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神秘铁盒
    齐福离开之后半个时辰才回到御书房内,手中还带来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子。

    “皇上,锦囊就在这个盒子里,老奴先下去了,您慢慢看。”齐福把盒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起身告退。

    齐皇没有答话,轻轻抬手示意齐福下去,目光则完全被那个盒子所吸引。

    铁盒子虽然老旧,但是此刻他在齐皇心中的分量,却是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还记着他小的时候,他的父亲,也就是已故的齐皇,经常还笑着跟他开玩笑说过,这个铁盒是秦国传过来的,看似普通,实际上里面机关重重。

    而且每一个盒子都有特定的打开方法,如果操作不当,里面保存的东西就会立马销毁,盒子也会完全封锁,就算是强行打开,也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齐皇收起心思,确认周围没人以后,起身把那个铁盒子藏在了身子底下,小心翼翼的动起手来。

    “咔嚓”

    声音传来,铁盒微微松动了一下,齐皇小心的打开盒子,一个锦囊正安静的躺在其中。

    齐皇伸出手拿出了锦囊内的信,开始仔细研读起来,只不过刚看了不到一分钟,他的脸色就变得兴奋起来,急忙打开了桌上的地图查看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齐皇终于平静下来,小心翼翼的把锦囊原封不动的放在了铁盒子里面,然后把齐福喊了过来,继续交由他保管。

    齐皇没有说锦囊里面的内容,齐福自然也不会多嘴去问。

    对他来说,只要锦囊内的东西对齐皇有好处就行,剩下的就都不需要他操心了,反正他这一辈子已经完全效忠了齐国皇室。

    林州,镇远府。

    夏凝蝶正在家中与王志天学习兵法谋略,马龙突然走了进来,道“启禀大将军,临安府来信,请您查看。”

    “临安府!”夏凝蝶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道“把信给我就好,你先下去吧。”

    “把信给小姐吧,也不知道那小子给你吃了什么药,让你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王志天在旁边宠溺的对夏凝蝶说道,不过却并没有阻止。

    “遵命,属下先行告退。”马龙答道。

    夏凝蝶娇羞道“我才没有对他死心塌地,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一辈子守在父亲身边。”

    “你个小丫头,看来你不仅喜欢上了那小子,就连说话都和他一样了。”王志天摇头笑道。

    “不理你了,我先看信。”夏凝蝶有点傲娇的说道。

    虽然她带着面纱,但王志天也能依稀看到夏凝蝶面纱下的俏皮模样。

    夏凝蝶现在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叶尘刚回来就写信给她,那就表示叶尘还是没有忘记她的话,只不过心中的内容却让她担心起来。

    “蝶儿,你怎么了,难道是叶尘出事了?”王志天皱着眉头问道。

    “父亲还是自己看吧,这群人真是太欺人太甚了,不过这个叶尘也真是的,明知道这么危险竟然还闯进去,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真是自私自利。”夏凝蝶看到叶尘没事,开始小声骂道。

    王志天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夏凝蝶这样口不由心了,早已经习以为常,拿起信开始读了起来。

    与夏凝蝶的反应不同,王志天看完之后就陷入了沉思,有点后悔叶尘在京城的时候,给他安排阴阳殿这个身份。

    原本以为他还能再熬些时日,刚好在这段时间里面好好培养叶尘,然后再借阴阳殿的身份来牵制他,降低他在王家军的身份。

    只可惜现在人还没有培养起来,他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按照大夫所说的,他恐怕最多还有半年可活,所以他才要求夏凝蝶现在每日呆在他的身边。

    “父亲,你怎么了,段大夫都说了让你不要想事情,你怎么就不听呢。”夏凝蝶在旁边不约道。

    “好好好,都听乖女儿的,我什么都不想好了吧,不过叶尘这次做的确实有点冒险了,你替我写封信交给他,务必让他把这个坏毛病改了,他要是出事了,我的宝贝女儿不得伤心死啊。”王志天笑道。

    “哎呀,父亲就知道调笑我,我才不要理他呢。”夏凝蝶继续口是心非的说道。

    王志天幸福的把夏凝蝶抱在了怀中,在此之前,他还一直担心夏凝蝶会孤独终老,没想到这才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心有所属,而且那个人也是他看好的人。

    只可惜,他这个做父亲的却要离开了,不能看他们结婚生子了。

    夏凝蝶自然也察觉到了王志天的情绪变化,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享受他们父女为数不多的幸福时光。

    转眼间,夏季来临,时间也已经到了六月。

    在这段时间里,叶尘说到做到,硬生生的扣下了今年要上缴朝廷的粮食,然后全部发放给了临安府内的百姓,让他们都不在为生活担忧。

    “启禀知府大人,这是我们监察院这段时间以来调查的情况,据我们所知,临安府十个知县,多多少少都与方国强的人有所关联,尤其是清漳县,更是严重。”文仲答道。

    叶尘还没说话,一旁的万宇倒是激动道“你是说,这群人是在知道内情的情况下这么做的?”

    这一个多月以来,他每日都在临安府的各个县城安抚难民,发放粮食。

    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次的事情,让多少人因此丧命,又让多少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心中早已恨死了做这件事情的人。

    现在知道事情的真相,更是气得不行。

    “不错,如果知府大人有需要,我们现在就可以动手抓人,就算是皇上也不会说什么的,毕竟我们监察院的职责就是如此。”文仲道。

    “这还用说么,肯定要把他们抓起里统统杀死,就是他们的同党也不能放过。”万宇气道。

    “万都统所言极是,在下也是这么认为的,这群人实在是罪大恶极,如不严惩,实在是难以服众啊。”文仲赞同道,并没有因为万宇几次打断他的话生气。

    现在的万宇已经由叶尘上报兵部,赐予了都统一职,而且又整日与叶尘兄弟相称,文仲自然也是对他格外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