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 正文 第六零四章 东北战事再起(一)
    “哈哈哈哈!老疙瘩,这回咱们可发大了,想不到阎海山这小子真攒了不少家底啊,光是银子就有2000多两啊,现在可都归咱们了。”

    “发现了阎海山的尸体没有?”

    “哦?这到还没有。”

    “命令下去,一定仔细查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次决不能阎海山放跑了。”

    “报告队长,刘连长派人来通知,他们发现了阎海山的踪迹,他正带着十几个人已经从西山沟那边跑了,刘连长正带着人追过去,请队长派人去支援。”

    张作霖点了点头,立刻转头道:“作相大哥,你马上带2营的弟兄,马上赶过去支援刘连长。”

    张作相马上道:“是,我马上就去。”

    等张作相离开之后,张作霖又道:“把缴获的战利品都收集好,还是按老规据,分成两部份,等一会我亲自去看。”

    这时汤玉麟过来,道:“老疙瘩,这回的东西又要分给人民军一半啊。”

    张作霖点了点头,道:“那当然,还是按照老规据办,二哥,你有什么问题吗?”

    汤玉麟有些不悦,道:“这场仗可都是咱们弟兄打的,我算了一下,加上这一次,咱们差不多死了150多个弟兄,受伤的超过了300个,而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做,一个人没死,到头来还要分走一半的胜利品,凭什么啊。”

    张作霖还没有开口,孙烈臣己道:“二虎,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几仗是怎么打的,你心里应该清楚,人民军的这个连真的设有出什么力吗?不是这回事吧?要是没有人民军的火力支援,我们恐怕是不止死150多个弟兄,就是死5、600个弟兄也不是不可能的,再者说了,咱们这几仗下来,也扩充了300多人,这次把田玉本干掉了,少说也能再扩100多人,完全划得来的!至于说人民军没有死人,老实说那是他们的本事,这几仗我都看得很清楚,人家可不是不出力,但枪打得准,打得快,而且还打得十分巧,该躲的时候躲,又有迫击炮、机枪的火力,没死人也是应该的,但不能说他们没有出力。”

    投靠了人民军之后,张作霖率领部队连续出击,己先后灭掉了金寿山、海沙子、三支眼、杜力子等4、5股土匪势力。而在这几场剿匪的战斗中,人民军派驻到张作霖部队中的一个连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每逢进攻土匪的山寨,都是由人民军以迫击炮进行远打击,并用机枪对土匪进行火力压制。无论是土匪结寨自守,还是在野外抵抗,都抵挡不住人民军的迫击炮轰击,而在反击时又顶不住人民军的机枪火力,因此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就被人民军打散,张作霖的部队再发动进攻,往往一下子就将土匪的队伍击溃了,结果这几场战斗下来,不仅是人民军的部队无一伤亡,就是张作霖的部队,伤亡也大幅降低。

    虽然人民军对攻破土匪之后缴获的战利品、甚致是俘虏都并没有提出过要求,说实话人民军也看不上缴获的几百两白银、几十条破枪,只是要求张作霖约束军队的纪律,不得侵扰土匪的家属,更不许滥杀无辜。但张作霖还是坚持将缴获的战利品、俘虏分一半给人民军,因为在第一场缴灭金寿山的战斗中,让张作霖看到了人民军强大的战斗力,因此也坚定了张作霖追随人民军的信念,这也是向人民军示好的一种表示。同时张作霖也要求队伍,一定要严守人民军的纪律,不得违抗。

    而人民军对张作霖的示好也没有拒绝,因为现在人民军还在考查张作霖,另然目前也需要张作霖帮助征剿东北的土匪,既然是张作霖向人民军示好,自然也应该接纳。

    不过张作霖也十分清楚,在这乱世当中,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何况现在自己只能算华东政府的外编军队,因此在向人民军示好的同时,没忘了为自已扩充实力,他从俘虏的土匪中挑选年轻力壮的人员,编入自己的队伍,现在己经扩充了300余人,加上缴获的枪支,因此尽管张作霖的队伍在这几场战斗中有一些伤损,但实力却比过去还有了一定的提高。

    但在张作霖的部队中,却还有一批人对人民军产生了不满情绪,因为这几仗嬴得太轻松了,而人民军只有200多人,却要拿走一半的战利品,心里多少都有一些不高兴,汤玉麟就是其中的代表。。

    虽然孙烈臣的那一番话道理充足,但汤玉麟心里还有些不服,道:“我们人民军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仗着家伙好,如果我们有这些家伙,照样可以打得好。”说着,他凑到张作霖、孙烈臣近前,压低了声音道:“老疙瘩,别看人民军现在对咱们不错,那是要用咱们剿灭其他的土匪,咱们可要多几个心眼,小心他们卸磨杀驴啊。不如咱们把这些人民军做了,把他们的迫击炮,机枪怎么的都抢过来,我听说大鼻子又要打过来,人民军要到哈尔滨去和俄国打仗,肯定顾不上管我们,那时在这整个辽东、辽西,还有那个绺子是我们的对手。”

    孙烈臣听了,不由得脸色一变,左右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卫士都是张作霖的心腹,而且没有看到人民军的人,因此稍稍安心,赶忙低声道:“二虎,这话可不能乱说。先不说就是抢来了又怎么样?有谁会用,前几天我专门去问过刘连长,别看迫击炮的个头小,但用起来可一点不比大炮简单,少说也要训练2、3个月,机枪到是没有那么复杂,但刘连长跟我说过,机枪阵地的布置可有讲究,不是随便搁那儿都行,别看人民军用起来得心应手,要是落到咱们手里,还真不好说能有多大用处,再者说了,炮弹、机枪的子弹从那儿来呢?没有炮弹、子弹,把迫击炮、机枪抢到手里又有什么用啊。”顿了一顿,又道:“而且你也不想想,人民军这200多人,如果真拉开了打,我们也未必打得过他们,就算是人民军要和俄国人打仗,要对付我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也就只用千八百人,就足以把我们给灭了。”

    汤玉麟听了,一时也说不上话来。

    张作霖道:“二哥,刚才那些话,你是从谁那里听到的。”张作霖知道汤玉麟是绿林出身,没念过书,因此目光短浅,但他的为人却是颇为仗义,并不是搞阴谋诡计的料,刚才那一番话,肯定是有人对他说过。

    汤玉麟想了一想,道:“对,这是前几天,库房的王家顺对我说的。”

    张作霖点了点头,道:“二哥,这些话以后不要乱说,现在的时局不比前几年了,华东政府己经占据了东北三省,虽然说大鼻子、小鼻子都要打回来,听说连英国、法国也要参战了,但他们能不能打赢人民军还在两说,因此只要是华东政府在东北当权,以后不管是绿林、还是保险队都是混不下去的,所以说这次咱们能够抱上这条大腿,可并不容易啊。”

    汤玉麟道:“可万一要是人民军被打败了呢?大鼻子、小鼻孑、英国人、法国人再回来,咱们又怎么办?我看还不如再等等,等他们把仗打完再说。”

    张作霖摇了摇头,道:“现在咱们己经投靠了人民军,如果这个时候再反复,那么人民军会怎么看我们,如果他们真打赢了,还会再相信我们吗?而且就在一个多月前,马龙潭和冯麟阁也都和咱们一样,投靠了人民军,也就是比我们晚了一步听说吴俊生、杜立三也在和人民军谈投靠的事情,他们可都没本等到人民军把仗打完了,因为那个时候就己经晚了。”

    孙烈臣也道:“是啊,要说这一战,我到是看好人民军的,既然他们上次能够打败俄国、日本,那厶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再打败他们。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人民军打输了,我们也未必就没有出路,因为俄国、日本、英国、法国毕竞都是外国人,需要有本地人帮助他们。再说我们虽然投靠了人民军,但并没有和他们为敌,因此只要是我们自己有实力,谁来了都不用怕。”

    张作霖道:“对,烈臣大哥说得不错,而且我到真是希望人民军这次能再打败大鼻子、小鼻孑,华东政府能够留在东北不走,不管怎么说,华东政府也都是中国人,总比大鼻子、小鼻孑什么的要好,就是比朝廷也要强得多,而且将来华东政府真要是打进北京,开朝建基了,咱们还能混个开国功臣当当。”

    孙烈臣也哈哈笑道:“雨亭,这回我们可是又想到一起去了。”

    汤玉麟道:“反正我是想不通这么多大道理,你们的脑子都好使,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听你们的就是了。”

    众人正说着的时候,有人来报告,追击的部队击毙了阎海山,已经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