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 第274章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_透视小校医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透视小校医 > 正文 第274章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正文 第274章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热门推荐:
    看着杨管家傲慢的问话态度,叶浩川心里有些不爽。

    以他一直以来的脾气,真想当场发作,但想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道“没错,杨管家,我是医生,现就职于海山大学校医院。”

    “校医院?”杨成林有点诧异,随后渐渐浮现起一丝鄙视的神色,“小小的校医院医生,也好意思跑来刘行长家里坑蒙拐骗?”

    坑蒙拐骗?

    叶浩川一听这个词,顿时有点火了,麻痹的,一个小小的管家,也敢在小爷面前嚣张?

    不过,理智最终占了上风。

    叶浩川想想,还是不宜把事态闹大,冷静下来,道“杨管家,刘行长既然信任苏经理,让我来看看,相信他也还是愿意给我一个机会的。”

    听他把刘行长抬出来,这杨管家也不敢过于嘚瑟,道“既然咱们刘行长发话,让你进去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咱们小姐金贵着呢,不把你盘问清楚,就把你放进去,万一出了什么幺蛾子,那最终还不是我的责任啊?”

    他打的算盘倒也很精,靠,你抬刘行长来压我,我特么就抬刘行长的家人,看谁压得过谁?

    叶浩川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用心,心里恨得直牙痒痒,正要发飙,这时,苏拉急忙开口道“杨管家,你有所不知,我身边这位叶医生,可是一位高人,我本来患了癌症,以为没得救了,没想到叶医生一出手,就减轻了我的痛苦,让我看到了希望”

    随后,她将自己在萧家大宅里,被叶浩川用针灸之术减轻了痛苦的事情说了。

    “苏经理,你不会是给他骗了吧?这全世界的医学专家,都还没有破解癌症的难题,他这么年轻,就把癌症根治了?再说了,你也说了,他只是减轻了你的痛苦,可见,他也并没有根治癌症的能力。”杨成林不屑地道。

    苏拉还要解释,叶浩川却是越来越不耐烦,对她道“给你们刘行长打电话,让他来跟这个杨管家说。”

    杨成林脸色一变,叶浩川这番话,分明是告刁状,没把他放眼里。

    “哎,年轻人,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说我在故意刁难你了?”杨成林脸色有点难看,“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今天非就要刁难刁难你不可了。”

    说完,让保镖拦住叶浩川,不让他进去,而他自己,则转身回别墅去了。

    叶浩川就是用脚趾头掰,也知道他是去找刘行长家人“打预防针”了,以免刘行长拿他兴师问罪。

    果不其然,叶浩川一开透视眼,正好瞧见杨管家向一个中年贵妇点头哈腰,嘀嘀咕咕着,很显然在百般诋毁自己。

    苏拉见他半天不吭声,道“叶医生,你看”

    “妈的,一个区区管家而已,也敢骑到主人头上?给你们刘行长打电话,告诉他真实情况。”叶浩川冷着脸道。

    然而,不幸的是,苏拉电话打过去,刘行长一直未能接通电话。

    偏偏这时,那杨管家又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

    看着那杨管家洋洋得意的嘚瑟劲儿,叶浩川心里就一阵不爽,这老家伙满脸肥肉,看来平时没少吃猪肉,草,这老家伙怎么能同类相残呢?

    “听好了,我们家行长夫人已经发话了,不需要你给我家小姐看病了,赶紧滚蛋吧。”杨成林摆摆手道。

    滚蛋?

    叶浩川彻底暴怒,直接一把将他领口抓起来,喝道“妈的,一条看门狗而已,就敢在小爷面前嚣张,知道吗?小爷忍你老半天了。”

    说完,叶浩川一拳打了出去,狠狠地砸在这老家伙的脸上。

    “哎哟!”

    杨成林惨叫一声,捂着脸,好一会才回味过来,气急败坏地对众保镖大声道“一个个都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动手扁他?扁死他!”

    周围众保镖立即围上来。

    苏拉一看这架势,有点慌了,急忙劝道“都别动手,都别动手,这可是刘行长请来给刘小姐看病的神医”

    “什么狗屁神医?就凭他一个毛头小子?也配叫神医?快给我扁他,扁他!哎哟,好痛啊,痛死我了妈的,居然敢打我,都给我扁他,扁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杨成林捂着脸大呼小叫着。

    然而就在众保镖准备上前教训叶浩川的时候,被叶浩川故意留在车里的梵轻音扭着腰肢,风情万种地盈盈走了上来。

    杨成林一看她这媚态横生的诱人模样,顿时双眼都直了。

    “杨管家是吧?”梵轻音抛了个媚眼过去。

    叶浩川眉头大皱,这个娘们,怎么见谁就放电?妈的,真不自重!

    “对对对,鄙人就是这里的管家,杨成林,不知这位小姐的芳名是”杨成林完全走不动道了,说话也有点哆哆嗦嗦的。

    梵轻音咯咯轻笑道,“杨管家,您老管这么大的宅院,真是不简单呀。不过,有句话,小妹得说说你,至于这样绝情吗?这位叶医生是年轻,但人家可是刘行长让苏经理带来家里给女儿看病的,您倒好,竟然拦住了。这刘行长回来了,不是把你骂狗血淋头吗?”

    在梵轻音魅惑下,杨成林早已给迷得晕头转向,连连点头称是。

    “没错,你有刘行长的夫人撑腰,刘行长不会怎么你,可是你别忘了,人家苏经理是什么人?她可是刘行长的下属,你把她得罪了,她要是在刘行长那里,牙齿上下那么一磕碰,说你跟刘夫人关系不清不楚,你说刘行长会饶了你?”

    梵轻音说着,又抛了一个媚眼过去。

    叶浩川听在耳里,心里那叫一个好笑,这女人真有两把刷子,说的话直击人心啊!

    果不其然,梵轻音这一说,杨成林神色立马来了个大转变,看了苏经理一眼,不敢再嘚瑟,回去又找女主人说了一阵,才匆匆回来,点头哈腰“叶医生,刚才多有得罪,请吧。”

    叶浩川心中冷哼,妈的,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嚣张个什么劲?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更大麻烦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