在安纳托利亚的康拉德、吉约姆,还有即将到来的韦尔夫,从海路汇集到这里来,即便他们日二日赶不到,但也要把这样的消息和情报放出去,这样加上镇守在安条克的博希蒙德爵爷,那些内6的突厥王公便不敢轻举妄动然后我的计谋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