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幕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浮华梦一场(五)
    盛夏,夜烦热得燥人心神,乡下的一户瓦屋中,略显空旷的院子里,几个大男人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空气仿佛一点就炸。

    “爸,还是请医院的人过来吧,熙兰看样子是快生了,乡下条件简陋,万一出点事……”

    “闭上你的乌鸦嘴,请医院的人,还不把你生二胎的事暴露了,到时候,万一被计生办的人知道了,你以为你媳妇快生了,那些人就会让她生?”老头子狠狠地瞪了莫云腾一眼。

    “是啊,老三,这事不能传出去,当初好在大家留了个心眼,熙兰怀第一胎的时候在城里,没有让老家人知道,所以,现在大家都当熙兰是第一胎。”莫家三兄弟的老大插嘴道。

    “要你多嘴,如果不是你家婆娘不争气,一口气生了两女娃,老二家也是,老三家需要这么麻烦吗?”老人家挨个骂了老大老二一句,目光看向灯火通明的房子,两只手紧紧地抱着拳头,“老天爷保佑,这一胎必须是男孩,老莫家绝对不能没有传宗接代的。”

    莫芸生漂浮在院子的空中,静静地看着,听着,此间发生的事,都是莫芸生用自己的嫡亲之人还原的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四个人的记忆交叉渲染,至于他姐姐,现在还是个三岁的小丫头,早已经睡着了,所以不曾有什么影响。

    莫芸生倒是隐约听到过自己出生的一些事情,不过现在却是重新当着莫芸生的面上演了一遍。

    很快,午夜过去,莫芸生如期来到了这个世上,接下来,完完全全是按照莫芸生的成长轨迹,莫芸生一天天长大,直到古安出现,邀邀请莫芸生去荒山游玩,一直冷眼旁观的莫芸生陡然从天而降,没入了这个虚幻世界莫芸生的体内。

    “我家里有事,去不了,你们姐弟玩得开心点。”

    莫芸生拒绝了古安,从这一刻,既定的轨迹发生了偏差,或者说,在莫芸生的意志介入下,莫芸生的未来彻底改变。

    事实上也是如此,大学毕业,像普通人一样投简历求职,工作,父母的介绍下,与一个温婉的女子相识,相恋,最后步入婚姻殿堂,生了一个机灵的儿子。

    时间不急不缓地流逝,日子一复一日的过去,爷爷奶奶先后离去,父母也接着撒手人寰。

    看着儿子渐渐长大,儿子娶妻生子,垂垂老矣时,怡儿弄孙,享受天伦之乐,再过去几年,在医院里送走了自家的姐姐,自己的老伴,到最后一个人守着偌大的空房,陪着小区里的老人聊天打屁,等着孙儿放学,孩子下班……

    秋风已尽,这一年天地间破天荒地飘起了鹅毛大雪,白茫茫的一片,绝了往日城市的喧嚣,寂静宛如深山旷谷,曲径幽处。

    莫芸生躺在阳台上的靠椅上,身上有儿子贴心盖上的被子,冬日阳光微暖,只是雪化时,已经带走了属于阳光的温度,照在人身上,也不觉得温暖。

    “爸,外面冷,您还是回屋子吧。”身后传来儿子的声音。

    莫芸生没有回头,他知道,儿子不是他的儿子,只是他用梦灵镜面随意在地球上招来的一个孤儿的灵魂,填补近莫芸生这个虚幻的梦境之中,让这个梦境不再虚幻,多出那么几分真实的血肉。

    这个世界,就像是莫芸生构建的一个观景园,一开始,仅仅只有莫芸生的一家人在其中,随着莫芸生用自己的意志干扰了原本的进程,越来越多人被莫芸生用入梦之法强行拉入了这个世界,从而诞生出如今这个虚幻却又无比真实的世界。

    如今,梦该醒了。

    “你过来。”莫芸生睁开了双眼,因为年岁大而变得浑浊的双眼,此刻却宛如浸泡在水中清洗过一样,宝石一般清透。

    头发中已经夹杂了大片白发的儿子闻言走到了莫芸生身边,道:“爸,外面冷,您有什么话,咱还是进屋谈吧。”

    “不必了,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醒了便算是过去了。”莫芸生突然抬手,看似缓慢,却在瞬间就落在了儿子脑袋上。

    一缕金光没入儿子的天灵,儿子一个趔趄,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你……我……”一直被封印的记忆被打开,同时在这虚幻的世界中六十多年的记忆也如潮水般涌来,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彼此交织,让儿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这里是我构造的一个虚幻世界,原本,在三十多年前,我送走我姐姐的那一刻,就该终结,但是出于一些原因,我未能选择结束,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莫芸生依靠在躺椅中,视线直接固定在天空中的太阳之上,“我刚刚解封了你脑海中原本的记忆,你在现实中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孤儿,而这个虚幻的世界之中,除了你我,现在的其他人也的的确确都是现实世界中的人,不过,他们的记忆我没有封印,只是营造出与他们被拉进来时同样的环境罢了,至于,你的妻女,都是我根据你的意愿,幻化出来的虚影。”

    “这不可能,爸,您不要开玩笑。”

    看到儿子渴求的目光,莫芸生知道儿子其实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只是不想接受。

    这一点,用凡人的身份度过了一生的莫芸生也不像一开始那样丝毫不理解了,这一段虚拟的人生,莫芸生非常清楚,自己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然,莫芸生也不会选择在三十年前继续这虚无的幻境。

    单手在虚空一划,自己构建出来的妻子,也就是儿子的妈妈凭空出现,不过,不是故去时苍老的模样,而是年纪轻轻时的样子。

    再一划,儿子的妻子和嫁出去的女儿以及外孙都凭空出现,接下来便是其他众多的自家亲戚,挤了一整个阳台。

    “我们这一家,如今,除了你我,其他人都只是虚幻出来的人物,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你信与不信,这都是事实,如今,我即将解除这个虚幻的世界,那些外人,他们在这个世界的记忆都会被封印,而你,作为我的儿子,我想,还是跟你询问一下,是保留你在这个世界的记忆,还是封印。”

    “就像我之前,那五岁孤儿的记忆一样吗?”

    “没错,虽然这个虚幻的世界已经过去了八十多年,但是外界现在也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而已,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你们都会继续自己原本的生活,如果你选择记忆被封印的话,那么这里的生活就相当于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芸生挥手散去了那些幻象,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一层淡淡的金光在莫芸生体表浮现,光芒之中,莫芸生的身体不断幻化,转眼就恢复了自己原本的面貌。

    “怎么样?告诉我你的选择。”

    看到这玄幻的一幕,儿子本能地瞪大双眼,而莫芸生则是像一个引人坠入地狱的恶魔使者,脸上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容,视线笔直地看着儿子的双眼,似乎想要看穿其灵魂一般。

    “您完全没有必要问我,在您眼里,我与那些人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索性让我跟他们一样,都全然无知?”

    莫芸生目光微闪,看来两段记忆重合,儿子的性格也受到了本性的影响,但是也不完全相同,果然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人的性格,处事方式是会受到经历的事情发生变化的。

    换做是莫芸生没有解开儿子过去的记忆封印,这种带着孩子气的话,快六十岁的儿子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而现在,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也是,即便是自己,本我回归之后,都会受到过往和雪衣记忆的无形干扰,处事方式大为改变,一个普通的凡人又如何能够不受影响。

    自己到底还是沾染了凡心!

    心中微微一叹,表面上莫芸生却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道:“你我到底是快六十年的父子关系,你虽然与我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但是到底是我看着长大的,这里是虚幻的世界不假,可是看做是真实也未尝不可,怎可与那些外人一概而论?”

    儿子沉默了,双眉下压且皱着眉头,显然再思考莫芸生这番话的可信度,的确,事实如莫芸生所言,这个世界固然是虚幻的,可是儿子在其中近六十年的生活,所遇之人,所遇之事,除了莫芸生少数情况下干涉的事情,大多数都是真实的发生的。

    “我还是保留这份记忆吧。”最终儿子还是做出了决定。

    “为什么?”

    “人活一世本就是极为幸运的事情,我能够一次经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自然更加要珍惜,况且,这一生,至少在我看来,我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满足了我另外一生中所有的愿望,这般美好的记忆,我自然要留着,好好品味,当然,如果没有现在这一段就更好了。”

    “这简单,我帮你封印了便是了。”

    “不用了,喜怒哀乐,每一样都是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仅仅因为一些不好的东西,就选择封闭了自我,我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自我,而不是经过切割的,百味才是人生,总是美好,那算什么。”

    莫芸生不由自己地眨了一下眼睛,清了一下嗓子,道:“也好,随你的意便是。”

    说着,单手一挥,霎时间,整个天地开始崩塌,由近及远,全部化为虚无。

    哗啦啦……

    房间之中,包裹在莫芸生身边的梦灵镜面全部破碎开来,化为一片片细小的镜面,穿透了墙壁,朝着整个城市飞射而去。

    大街上,小店里,各式各样的建筑中,一面面梦灵镜面突兀地闪现,正在工作的形形色色的人们,身体有千分之一秒的停滞,下一刻,被梦灵镜面拉入莫芸生制造的梦境的,这些人的本体,全部回归了现实。

    数十里之外,一家市里医院中,一间空着的病床上,莫云腾的身体突兀的闪现,一层金光从一面孤悬的镜面中扩散开来,瞬间弥漫了整个医院。

    下一刻,金光收敛,莫芸生静静地站在半空中,俯视着床上的莫云腾,看着他缓缓的睁开双眼。

    这时,恰好两个护士经过病房前,看到莫云腾坐起身,脸上顿时露出惊讶于兴奋混杂的表情。

    “先生,您终于醒了,请问您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医生很快就过来……”

    莫芸生用了一点小手段,在医院中的人脑子里添了一段记忆,莫云腾在几个月之前为了就一个小孩子,被车撞得昏迷不醒,孩子的家里是市里的高官,所以给莫云腾送到了最好的医院里,还请了专家为其会诊。

    最终,虽然莫云腾救了过来,却始终昏迷不醒,而且因为莫云腾身上没有带什么能够证实身份的东西,所以一直无法找到他的家属。

    虽然,这当中有不少会让人疑惑的漏洞存在,不过也能够说得通,再加上莫芸生附加了一些手段,让人不会多想,所以,一切都看起来顺理成章。

    莫云腾最终醒了过来,自报家门,很快,便通知到了熙兰……

    之后的事情,莫芸生便没有继续干涉,他也不准备涉入其中了,一来,他在现实之中已经被某些人整成了已死之人,不可能像莫云腾一样,简单几个幻术就重新回归,除非莫芸生现在就选择与那些暗中之人摊牌。

    莫芸生现在还没有这个准备,或者说没有这个把握,一切等他取回了雪衣的第二份传承,再说。

    地球表面没落,可是这里面的水却比天极星要深太多,以他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像在天极星那样形成碾压之势,所以,必须要仔细谋划。

    二来,自己终究不是那个单纯的莫芸生,与莫云腾还有熙兰之间,终究只能当做那一场浮华梦,梦醒了,便让之随风而去,继续牵扯其中,终究只会害了彼此。

    (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